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海地:「我們都只有八天大」

讓全世界目光轉向海地的1月12日那場災難性地震已過了8天,死亡總數仍不確定,太子港與其他地區的援助工作持續進行。一場強烈的餘震在1月20日清晨驚醒了許多人,但僅有相對少數的新增災情。許多海地人很快就回去關心與生存相關的問題,而援助人員回去尋求社區急需的食物、用水與醫療。

對某些人來說似乎有種感覺是,地震成為海地歷史上關鍵性的轉捩點,幾乎是重新啟動。如同推特使用者@yatalley(Yael Talleyrand)說的:

我8天大…海地8天大…我們都是8天大:我們擁有一整個未來可以建造。

而對援助工作一直以來的運作以及分享資訊的方式,有些海地人在網路上張貼最新信息時表達沮喪。推特上,@carelpedre(廣播新聞記者Carel Pedre)提出一系列的疑問「5個W(與1個H)」:

第1個W:誰(Who)負責海地的食物/用水與醫療補給品的分發?

第2個W:政府會做什麼(What)來對應人道援助?

第3個W:你們什麼時候(When)會開始正確地發送救援物資?

第4個W:我們可以到哪裡(Where)取得食物與用水?

第5個W:為何(Why)經過8天,總統還沒對全國發表正式與官方的演說?

1個H:當我們又飢又渴又失去所有的時候,你們要如何(How)期望我們有耐心?

他補充說道:

我希望有記者在下次遇到總統蒲雷茲(Prez)或首相的時候, 可以詢問他們這些問題。

@Jcastera(Jean-Marc Castera)表達類似的感想:「假如有人負起責任並勾勒出未來的計畫…那會很棒。」焦慮感席捲而來,即使那些安全沒有立即危險的人亦然。「一切必須結束。已經無法處理了,我要瘋了。@yatalley 這樣寫著。

與較大的官方援助工作相似,許多小型機構努力的協助傷患和饑民。在Livesay [Haiti] Weblog上,慈善組織人員Tara Livesay描述一次非凡的(且最後成功的)努力,讓幾位受傷嚴重的傷患搭上醫療專機空運到美國海軍醫療船:

突然間不知哪兒冒出來一台直升機盤旋一兩圈…接著它俯衝過來。它就降落在我們面前。兩位威嚴的直昇機軍人走過來,說他們可以 載4個人。我們選出4個情況最差的。他們說:「我們10分鐘左右會再回來載人。」真不敢相信發生的事情。他們折返…再折返。為 Simon Pele的人往返醫療船3趟…我覺得那就是正義。

另一位慈善組織工作人員,Pwoje Espwa的Marc Boisvert神父,探訪了太子港的主要監獄並發現了一個危機

監獄的三分之二遭到摧毀。牆壁有很多破洞可通到外面,屋頂也有破洞,囚犯可用以脫逃…。立即需求:食物、衣物、急救醫療照護、個人衛生用品。剩下的囚犯都以不人道方式關進4間牢房。糟透了!

他補充說:「每間牢房有60到75個囚犯,毫無人道可言。」他的組織準備食物帶去給監獄,由囚犯自行協助分配

在太子港南邊的Jacmel,慈善組織人員Gwen Mangine的組織已投入很多時間將送到此地簡易機場的物資分送出去,她花了一點時間思考他們工作的步調

我們知這些努力不能維持。我們知道。也知道我們處於自己社群生命中的一個關鍵時刻,而不管為了什麼理由,主已賜予我們恩寵,不論 我們在什麼境地…在震後的兩個禮拜,我們真可以說是「全員投入」奮力的工作,把系統與程序準備就緒。過了那段時間,我期望我們將會有較多的輪班,並恢 復例休。我們知道我們已經開始的這個工作是沒有止盡的。

在很多區域,迫切的需求仍然遠多於可取得的協助。@troylivesay(慈善組織工作人員Troy Livesay,工作地點在太子港)寫道:「看來我們進入的每個區域都有個帳篷/帆布/布幔的城市,而嚴重的傷患未獲得任何治療。」他回報說,他開車穿山越嶺到達多明尼加共和國邊界去蒐集補給物資。他的妻子Tara在那之後在Livesay [Haiti] Weblog解釋

…不知為什麼,大團體都不來幫助小型NGO(非政府組織)補給物資等類似工作─所以我們一直自行尋找物資,並且一直在尋找幫 助。很明顯的,政治與其他高層次的事情造成目前遲遲未有妥當的應變。雖說這全然令人灰心─我們正串連其他小型NGO起來,在被大型援助組織忽略之下找到一 條出路。這裡要「degaje net (一直做下去)」。(Degaje在海地克里奧爾語(Kreyol)諺語裡頭基本上是指「讓它作用」,net在克里奧爾語裡是「自使至終或很多」的意思 )

在他返回太子港時, Troy Livesay提到:「晚上回到如此安靜的城市,感覺很毛骨悚然。」還說:「聯合國正在控制與管制美軍的行動…不讓他們在晚間出外。我相當確信海軍們不會害怕。

@RAMhaiti(音樂家兼旅館老闆Richard Morse)對援助政治做了一些尖銳的評論:

援助以及援助的分配「確實是」政治。經驗說明:政治永遠不會止步。哪些家庭現正受到援助呢?

我已經開始相信搜援行動是以美國公民為優先。

別誤會我的意思,我只是告訴你我聽到的事情。搜索救援隊仍在這裡,那是好現象。我有兩次和他們一起出去。

我不是不滿。我試著去完整理解發生的事,所以我提出疑問。提出疑問會改善結果。

與此同時,許多國際媒體報導暗示街頭上的暴力阻擾了援助工作。HaitiAnalysis.com張貼一篇英國廣播記者Andy Kershaw的文章並質疑其中的觀點:

外國媒體大軍認為這裡有安全威脅的推論完全不受質疑,他們相當不了解海地與海地人性格。的確,特別是電視記者,在已經耗盡了碎瓦礫的電視轉播價值性時,開始大談「安全」、「動盪」與「暴動」,然而所有可得的證據顯示出的根本不是這樣。

在現場的@troylivesay表達了類似的看法:「我們看到的暴力事件很少或幾乎沒有。那是發生在偏遠地區/個別事件。即使是現在這裡的暴力/犯罪也比美國大城市還低。

而加拿大新聞記者Nico Jolliet ─ 其所屬的團隊上傳報導與創用授權的影片片段到一個叫做「走進現場」(Inside Disaster)的網站上 ─ 前往太子港上方山區稱為Ste. Therese的營區採訪,當地居民因為房子遭到震毀或損壞而到此營區避難。「這裡必定有4千人。」他寫道

臨時撘蓋的帆布與布幔棚帳下,熱氣讓人難以忍受,尤其是當民眾在下方煮食。

雖然這裡沒有廁所、垃圾處理設施或其他別的東西,但我感到意外的是這場所維持的很好…大家既友善且天性善良,小孩子玩樂,婦 女以塑膠桶清洗衣物或在煤炭爐上烹煮剩下的食物。他們盡其所能照顧傷患…尚未有人來對他們提供協助。我只有看到一位海地醫生用他從家裡搶救出的少量物 資在此工作。經過了這般的磨難之後,他們看來會彼此相伴並堅持下去。

他的影片報導張貼在YouTube上,裡面有一段對某位婦女的訪問,婦女承認她的食物補給快見底了,卻看來愉快地斷言道,她的家人終究將會撐得過去。

全球之聲關於海地震災的特別報導頁面請見此

校對:Soup

2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