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訪問千里達記者兼部落客Andre Bagoo

Journalist, writer, and blogger Andre Bagoo. Photo by Gerard H. Gaskin, used by permission.

記者、作家兼部落客Andre Bagoo,照片來自Gerard H. Gaskin,經許可後使用

26歲的Andre Bagoo是千里達作家兼記者,自2006年10月起,他在國內三份日報之一的《Trinidad and Tobago Newsday》擔任記者,除了主跑政治線,亦報導藝術與文化;此外他也是詩人及文學作家,作品曾發表於《The Caribbean Review of Books》及《Boston Review》等期刊。

他在國內以無畏挑戰強權的政治報導聞名,有時也讓他與現任政府官員發生衝突,2009年11月,千里達與托巴哥眾議院特權委員會建議,因為Andre Bagoo在另一案件遭判處有罪,應禁止他進入國會媒體區,因為在全院投票前,國會便已經休會,故此案從未付諸實行,但「千里達與托巴哥媒體協會」譴責此事,「企圖恫嚇…報導內容可能冒犯或令政府羞愧的記者」。

Bagoo也是位部落客,他在2007年成立個人部落格TATTOO,以時事、藝術及其他雜事為主題;2009年10月另成立新部落格PLEASURE,涉獵「所有形式的藝術」,成為一人文化刊物,張貼有關視覺藝術、文學、音樂、戲劇、電影的評論、散文、訪談及消息,涵蓋地區則不限於千里達與托巴哥國內。

筆者最近透過電子郵件訪問Bagoo,談到部落格與新聞寫作對他的關係、千里達與托巴哥主流媒體對網路管道的態度,以及部落格對確保媒體自由的可能角色。

***

問:你在2007年5月成立TATTOO部落格,之後兩年張貼書評、影評、個人思索等,為何決定在2009年又成立PLEASURE部落格?是否覺得你想書寫的文化議題需要新開始?

答:是,我希望重新開始,「退步才能向前」(reculer pour mieux sauter),我常參加不同藝術活動,希望能創造更適合呈現周遭活力的空間,身邊發生好多事情,在部落格上,我覺得能寫下混雜正式報導與非正式記錄的文字,建立可實驗及享樂的論壇,也希望與讀者分享內容。

問:你是否覺得透過PLEASURE部落格,能夠投入國內主流媒體並不提供的文化批判與評論?主流媒體為何放棄這一塊領域?

答:小規模媒體在今日所面臨的壓力及有限資源下,也只能這麼做。

我面臨的問題在於報導本身,在多數情況下,若比較本地報紙與外國報紙的優質專題報導,都會發覺某些相似之處:開頭很吸引人、長句,還有大量 敘述、色彩與分析,共同組合成一篇流暢的內容;但過一陣子就會開始覺得,只要讀過一篇優秀專題或訪談,其他都很類似,有某種形式通用於全世界,如果沒出 錯,就繼續沿用吧。

網路讓人能夠突破,放縱恣意為所欲為,享受非正式形式與實驗也許行不通的風格。

這就是部落格裡某些內容的基礎,例如藝術家訪談系列,我希望能回答傅柯(Foucault)的問題「作家是什麼?」,讓藝術家能盡量自由抒發己見,可直接與讀者溝通,不受作者干預;我不介入訪談,只是讓藝術家說話。這種模式有時效果很好,在這些訪談裡,我們可能看到詩人Vahni Capildeo、作家Lisa Allen-Agostini等從未示人的一面,也許是因為形式所致。

問:你是否受任何其他部落格啟發或影響?

答:朋友先前跟我介紹英國一份龐克刊物The Pix,我很喜歡(可惜該站目前關閉調整),我也看過「3-D文學中心」一個很簡單的藝術網站,還有其他藝術部落格,例如Paramaribo SPANTown等等,都讓我瞭解在網路上從事藝術論述的潛力。

問:是否有任何千里達部落格或其他公民記者,後來成為你報導或寫作的靈感來源?

答:當然有,Facebook、Twitter等網站讓現代記者擁有豐富資訊與資源,只要認真就不可能會忽視它。

問:千里達與托巴哥國內少有記者成立部落格,所有報社亦無,只有其中一家使用Twitter轉載頭條消息,你覺得本地平面媒體是否明白公民媒體及網路社會媒體的可能性與意義?

答:部落格需要時間及資源,縱然媒體真正瞭解網路是通往全球市場/讀者的入口,很遺憾,我覺得最後媒體還是在意短期最低標準,尤其若要在日益困難的環境裡求生,這是很正常的現象。老實說,三家日報()都有網站,就已經令人驚訝,我想再過不久,應該就會有新聞部落格出現,例如記者Afra Raymond的部落格便極有洞見,提供許多時事背景報導。

問:如今已是2010年,三家日報都有網站,真的那麼令人訝異嗎?我比較意外他們使用網路的情況那麼少,網站也十分靜態。

答:答案有正有反,如我先前所述,這牽涉到資源多寡,以及在這個相較小規模(但持續成長)的網路市場裡,他們覺得有多少潛在利益,在這樣的背景下,他們光是有網站,我就覺得很驚喜!不過確實還有許多進步空間,而且也尚未完全觸及全球潛力。

問:身為專業記者,許多人認為你受到政府迫害,就千里達與托巴哥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等等,你覺得是否受到愈來愈多箝制?部落客、Facebook用戶、Twitter用戶在此方面可能扮演什麼角色?

答:言論箝制情況已持續一段時間,而且歷任行政機關皆如此,且媒體表面上不斷擴張,故理論上正逐漸成為掌權者的威脅,故國內記者必然將發現自己受到攻擊。

部落客及Twitter用戶今日站在入口,他們此刻位於言論自由終極工具最前線,以海地強震之後情況為例,我們最早是透過Twitter及Facebook傳遞的照片,才真正瞭解這場可怕事件的情況,網路社群能觸及無數讀者,更重要的是,可逃脫因靜默得益者的陰謀。

不過情況即將改變,未來十年內,透過法律訴訟等途徑,部落客的自由也會逐漸受到抨擊,網路本身也會受到政府更多管束,政府也會藉此入侵民眾私隱,不過暫時看來,網路是我國社會裡貌似民主表達的最佳工具。

校對:Soup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