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非洲:同性戀問題

Conversations for a Better World

本系列報導由全球之聲與聯合國人口基金合作製作部落格「為更好世界,對話」( Conversations for a Better World )內容· 所有文章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09年7月23日]

撒哈拉南部的研究顯示,非洲男同性戀罹患愛滋病的比例偏高,而BBC報導指出, 這是因為非洲同性戀者普遍沒有接受性教育並且非常陌生。雖然非洲人同樣渴望擁有表述情慾的自由,但倡導同性戀的人仍是極少數,人民也尚未完全認同宣導安全同志性行為的活動。這樣的情況十分危險,同性戀者和異性戀者皆因此成了罹患愛滋病的高危險群,而有多重性伴侶卻又不使用保險套的雙性戀者更是前景堪憂。男同志經常受到歧視,所以多半不願公開表示性向,性教育無法落實,愛滋病變藉此萌孳溫床。以下是一位來自非洲的LGBT(LGBT是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 者、跨性別者的縮寫)部落客的觀點。

Simon Collery反對烏干達通過反同性戀法,因為將同性戀視為犯罪的法案只會惡化男同志感染愛滋病的狀況:

把同性戀視同於罪犯只會讓愛滋病防治工作雪上加霜。男同志的性行為比異性戀的更容易染上愛滋,傳染給伴侶的可能性也比較高。而社 會必須提供一個友善的環境,讓男同志的性行為不再是個不能說的秘密,這樣才能針對此族群加強宣導,有效防治愛滋。但男同志總是盡力躲藏;他們無法安全就醫,不受法律保障;一旦反同志法通過了,男同志會比現在更容易感染愛滋,要降低愛滋病人數量也就更加困難了。

烏干達愛滋病委員會(UAC)總幹事去年曾說過:「男同志是烏干達愛滋病傳播的原因之一,但由於我們無法有效掌握男同志的來源,所以目前仍無法有效推動愛滋病防治工作」。烏干達的同性戀者的回覆是:

從愛滋病在烏干達開始蔓延以來,已經二十六年了,卻沒有一個政府針對男同志宣導愛滋病預防工作。 自從愛滋病成了全球性的傳染病以來,男同志一直都是染病的高危險群。

愛滋病委員會總幹事的說詞讓人十分遺憾,其他官員也曾表明,認為男同志因該被放逐到孤島上等死。UAC的顧問表示:「從過去的經驗來看,為男同志舉辦愛滋病防治活動,根本就是在提供他們恣意妄為的管道,他們那些行為不僅犯法,而且還傷天害理。」

我們是烏干達人。我們是男同志。 我們有權過生活。 我們有權追求健康。 我們有權免於愛滋病的威脅。

我們有權獲得正確的愛滋防治知識,並享有醫療照顧。我們有權保護自己、家人,和我們的社區。從愛滋病爆發這二十六年以來,烏干達的男同志因政府偏頗且不科學的大眾教育活動,而誤信了有關愛滋病的迷思和謊言。雖然政府這樣對待我們,人們還是有權瞭解正確的愛滋病預防方法、接受醫療照 顧,並且得到支持。

非洲的男同志有如深陷猛獸惡腹之中,腹背受敵。除了要消彌文化、宗教以及同性戀恐懼症所帶來的歧視,部落客認為政府應強化男同志的愛滋病防治活動,而大眾對於男同志的刻板印象也必須改善,這樣男同志才能有自信去保護自己。政府至少要試著努力拯救這些烏干達的男同志,讓他們不必再隱晦於世。

以下是Sebaspace對於此事的看法

很遺憾的,不太可能有非洲國家的政府會重視這個問題,連瞭解這件事情的意願都沒有。同性戀是罪…如惡魔般的罪。

一位烏干達的男同志認為,社會大眾也必須付出代價

社會大眾也應該要和我們一樣付出代價,這樣才公平。所以到底要怪誰呢?看來我們也可以開始怪別人了呀!

Tamaku在他記錄一位肯亞男同志的日記上寫道

愛滋病持續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大幅肆虐,這是全球愛滋疫情最嚴重的地方。特別是有性生活的非洲男同志得病最多。

一位讀者回應了Tamaku

很不幸的,目前,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大都只針對佔多數的異性戀進行愛滋防治宣導。一直到現在,還有不少國家的男同志以為愛滋病 毒只會在異性的性行為間傳染。所以,他們即使和多位同性伴侶不使用保險套就發生性行為也不會擔心,因為他們以為只和一個女人(有可能是他的老婆)有性行為,就不會感染愛滋。

愛滋病毒會抓住任何一個機會,利用病毒直腸上大量的毛細管在人體內肆虐。毛細管易破,一旦毛細孔破了,應該就是最容易感染的時候。

為了要突顯非洲同性戀所受的苦難,LGBT庇護所張貼了一篇由Edward Qooro寫的文章,名為「行動主義者為坦尚尼亞違反同性戀權益向聯合國請願」:

人權工作者向聯合國提出一份報告,指責坦尚尼亞危害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者,和變性人(LGBT)的權力。這份報告已在本月提交至聯合國的人權委員會,希望能突顯身活在這類社會制度之下的同性戀者,因為社會和法律的阻礙,讓他們失去自由。

這份報告轉呈三個非政府組織:東非人權促進中心、國際同性戀人權委員會,以及全球權益會。

Tamaku在部落格上舉辦了一場為期三個月的投票,想瞭解讀者是否認為肯亞的同性戀理當受到歧視,結果百分之四十一的人不這麼認為,百分之二十八的人認為肯亞無法接納同性戀者。其中有一篇文章顯示了百分之九十六的回覆者皆反對同性戀:

然而,社會大眾的敵意是千真萬確的。2005年的投票結果顯示,百分之九十六的應答者覺得他們的信仰被同性戀者給汙辱了。

能認同自己的身份並以此為榮的年輕男同志,大多都能公開表態,並且尋求同性戀的楷模來砥礪自己。Afrogay是現居美國的奈及利亞男同志,他寫道

X世代現在過的生活是媒體形塑出來的,難道身為男同性戀就是這樣嗎?不是的,世上有很多正面的黑人同性戀楷模,有些我們看得見,有些則否。這些年長的同性戀男人應該要成為年輕一輩的靈魂導師,鼓勵他們處事正向,培養技能並學有所用,而不是只想和他們發生性關係。

身為一個年輕的非裔美國男同志,這正是我所追尋的。我渴求一位靈魂導師,一位已經準備好要教導和照顧年輕一代男同志的楷模榜樣。 我能找到這樣一個人嗎?

雙頭蛇和愛滋病:迷思&事實?

大眾不承認有些人有不同的性傾向的話是很危險的,因為很可能造成有些人私底下和雙性發生關係,表面上卻又不承認。

大家時常忽略的是,同性戀也是人;他們和世界上其他人一樣,也渴望愛人和被愛,也有性慾需要被滿足。倘若我們強迫他們忽視自己的性向,就會造成性向的失衡。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