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伊朗:訪問網路地下刊物《街頭報》

khayaboon1
Khyaboon》(街頭)是份地下網路刊物,因六月伊朗總統大選及後續抗爭者遭迫害而誕生。

《街頭報》展現公民媒體活力及伊朗抗爭運動多元。

這份刊物每次以PDF格式,直接寄送至各位的電子郵件信箱,除了反對伊朗政府,也不時批判改革派人士。

《街頭報》接受全球之聲訪問,介紹刊物宗旨、功能、伊朗公民媒體與目標群眾。

問:《街頭報》出版因由何?誰是目標讀者?

《街頭報》第一期於6月19日發行(總統大選前一星期),之後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li Khamenei)下令迫害人民,《街頭報》起初一個月每日發刊,之後大約每兩週出刊一次,《街頭報》有實體刊物,也會寄送電子郵件版本,目前已發行48期。

所有大眾都是我們的讀者,但特別關心參與街頭抗爭的社會團體,我們刊登有關抗爭的指南與文章,內容如網路安全保護、因應催淚瓦斯、社會衝突等,我們的讀者在街頭上,他們在街頭與社會奮鬥,他們是受囚禁、虐待與殺害的人民。

我們的新聞與分析關注街頭一般民眾,他們的命運、聲音、痛苦與勇氣,除了少數巧合,他們不受大眾媒體重視,我們希望從宗教領袖及政治人物手中拿回媒體,讓勞工、女性、學生及所受迫害人民掌握,這份刊物來自社會、為社會服務,但絕不服從。

無形而安全

問:為何沒有任何網站或部落格?

首先,政府過濾是批判官方的網站最大敵人,反對陣營每項行動都會迅速面臨過濾,故我們專注於政府無法攻擊的領域;第二項考量與安全有關,我們是網路安全專 家,希望將安全風險降至最低,幾個月前,伊朗官方的革命衛隊宣佈,他們逮捕幾位據傳與特定網站有關的人士,政府稱這些網站「不道德」。

安全單位似乎有我們不知道的能力,可以壓迫虛擬世界,若我們以中央集權方式運作,縱然是在虛擬世界中,我們的聯絡管道都會受到波及,同事也會因寫作內容而遭受危險,因為我們無影無形,也沒有中心運作單位,才有助於個人安全,不過威脅總是存在。

問:另一份刊物《Kalam Sabz》(綠世界)代表改革派發聲,你們呢?

伊朗社會表層與底層總有差異,正式與公共空間裡的社會生活與非正式場所不同,女性在兩種場合的穿著也相異,改革派人士至幾個月前 仍在體制內,擁有自己的政黨、出版自己的刊物、建立自己的組織,他們參與體制,也有自己的話想說,但在社會底層,仍有民眾受壓迫卻無聲,《綠世界》是為抗 爭社會表層,而《街頭報》希望成為社會底層之聲。

公民/記者/抗爭者

問:你如何評斷Twitter等社會網絡對抗爭運動的影響?

社會網絡與公民媒體是反抗獨裁的果實,向獨裁者屈服代表社會隔絕與缺乏公民聲音,獨裁政權都力圖孤立人民、斷絕社會網絡,獨裁制裡沒有聲音、也沒有媒體,只有統治者有聲音,也擁有播報新聞的獨家權利。

伊朗政權盡其所能摧毀任何組織,政府最愛的民眾都獨居、每天早上去上班、在塞車與交通人潮中迷失、晚上下班回家;政府最愛的民眾未加入任何組織或聯盟,他們既無媒體、亦無聲音。

但對抗獨裁者的公民會動員自己、建立社會網絡與發聲,至少在伊朗,記者/公民不是個精準詞語,適當的字詞為記者/公民/抗爭者。大選之前,公民媒體大多僅 限於學生、女性與勞工運動者,他們都站在奮鬥最前線,但今日在大規模抗爭的核心裡,所有抗議群眾都成為公民/記者/抗爭者。

公民走上街頭反抗獨裁者,並用手機拍攝情況,這時他們已不再是過去孤獨的人民,換言之,社會網絡並未創造今日的抗爭,而是我們奮鬥的果實,社會奮鬥對抗不 人道政權。若無抗爭,這些現代科技甚至可能為政府服務,但當社會為自己奮鬥,公民就開始使用Twitter、Facebook、電子郵件等網路工具,例如 《街頭報》不需要大型出版社,我們用電子郵件發行比實體管道更安全,但若無人們使用科技工具讓社會生活更豐富,這些工具毫無意義。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