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馬達加斯加:2009這一年(上)

2009年已落幕,馬國歷經眾多紛擾至今,本文分為上下兩篇,從親身感受騷亂民眾的角度記錄這一年,本篇先記錄一月到四月的情況。

一月:

民眾開始在首都街頭抗爭,許多人也意識到潛在政治危機出現不尋常變化,因為全國各地都陸續發生越獄事件

Jentilisa揣測這些異常現象的起因

人們必然會懷疑事件有幕後黑手,而且是外來黑手,因為這些囚犯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備齊越獄工具,這一切是為了擾亂社會秩序?或只是要遏阻人們採取行動,警告他們可能會以擾亂公共秩序罪遭起訴?究竟誰會從中獲利最多?這個一月肯定值得注意!

結果一月份不時傳出命案馬達加斯加Twitter用戶不斷散播「黑色星期一」的消息,當天軍警安全人員全都消失,首都發生多起縱火及搶劫案,造成數十人死亡,雅虎論壇用戶Jean質疑

我們很自然會想問,目前情況和2002年的經驗有何不同?…要用什麼辦法,才能讓這些案件及搶劫問題永遠不再發生?

basy2

一名傭兵在馬國首都安塔那那列佛(Antananarivo)將來福槍上膛

二月:

2月7日也是「赤色星期六」,至少有80名抗議者身亡,其中包括RTA電視台的26歲攝影師Ando Ratovonirina。

Ando Ratovonirina, reporter for RTA killed on Feb, 7th  (image from Foko-Madagascar)
2月7日遭殺害的RTA記者Ando Ratovonirina,照片來自Foko-Madagascar

馬國部落客Barijoana目擊事件後寫道

我相信一切事件都已經過談判,讓群眾保持在合理距離外,只有少數代表得以進入官邸大門,然後代表會要求群眾解散,我當時站得太 遠,沒能看清楚拒馬移開之前,人群之中發生什麼事,若其中一位抗議領導人讓人們相信大家都能進去,他就得背負重大責任了,我只能說出所見所聞,我很意外群 眾代表在協商是否能進入官邸時,(首都市長)Andry Rajoelina及Monja Roindefo均站在遠處。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過渡政府曾承諾深入調查1月26日及2月7日的死亡事件,然而至今卻未公佈任何官方報告或結論,讓各方矛盾的證詞更令人困惑。

三月:

雖然抗議活動縮小,危機卻愈來愈嚴重,軍方內部出現裂痕,Ariniana在Twitter寫道

我覺得好像身處在戰爭電影中,不敢相信一切如實發生,我嚇壞了。

Tahina生動地描繪出恐懼氣氛及人們的懷疑心理

如今在公共場所談論政治變得危險(包括巴士),因為你不知道鄰人是誰,也不知道他們的立場,一個關於你的謠言便足以傷害你自己和家人。

3月17日,前首都市長、現任過渡政府總統Andry Rajoelina從軍方手中接掌大權,輿論對政變及其未來意見不一,Madagate很高興前總統遭到推翻

前總統遭到自己的手下推翻,他們不希望將靈魂賣給惡魔,對於露出真面目的總統,我們就該這麼做,當你玩火或操弄偶像崇拜,最後都會自傷,這真是光明戰勝黑暗的範例。

Hery則認為雖然政權替換,和平離馬達加斯加還很遙遠,他也確實沒說錯:

若由首都市長Andry Rajoelina執掌政權,馬達加斯加未來兩年都無法擺脫政爭,[…]對抗執政者與治理國家不同。

四月:

面對軍方發射催淚瓦斯,Razily這位抗爭者獨自勇敢走向前,這段畫面在網路界不斷流傳,許多人也視之為對抗軍方迫害的象徵:

下篇文章將整理2009年5月至9月的部落格文章,與此同時,請閱讀Tahina述說危機如何奪走一名親人性命,以下節錄:

這兩三個月,我得想辦法籌錢謀生,一切就像地獄那樣辛苦,我完全明白何謂「今日所得即今日所食」,這就是我的生活,我去找叔叔借 錢,保證會盡快還他,我真的很想信守承諾,但兩個月後,我的妻子在巴士上遭搶劫,失去相當於一個月的薪水,我感到絕望,原以為能獲得一絲協助,希望卻又離 我們遠去。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