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美國:跨種族伴侶成婚遭拒

十月份在美國路易西安那州,Beth Humphrey(白人)與Terence McKay(黑人)申請結婚證明因種族遭拒,治安法官Keith Bardwell宣稱就他的經驗裡,「跨種族婚姻無法長久」,且此舉「是為了下一代」。

當年要求美國黑人與白人設施分開的「Jim Crow法」已於1965年終止,禁止跨種族婚姻與性交的「反種族通婚法」亦於1967年在全美各州消失。

但種族主義仍在,雖然這種情緒多數時候都潛藏於表面下,但不時仍會探出頭來,讓人永無法忘記;這起消息成為美國各地頭條新聞,引來當地及各界部落格諸多文章。

雖然法官強調自己總是許可黑人夫妻成婚,反種族主義部落格Stuff White People Do對此事仍感憤怒

哇,法官你還真是有雅量,更別提你那侵犯他人的專制作風。

這位法官的住家肯定滿是黑人與白人小孩開心飲宴,法官還表示:

我有無數黑人朋友,他們來到我家,我為他們證婚,他們使用我的廁所,我對待他們並無不同。

那是當然了,好多好多黑人朋友,就在他的廁所裡!

Siditty留言提到這位法官的怒氣多麼諷刺(這位留言者自已也發表一篇文章):

我總是不明白,這位先生來自路易西安那州,因和解制度與克里奧文化,當地種族融合歷史悠久,但他卻突然關心起孩子,18世紀就沒有人在意此事,現在也不必。

Racism Review部落格反擊法官「是為了孩子」的說法,拿出有關跨種族聯姻後代的數據

若還需要更多證據,只要在接納多元與跨種族聯姻孩子的環境下成長,這些孩子和他人的經驗並無不同,若這些孩子遭遇種族主義(及其他結構性弱勢),當然比較容易感覺到壓力,以及因壓力而起的健康風險,如吸菸、酗酒等。這是種族主義造成的結果,也是要努力終結種族主義的另一項理由,不該倒果為因,做為散播種族主義的藉口。

Black Girl in Maine也提到有關孩子的問題,並以自己的兒子為例

至於孩子該怎麼辦?跨種族通婚下的孩子確實有時會聽到耳語,但並非總是如此,我覺得多數年輕人如今認為擁有兩種血統很酷,朋友說我的兒子肯定不乏男性或女性朋友,他們大概只是沒有人可談家族原鄉的話題,不過孩子若能與家族背景及社區產生聯繫,就能居住在安全的環境中。

在美國,過去許多州實施反種族通婚法,禁止美國白人嫁娶美國黑人(或其他族裔的美國人),雖然有些州早自1780年便廢除相關法律,共有16州晚至1967年才正式終結此種制度,起因是Loving vs. Virginia案中,有對在華盛頓特區結婚的跨種族夫妻在自家臥室遭逮捕,這場官司一路打到美國最高法院,才決議廢除這項法令。

多位部落客也從法律角度討論此事,Jay Says寫道

身為治安法官,他應該明白跨種族聯姻今日已不再違法,禁令早在40年前便已正式公告違憲,這個案例讓我特別有感覺,因為上個週末在全國平等大遊行中,我曾簡短訪問異性戀的跨種族Newman夫婦,詢問他們為何參與遊行。

種族主義、階級主義、性別主義、死同症、宗教偏狹與其他偏見都存在於社會中,但在法律下絕不容許存在,一位公務員領取美國自由人民的納稅錢為薪,卻使用個人信念決定民法事務,真令人忍無可忍,若他不同意跨種族聯姻,就該另謀高就,也許能成為3K黨大師?

一位部落客則運用此次機會學習,What Do I Know?請求讀者思考自己對此事的感受:

若你懷疑種族主義是否仍存在所有人心中,試想若要與其他種族的人成婚,自己會有什麼反應,尤其若你是白人,而對象是黑人,若發生 在其他人身上當然無妨,但若你的女兒帶著黑人未婚夫回來,你會不會想到某些理由,認為她未來會過得更辛苦?請對自己坦白,縱然你說「沒問題」,你是否曾有 一絲猶豫?你若毫無猶豫,就真的與眾不同。

這位法官目前表示他不會為此辭職,故未來肯定還會有更多相關新聞。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