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稅務、觀念與複雜領養生態

領養在日本非常複雜,社會心態非常重視血緣關係,司法制度也強調此事,不過也有愈來愈多日本民眾生活方式異於傳統(如結婚年齡、家庭規模、在家庭計畫中選擇領養);然而日本實際領養個案數很低,2008年美國民眾只領養35名日本人。除了數據之外,日本國內外家庭亦面臨種種問題,再加上公民營機構影響,造成社會普遍貶低受領養兒童。

上層有國家政策問題,日本兒童福利法自二次大戰後幾無更動,現代社會亦日漸關注相關機構從領養程序中牟取豐厚利潤,法律規定領養機構僅能收 取必要成本,主要分為十項,包括交通、諮詢費等,問題在於許多機構普遍都設有「捐款」制度,非營利團體很自然會尋求捐款,以維持組織財務運作,但這項制度 卻很容易遭到濫用。

國際領養議題部落客提到一起過往案例

在一起個案中,東京一間領養機構要求一對居住在荷蘭的日本夫婦,必須先捐款550萬日圓,夫婦認為金額過高不願付款,但該機構卻要脅將依法不再為他們尋找合適領養對象。

這是個不易監控的灰色地帶,多數案例很難分辨究竟是合法捐贈或藉機牟利。

過去三年來,日本厚生勞働省希望鼓勵縣市政府緊縮對獨立機構的規範,許多孤兒院與養育院規模小且獨立,故必須由地方政府帶動變革;換言之, 有些人認為透過政府規範,將有助改善領養申請程序,這些機構必須獲得執照,並遵循全國審查標準。人們之所以要求中央政府介入,是因為國際領養案例最後出現 侵害與剝削人權現象,如兒童色情產業。

一篇文章引述中央大學教授鈴木博人表示:

目前簡化的登記制應修改,讓領養機構受政府審查與申請執照,現有架構並不足夠,無法讓真實情況曝光。

At the court of TMG.

東京都廳前照片來自Flickr用戶midorisyu

而在日本國內的領養現象中,亦可觀察到幾項重點。

以不帶感情的務實角度而言,日本其實有許多民眾都希望領養孩子,不過並不一定以幼童為對象,銀髮族生命將盡、準備吩咐遺囑時,財產轉移便是件迫切之事,為避免高額遺產稅,有些人會領養孫子,並在遺言中將遺產留給孫子。

除了避稅之後,延續家族香火對許多人也很重要,尤其夫妻若無兒子,就可能會領養成年男性,並以遺產交換他改姓,國內相關數據並不完善,不過以此為領養理由在日本國內合法案例中可能很多。

這種趨勢也與日本國內孤兒與受遺棄者面臨的情況有關,因為社會非常重視家族血脈關係,導致許多人看不起領養孩子的行為,戶籍觀念在今日社會影響力仍大,雖然許多年輕人對此不以為意,但有許多人的升遷及婚嫁機會因領養等因素而受阻,尤其家族長輩可能不同意領養孩子,導致家族關係緊繃。

為瞭解領養可能造成多少複雜的家族問題,以下是sakaidesu45自身情況的案例

我很小的時候,曾祖父就希望我繼承家族事業(曾祖母說曾祖父甚至曾在公司會議中宣佈此事),曾祖父過世後,我以為這些事也就告一段落,直到祖母要求我改姓。對此我有兩種想法:

一,祖母的弟弟有兩個孩子,但祖母對他的妻子與孩子很有意見,甚至要求弟弟立下遺矚,不得由他的妻子與孩子繼承家產。

二,祖母也很討厭我父親(其實是我的繼父),絕不同意他的身分,故祖母不希望將遺產交給我父母或她的弟弟,若收養我之後,似乎就覺得可安全保護曾祖父留下來的遺產。

其中包括好幾種不同的力量:有些重視傳統者不支持領養行為,但許多人卻在生命將盡時收養繼承人,這種負面看法也與許多想領養孩子的年輕夫妻相左,年 輕人拒絕過往習俗,比較重現眼前的家庭。法律進步亦很緩慢,八零年代末期修法後,才允許養子女去除戶籍記錄內的生父母姓氏,讓人較容易隱藏領養史…實 際上這項改變幫助很大,但明顯反映出國內對此種家族「異常」仍有意見。

為了支持有些人長大後才發現自己的養子女身分,alice0614說出自身經驗

我未滿一歲便受人領養,直到三年前才因收到戶籍表知道此事,因為我和雙親很親密,我思考了一個星期,擔心我是否該和他們討論此事,但要繼續隱瞞此事實在很困難,所以最後選擇坦白。

顯然我的父母在我要結婚時,就打算告訴我這件事,或許各位的父母也在想,遲早都得告訴你真相,何不考慮一下由你先提起這件事,讓他們不再為此焦慮?

由於社會普遍認為養子女生活不滿足,故反映在日本有關兒童監護權的法律中,《The Japan Times》探究養子女生活情況,以突顯意識型態所造成的影響:

Sakamoto指出,傳統社會體制將家庭關係置於孩童個人權利之上,做為判定監護權的主要依據,縱然父母虐待行為嚴重影響孩童生活亦然。

當孩子轉而接受國家保護,因為這種傳統價值,再加上對於未來養父母的嫉妒,讓這些生父母常阻止孩子接受政府保護,或者強行將孩子帶離養父母身邊。

因為傳統(或過時)價值與現代家庭價值關係緊繃,讓許多政府育幼院裡的孩子無法進入領養家庭,造成雙輸局面。

ofukubird描述自己領養經驗的預估所需時間:

我們先與一個反墮胎團體諮詢,以確認自己的態度,才得知許多夫婦為領養已等待許久,他們都覺得「若一年內獲得通知就算幸運了!」。

日本國內態度如何影響海外領養現象(尤其是那些赴開發中國家領養孩子的有名人士)?yakusoku-movie為此建立一項民意調查

最近有些知名人士領養的案例,如瑪丹娜、安潔莉娜裘莉等,你對於赴貧國領養孩子有何看法?(結果如下)

- 這是件好事。(10%)
– 感覺很複雜。(47%)
– 因為生父母仍在世,這種情況應該停止。(19%)
– 縱然生父母仍在世,有時候領養是唯一選擇。(24%)

選擇「感覺很複雜」的比例很高,反映出人們對領養的文化態度很矛盾,也顯示這種衝突導致許多人不願表達明確立場,也造成改變與進步停滯不前。

ABCDane一位作者報導Jessica Simpson的領養興趣,也包括某些個人評論:

對於知名單親媽媽安潔莉娜裘莉多次領養,Jessica Simpson表示:「我覺得她的行為很好,也感謝她,讓跨國孩童領養案例快速增加,真是件好事」,外界曾揣測,Jessica先前與丈夫Nick Lachey離異,就是因為先生不想領養,希望自己生孩子,但對於她說「老鼠的孩子會打洞」這種觀念,讓我盼望她千萬別成為母親!

有些名人領養所鬧出的趣事,確實讓此事輕鬆一些,但對於日本,目前領養相關的寬鬆標準與規範必須緊繃,並滿足親子未受滿足的需求,也要確保任何文化下的孩子都能接受良好海洋生物學教育!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