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南亞:2009年回顧(Part 2)

這是我們透過公民記者的觀點,回顧2009年南亞國家所發生的一些主要事件的第二部分。如果您先前錯過了第一部分,連結在此

馬爾地夫:

Male, the capital of Maldives. Image by Flickr user mode, and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馬爾地夫的首都,Male。圖片由Flickr使用者mode提供,並根據創用CC授權。

2009年的第一季裡,馬爾地夫網路上的幾個持不同政見和所謂的反伊斯蘭網站遭到過濾,這在部落圈裡引發辯論並質疑禁令背後的政治動機。部落客評論說,藉由封鎖網站,當局正在妨礙言論自由並把網際網路變成內部網路。

部分部落格報導,對馬爾地夫的記者而言亦是艱難的一年,因為部分記者因其工作性質而遭到身體虐待及威脅。

今年馬爾地夫舉行了首次自由的議會選舉,5月時超過400名候選人競逐77個議會席次。

由於馬爾地夫站在受氣候變遷影響的第一線,在馬爾地夫有幾個組織已經為哥本哈根的氣候變化會議做好準備

尼泊爾:

Maoist protest In Nepal

尼泊爾毛派抗議。圖片由Flickr用戶izahorsky提供,使用創用CC授權。

對這個位於喜瑪拉雅山脈的國家而言,今年是個動盪的一年。2009年可以被稱為示威抗議年:不論是政黨或少數族裔團體,他們都採取佔據街頭並關閉企業和辦公室的手段來表達訴求及抗議。

4月時曾有傳言,一些尼泊爾軍隊的將領正計劃一場「軟政變」,以對付毛派領導人及總理Prachanda罷黜總參謀長Rookmangud Katwal的計畫。部落客們也加入這兩者的分裂。衝突加劇,當總統Ram Baran Yadav恢復被解職的軍隊參謀長Rookmangud Katwal職位後,Prachanda總理辭職下台。由於不知道未來誰會領導尼泊爾,尼泊爾陷入政治不確定。而毛派分子宣布了新一輪對抗總統的示威活動。

Prime Minister Madhav Kumar Nepal, Image by Utudanuki, Wikipedia

尼泊爾總理Madhav Kumar,圖像由維基百科的Utudanuki提供。

尼泊爾在其新的總理,尼泊爾共產黨(聯合馬列)的資深領導人及前總書記Madhab Kumar上任後有了新的開始。然而與毛派合作似乎對尼泊爾總理是一項艱鉅的任務。

由於毛派和政府之間的和平進程仍處於動盪之中,直到今年結束尼泊爾政局仍未傳出好消息。尼泊爾於國際透明度指標(TI)的反貪腐指數中持續下滑,貪汙現象蔓延的規模超出了政府和政客到了社會生活中,已經妨礙了尼泊爾的發展

提到光明面也有些成果,例如在尼泊爾成功的生質沼氣革命

巴基斯坦:

2009年3月巴基斯坦律師和政治活躍人士安排了遊行和靜坐示威的活動,要求恢復被免職的法官。公民記者現場報導了這次活動。政府最後屈服於廣大民眾的壓力,恢復了巴基斯坦首席大法官Iftikhar Mohammed Chaudhry的職務。民主獲得勝利。然這場勝利帶出一個問題,巴基斯坦的下一步該如何走。

早前今年巴基斯坦政府與塔利班的停火協議於巴基斯坦引發許多爭論。一些部落客認為,這紙和平協議將付出巨大代價,形同遺棄斯瓦特河谷地區的人民給塔利班的戰士,並暗示斯瓦特河谷的暴力事件將不會因此結束。

他們是對的,因為塔利班的攻勢極度擴大。在斯里蘭卡板球隊被襲擊後,拉合爾郊區一座警方訓練營遭重裝恐怖份子攻擊並造成多人死,拉合爾再度成為新聞焦點。

Swat refugees, Image courtesy Dr. Awab Alvi (teeth.com.pk/blog)

斯瓦特難民,圖片提供:Awab Alvi博士(teeth.com.pk/blog)

巴基斯坦軍隊開始反擊塔利班後造成巴基斯坦陷入類似內戰的景況。由於對塔利班叛亂份子的軍事猛攻,巴國正遭受一場嚴重的人道危機,國內流離失所的人們數量驚人。數月後,巴基斯坦政府安排他們返回家園,然遣返的處理過程中造成許多爭論

整個撤離與遣返行動在巴基斯坦歷史上是場可怕的悲劇。然而故事尚未結束。巴基斯坦軍隊在南部瓦濟里斯坦(Waziristan)打擊塔利班的行動中導致人們為了安全而大規模逃亡

與此同時,塔利班所造成的混亂仍持續著。於白沙瓦(Peshwar)、拉瓦爾品第(Rawalpind)、卡拉奇(Karachi)以及該國其他地區發生無數自殺式恐怖攻擊。部落客闡述了忿怒的巴基斯坦人團結起來反抗塔利班的攻勢

塔利班領導人Baitullah Masud傳出死亡的消息後總算有些喘息空間。然而塔利班仍繼續他們的肆意殺戮。此外,巴基斯坦也困擾於戈杰拉(Gojra)及卡拉奇(Karachi)的教派騷亂。

Go Green Campaign via Twitter

透過Twitter的綠色加油運動

2009年活躍的巴基斯坦公民記者,試圖將該國從恐怖主義和惡化的治安中奪回。值得注意的網路運動包括「綠色加油運動」和「收回高科技運動」。

巴基斯坦國民議會也通過一項禁止家庭暴力的法案,進一步朝著正確的方向邁進一步

斯里蘭卡:

2009年對於斯里蘭卡人而言,代表著與猛虎組織(LTTE)間血腥痛苦的戰事結束,雖然是場有爭議的勝利,仍為長期遭受苦難的國家帶來了希望。

Funeral Procession for Lasantha Wickramatunga, Photo by Indi.ca,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為Lasantha Wickramatunga送葬的隊伍,照片由Indi.ca提供,使用創用CC授權。

支持猛虎組織的意見持續遭到壓制,斯里蘭卡的一個主要廣播網絡Sirasa電視台的工作室遭到襲擊,直言不諱批評政府的Lasantha Wickrematung(週日領袖的編輯)被謀殺

1月時,斯里蘭卡總統Mahinda Rajapakshe正式宣布,於戰鬥中遭受重大損失後,政府軍攻占猛虎組織叛軍的實際總部Kilinochchi。然評論家指出「當猛虎組織失去坦米爾人民和斯里蘭卡的坦米爾僑民支持時,才算是真正的勝利。 」

坦米爾猛虎解放組織(猛虎組織)仍掌握斯里蘭卡北部的一小部分土地,但很多無辜平民仍被困在戰區。「國際社會」和國際媒體被雙方的宣傳和互相的指控所困惑,因此他們能為被困在戰區的平民做的並不多。

猛虎組織領導人Vellupillai Prabhakaran戰敗被殺後戰爭等同結束。許多陰謀論浮現指出Prabhakaran的死亡仍有爭議,有些人還借助Photoshop來證明他還活著。

IDP Camps in Sri Lanka, Image by 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斯里蘭卡國內流離失所者營地。照片由外交和聯邦事務部提供,使用創用CC授權。

戰爭的結束在斯里蘭卡帶來了和平曙光,國內絕大多數人民感到解脫和一絲希望。然而許多斯里蘭卡的坦米爾人仍然感到懷疑和擔心,特別是居住在海外的坦米爾人,由於報導指出,超過30萬居住於斯里蘭卡難民營的流離失所者中「有13萬人失踪」。部分部落客批評了這種報導。但另一方面報導指稱,關於流離失所者營地的唯一消息來源是匿名的部落格文章

11月時,當領導消滅坦米爾猛虎解放組織的前國防部長Fonseka將軍辭職,一個新成立的反對派聯盟提名他競選下屆斯里蘭卡總統,整個部落圈頓時活躍起來

希望各位喜歡我們的南亞報導,2010年我們期待為您提供更多公民記者的觀點,認識這個地區人民的生活及影響他們的議題。如果您有興趣做為自己國家的橋樑部落客而貢獻,請與我們聯繫。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