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波多黎各:反對暴力之聲

這些人不只是數字,她們有臉孔、生活、夢想與希望,她們是母親、女兒、姐妹、祖母、妯娌、姑嬸、姪女、朋友、勞工、政治人物、律師、學者、社會運動者、學生、異性戀、同性戀,這種暴力不分階級、種族、族群、國界、性別認同或性傾向。

根據波多黎各「女性倡議辦公室」在2001至2008年的資料,共有178名女性遭伴侶或前伴侶殺害,波多黎各全國約400萬人,光是今年便已有16名女性因家暴而死,每年警方接獲的家暴通報數約兩萬件,未通報案例還不知凡幾。政府「強暴受害者中心」在2007年的研究計算,每年約有18000人淪為性暴力受害者,其中多數為成年或未成年女性。

社會上還有其他形式的暴力,例如男女薪資不平等、缺乏醫療與教育服務、恐同症、種族主義等。

Poster of march against viol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Puerto Rico. Republished with permission of the organizers.

波多黎各大學的反暴力遊行海報,經主辦單位許可後轉載

許多男女以創意與創新方法對抗暴力,在11月25日「國際消除對婦女暴力日」當天,全球發起為期16天的反性別暴力行動,波多黎各女性主義部落客亦撰寫文章,描述暴力如何影響生活、家庭與社區。

他們寫下詩歌、深入分析、個人反省等,主題則包括社會結構暴力、家暴、性暴力、語言暴力等,也提到男女權力關係不平等、公共政策、法規、貧困、民主、經濟,甚至還有女性在電影中所受的暴力,以下是她們的記錄、文字與心聲。

女性主義律師Verónica在Mujeres en Puerto Rico部落格中,回憶自己所知的女性受暴情況,以及自己兒時如何受此影響:

我在青少女時期,不斷說服母親讓我做指甲美容,後來她終於答應,我立即到美容院找老闆Ada,她既友善又溫柔,總是努力工作,也 時時保持微笑,她的丈夫也是事業夥伴,我也記得Ada為我服務時,曾看過她的先生進出美容院。有天美容院突然結束營業,因為Ada遭丈夫殺害,此事打開我 心中的潘朵拉盒子,我在一生首次瞭解扭曲的愛會變成殺機,天真也離我遠去。

女性運動者Amárilis Pagán在Brujas y Rebeldes部落格中,批評政府各種暴力行徑:

政府體制正逐漸成為波多黎各主要侵害女性的元兇,我們不斷反抗,才能捍衛自己與社會其他脆弱族群,一如家暴源於權力及掌控,國家 對女性的暴力也是源於權力及掌控,入侵政府的猶太教-基督教基本教義派對女性認知很狹隘。在今年的國際消除對婦女暴力日,我們必須說出眼前各種嚴重暴力行 為,這種暴力不僅限於親密關係中的家暴,其他形式的暴力亦滲透女性生活各個層面,若認為家暴是國內女性唯一遭受的暴力,等於是過度簡化這項複雜問題。

反抗波多黎各女性受暴的演出,影片由Insula TV拍攝

女性運動者Nahomi Galindo-Malavé在Poder, Cuerpo y Género部落格中,分析性別暴力的各種形式:

在這個月之後,我們得記住,各種暴力行為都反映某種權力關係,例如性別關係,也因此性別暴力「受害者」並不一定總是女性,近期案例包括19歲男同志Jorge Steven López的 暴力謀殺案,為以仇恨犯罪及性別暴力角度分析這起謀殺案,我們必須認識權力關係如何運作,以及男子氣慨在社會如何建構…女性受暴是社會權力關係下的產 物,故這是性別暴力的其中一種形式,也不受限於男女界線,家暴、經濟犯罪、性別謀殺與仇恨犯罪都是不同形式的性別暴力。

RDLC在El rincón de la cinefilia部落格自稱是個具有女性氣質的男子,他在文章中評論《與愛何干》(What's Love Got to Do with It?)及《北國性騷擾》(North Country)兩部電影,他的結論是:

無論在家裡或職場,對女性施暴就是不對,我們以為經過多年社會教育後,這種病症早該根除,但如今都已2009年,女性受暴案例仍 遠高於預期,我也因此推薦這兩部依據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其中女性無論知名與否,都從受害者變成英雄,也傳達出一項很明確的訊息:不要再對女性施暴,就這 樣。

女性主義法律系學生Mariana Iriarte則在Con otro y otras en el mundo部落格中,論及語言及符號暴力:

因此我們必須讓自己和其他女性意識到,肢體暴力之前總會有符號暴力,各位在遭到毆打或性侵害之前,氣氛早已讓你覺得受到包圍而無 法逃脫,因此在事件發生之前,他會讓你感覺自己失去人性、沒有價值,只是他的附屬品或財產,我們必須意識到這並不正常,你所分配到的角色是由男性建構,目 的就是要讓女性屈從,這也是為何今日一定要向女性受暴說不,並自由地重新定義自己的身分。

Poder, espacio y ambiente部落格中,環保人士兼女性主義法學教授Erika Fontánez分析制度對女性的種種暴力:

我們要求社會必須正視暴力,無論是直接或間接、肢體或制度,任何對女性的暴力行為都包含在內,我們要求根除所有鼓勵排他與暴力的 政策,波多黎各政府光是推廣「男性承諾」運動還不夠,我們不需要男性,我們要求權力關係與生活條件平等,我們要求能斬斷暴力循環的新型權力關係,不要再出 現任何針對女性的制度暴力。

Yolanda Velázquez在El diario de El Curio部落格中張貼詩作,Movimiento Amplio de Mujeres聯盟部落格中,則提供波多黎各女性主義運動相關資訊。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