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加彭:大選報導與部落客嘗試

本文英文版原於2009年10月2日刊載於保護記者協會,經許可後轉載

我離開加彭已經幾個星期,總統大選也是一個月前的事,加彭是非洲第四大產油國,前總統邦果(Omar Bongo)執政共41年,對於計票情況與因選後暴力死亡人數,至今尚未明確答案。

Riot Police confronts Journalists on august 7 in Rio during an opposition protest (Andriankoto Ratozamanana)

鎮暴警察於8月7日Rio地區反對陣營抗爭中與記者發生衝突(照片來自原作者)

今年夏天之前,我對加彭所知甚微,只有些支離破碎的資訊,例如該國人口140萬、全國GDP與葡萄牙相當,直到7月3日時,我和另一位馬達加斯加部落客Lova Rakotomalala接到電子郵件,來自全球之聲翻譯計畫法文版前編輯Alice Backer,詢問是否能報導8月30日舉行的加彭總統大選。

我答應這項提議,想要呼吸新鮮空氣,畢竟身為全球之聲馬拉加西文版公民部落客,我已曾報導過分裂祖國馬達加斯加的痛苦政治危機,運用危機報導平台Foko-ushahidi,開放一般民眾使用手機簡訊、Twitter即時報導、當地網站Topmada傳送目擊記錄,Lova、我和其他公民記者協助從各個角度報導此次危機,公民媒體報導也獲國際媒體多次採用,因為國內傳統媒體均各有政黨立場

反觀加彭並不是個網路很普及的國家,InternetWorldStats的數據顯示,該國網路人口不到6%,面對馬達加斯加前總統關閉對手電視台,民眾反應與反對相當強烈,反觀媒體自由組織指出,政府審查媒體在加彭似乎司空見慣。

不過我離開馬達加斯加冬季冷冽氣候,飛往鄰近赤道、空氣濕熱的加彭海岸首都自由市(Libreville)時,我知道這場選舉將充滿歷史意義,新媒體科技也將扮演前所未見的角色。

大選共有23名候選人,並架設許多個吸引人的競選網站,諸如Ali9MamboundouAndreMbaObameMoubamba等,也積極在社會網絡中宣傳,例如法裔加彭籍候選人Bruno Ben Moumbamba原是記者,他在FacebookFlickrYouTubeTwitter等網站上活動頻繁;執政黨候選人阿里邦果(Ali Ben Bongo)也很突出,在兩次不同時間點發送個人手機簡訊,傳送至加彭三大手機電信商Zain、Libertis、Moov的客戶。

在自由市鬧區Louis區許多酒吧裡,人們在本地啤酒「Regab」與燉煮鮮魚之間談論世事,由於邦果壟斷國家媒體,多數地方電台傾向製作宗教及娛樂節目,以及電視台常受政壇、企業與宗教菁英控制,多數加彭民眾轉向國際媒體尋求客觀消息;電子與平面媒體的選舉報導也受限於言論審查、恐嚇及暴力攻擊記者。

我抵達自由市後,很快察覺到人民不願向陌生人公開表達看法,就連我去髮廊,美髮師也禮貌婉拒分享對選舉的觀感,但當時髮廊裡的電視中,卻正在播放Africa 24的民調結果,情況很怪異。

起初我遇到年輕人時,他們大多似乎對網路意興闌珊,教育水平高的人士告訴我,他們只用網路收發電子郵件,以及瀏覽聊天和交友網站,其他人則 受部落格吸引,但希望能因此獲得報酬。不過在協助下,有幾個人跨出第一步,使用網路做為社會媒體,也有幾個新的公民聲音逐漸浮現:記者兼社運份子Gaston Asséko在YouTube網站上分享投票日經驗;傳播學教授Roger Edima Mavoungou Wilson建立部落格,並積極發送Twitter訊息;當地喜劇演員Régis Ngoma甚至建立YouTube頻道,用影片諷刺選舉。

不過我報導時遭遇許多困難,因為手機公司在選舉期間暫停簡訊服務,讓我無法發送訊息,結果加彭僑民在法國使用Ushahidi工具,建立「加彭守護天使」平台,卻從來沒有正式運作。但是社會媒體促進僑民及國內民眾之間資訊往來,依據Twirus的資料,「#Gabon」也因為法語系部落客追蹤選舉結果,讓這個標籤排名高升

社會對總統大選結果仍多質疑,目前也正在重新計票,記者亦繼續承受壓力,就在十月初,當地諷刺漫畫家兼部落客Patrick Essono因畫了有關兩名警員的作品遭羈押;隔天全國性日報《L'Union》的編輯Albert Yangari也遭羈押,因為他刊登訪問Port-Gentil地區居民的內容,指稱當地選後暴力死亡人士高於官方數字;十月第二週又有報導指出,撰寫該篇訪談報導的記者Jonas Moulenda住家遭安全人員搜索,記者也接獲死亡威脅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