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幾內亞:屠殺引發憤怒與哀傷

在警方密切監控之下,幾內亞為了9月27日多名在野陣營抗爭者突然遭到屠殺,這幾天進行官方哀悼活動,在野聯盟「Forces vives」號召民眾上街抗議,反對具軍方色彩的總統卡馬拉(Dadis Camara)參選2010年元月大選,結果估計共157名(可能更多)手無寸鐵的民眾在「九二八運動場」遭到軍隊射殺、打死或刺死。諷刺的是,「九二八運動場」即為紀念幾內亞於1958年9月28日脫離法國獨立,如今卻成為繼「波洛營」後,該國首都第二座虐待及集體謀殺的象徵物。


幾內亞士兵於9月27日射殺抗爭民眾的畫面

事件發生當天,身在歐洲的幾內亞部落客Konngol Afirik感到憤怒

以下人士必須為這個黑暗日的殺戮負責:自稱為總統的軍政府領袖卡馬拉將軍、負責反毒與反盜戰的Tiegboro Camara、國防部長Sekouba Konaté、負責總統安全的Jean Claude Pivi,非洲聯盟、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與國際社會仍然無能,這位政變領袖已不惜殺人以捍衛政權。

九個月前獨裁者孔戴(Lansana Conté)過世後隔天,卡馬拉於發動無血腥政變掌權,讓幾內亞民眾滿懷期待,因為卡馬拉很年輕、曾在德國受訓,也未曾參與過往獨裁政治,一名鋁工廠技師Noël Etienne Gnimassou在France 24電視頻道的「Les observateurs」網站上回憶,這種情緒大約維持三個月:

卡馬拉不適合在位,掌權後三個月內,他對抗貪污,他強迫效忠孔戴的老將領迫休,他也對抗毒品走私,但之後他就開始鬆懈了。

YouTube匿名帳號「Dadis Show」串連許多投影片,再結合高聲演說的畫面,質疑這位《Jeune Afrique》雜誌取名為「Captain Dadis and Mister Camara」的軍事領袖:

新聞後來慢慢揭露居民、醫師與外籍記者的談話內容,例如野蠻強暴事件,或是士兵偷走醫院太平間的遺體,或是匆促在現場掩埋屍體,想藉此遮掩屠殺事件的嚴重性。

匿名者:我有位同事失去了姪兒,但接聽姪兒手機的士兵表示,家屬無法認領遺體,人們被困在家裡,實在很可怕。

10月1日,法國廣播電台訪問一位參與屠殺的士兵,他表示確實是「依上級指示」動手,證實外界傳聞不假。

卡馬拉則在正式公報中否認自己有任何責任,反而怪罪在野陣營與士兵,其中指出:「縱然是元首亦無法約束這項行動」,外界還得探究是誰真正領導軍方、誰下令格殺兩名外籍媒體記者,誰「讓幾內亞名譽受損」。僑民網站幾內亞論壇上,絕大多數評論者認為卡馬拉「虛情假意」,並覺得他呼籲「國際調查」及組織「聯合政府」其實另有圖謀。

居住在幾內亞的外籍人士Oumar呼籲當地民眾,無論是基於恐懼或渴望和平,都不要落入圈套

他的最後託辭就是全國團結政府,這位獨裁者知道若在野陣營同意加入政府,國際社會便會對實施禁運感到羞愧,若被害者願意與加害者 合作組成政府,人們要怎麼懲罰加害人?這位軍政府領袖為逃避國際司法,也想出另一個點子:由「睿智的非洲人」領導國際調查委員會,當他提及「睿智的非洲 人」,腦海裡想到誰?肯定是他的導師、鄰國塞內加爾總統瓦德(Abdoulaye Wade),瓦德曾熱情地稱呼卡馬拉為「孩子」,在眾多非洲國家元首中,也只有瓦德與利比亞總統格達費(Muammar al-Gaddafi)自始便支持卡馬拉。

情況何時才會結束?分析員Paul Melly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網站指出,幾內亞過去50年受控於歷任獨裁者的其中一項原因:

幾內亞原本相當富裕,光是靠外界壓力迫使政權下台並不容易,歐洲停止援助多年,仍無法讓前任孔戴政府瓦解,甚至沒想過依循歐盟的政治改革要求。

在德國的爭議

幾內亞局勢也引發另一件爭議,卡馬拉曾在德國受訓、會說德文、紅色軍方貝雷帽上總配戴著德國傘兵徽章,此事在德國社會一曝光,德國國防部立刻出面強調,德國訓練外籍軍官是希望促進海外民主,「不該因軍官返國後的作為怪罪德國」,但德國《世界報》網站上仍充斥長達十頁以上的憤怒留言: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應該親自動手,拔除這隻豬身上任何德國聯邦的軍階與傘兵徽章!

本文感謝Jennifer Brea協助翻譯與編輯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