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國與日本:在成田機場的馮正虎

上海人權運動人士馮正虎自從11月4日第八次被上海入境審查處拒絕入境母國之後,便滯留在日本成田機場大廳。

馮正虎是位經濟學家及人權運動人士。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之後,他公開批評當局的鎮壓行動,而在隨後一年多的時間裡遭到中共政府調查。他於1991年到日本留學,1998年回到中國經商。2000年上海公安以違法出版《上海日資企業要覽》電子書而將他逮捕並求以三年徒刑。

直到現在,中國政府仍未正式解釋為何拒絕馮正虎入境。

馮正虎拒絕入境日本,並告訴經濟時報的記者說:「一名中國人像這樣被綁架並帶到日本,這是我個人的恥辱,也是中國的恥辱。」他也拒絕聯合國難民機構「申請政治難民」的建議。他只是想回家。

feng.jpg

自11月7日起,他持續在Google文件上更新他的消息,並自11月12日起在推特(Twitter)上更新

以下選擇部份他的最新消息:

11月7日,放棄日本工作簽證的聲明。

現在,這份2010年6月12日到期的日本工作簽證已成為我回國的障礙物,也是中國上海當局利用非法手段禁止我入境回國的障眼法。利用企業為了經濟利益屈服權力的弱點,上海當局可以輕易地要求航空公司拒載或參與非法綁架,不惜一切非法手段將我強行滯留在日本…

2009年11月2日我乘全日本航空公司NH0921航班已回國,雖然沒有辦理入境手續,但已在中國本土,晚上住在上海浦東機場 賓館。第2天,即11月3日上午約9;45,十幾個違法的上海警察又將我強行送至全日本航空公司NH0922航班的停靠處,企圖又一次非法「遣送」 一個本國公民去外國。我強烈抗議,他們使用暴力手段將我綁架至飛機上,我竭力抵抗,死守飛機的登機口,與這些綁匪搏鬥了近二個小時。最後,全日空航空公司 上海經理飯田屈服於綁匪的威脅,協助他們的暴力綁架行動,四個年輕力壯的便衣警察硬將我拖至機艙底部的座位,全日本航空公司的一位身材高大的上海職員也與 我搏鬥,並將我壓在座位上,這時我已經筋疲力盡,無力抵抗他們的違法犯罪行為。航班上乘客親眼目睹他們的暴力綁架場面,飛機也由此延誤一個多小時起飛。我 第一次被非法強制遣送回日本,被拋在遠離東京的關西機場 …

2009年11月4日被綁架到日本,至今11月7日沒有入境日本,三夜四天住在入境審查大廳,晚上躺在長椅上,白天忍受飢餓的折 磨。日本成田機場出境的大廳及通道上有很多商店及吃食店,還有飲料的自動販賣機,但是入境大廳及通道什麼也沒有。我三天僅吃了三個飯團,當我正式向成田機 場出入國管理局的承辦官員鈴木先生提出,希望他從人道的角度請入管局的職員代我購買幾個飯團,但遭到拒絕。而且,我妹妹送來的食品,他們也拒收了。他們企 圖通過飢餓的變相虐待方式逼我入境日本,這是不言而明的。但我會堅持下去,因為我清楚,日本官僚並非人道,不僅冷漠,甚至有點殘忍。或許,友愛的國家僅是 日本鳩山總理的理想而已。如果這些事發生在中國,中國人決不會這樣對待外國人,中國人內鬥很殘忍,但對外國人總是很客氣…

11月14日,歡迎歐巴馬訪問中日。

美國總統奧巴馬昨天訪問日本。我又自製了一件英文廣告衫,前面的請願文字:「Chinese citizen has been refused to return to China for eight times.」,背後的文字:「Chinese Human Right 中國人權,回國歸國 Return to China」…

2009年11月15日奧巴馬總統訪問中國,而且首站是上海。如果奧巴馬總統知道一個中國國民八次被上海當局拒絕入境回國的事 件,當他見到中國政府或上海領導人時,應該會問:「您們熱烈歡迎我一個外國人,為什麼無情地拒絕自己的一個國民回國呢?容納百川的上海大城市為什麼容納不 下自己的一個小小的市民呢?」一個國民不能回國,外國人無法理解,連普通的中國人都無法相信,強大的中國無法容納自己的一個國民。

11月18日,馮正虎的推特。

有人說,我一個在進行一場為爭取中國公民回國權的戰爭。但是,我覺得,我背後始終有強大的中國民眾。當我處於飢餓的絕境時,中國 國內、香港民眾以及海外華人紛紛向我空運食品;當我處於電腦無法上網的封閉困境中,一些不相識的國內網絡專家主動提供技術支持,幫助我建立並編輯推特,我 可以通過手機郵件中轉的方式,及時報導我的實況,讓國內民眾知道事件真相及我每天在日本國門外的流浪生活。

11月18日,謝絕聯合國難民申請。

我的答覆:「首先我感謝聯合國難民機構對我的關心。但是,我不考慮申請難民。因為我有自己的國家,中國是我的祖國。我是中國人, 是中國的知識份子,我應該對中國負有責任。現在,我需要回國,這是中國人最基本的人權。中國當局不讓中國國民回國的行為,不僅違反聯合國憲章、國際人權條 約,也違反中國憲法法律。中國政府至今沒有宣布不讓我回國。我知道,在中國有許多許多的苦難,但我還是願意留在中國。中國難民越來越少,中國就會變得越來 越好。」

校對:Soup

2 則留言

  • bebop

    您好有一個小疑點:
    11月7日,放棄日本工作簽證的聲明。
    第二段提到:「被拋在遠離東京的關西機場」
    但在第三段則是:「日本成田機場」
    (成田機場應該是在千葉縣,但去東京國際線通常會選擇在此入境)

    是馮先生一開始認錯機場?
    還是日本方面有移動他人呢?

    如果是後者就可以有另外的點可以訴求。

  • Soup

    因為是直接引用馮先生在Google文件中所寫的,文中看不出是認錯還是日本方面移動過他。不過查了一下全日本航空NH0922航班,似乎都是從上海飛去成田機場的。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