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資訊傳播科技應用在發展上的未來

有個老故事是關於一位漁夫跟他的手機。有些故事裡,這位漁夫在塞內加爾捕魚,有時候則在印度,但故事的教訓大致上差不多。大約是:在這個漁夫划著滿載漁獲的小船駛進漁港之前,他先用手機聯絡各地的中盤商,哪個中盤商提供最高的收價,他就能得到漁夫這筆生意。

 Banglalink cell phone excitement in advertisement, Dhaka, Bangladesh, by Wonderlane (Creative Commons)

孟加拉,達卡的Banglalink手機廣告,Flickr用戶Wonderlane拍攝(經創用CC授權使用)

這個教訓被傳頌已久,被當作是彰顯網路與傳播科技其重要性的最顯著案例–特別是相對低廉且可靠的手機–提昇了開發中國家人民的生活水 準。經濟金字塔底層的人們應用這個簡單的科技改善了經濟情況,甚至全家的生活品質。如果手機可以幫助漁夫拓展連結,增加漁獲市場價值,試想對於全世界的勞 動貧苦百姓會有多大幫助?

今年全球的行動電話持有人數達到46億人,大部分的增長來自於開發中國家,隨著部份國家的手機使用率提高,經濟發展也同步上揚。(至少手機公司是這麼宣稱的。)

儘管手機數量持續增加,數位隔閡減少,問題在於:漁夫的故事過時了。就跟其他事情一樣,科技進步了,如果ICT(資訊傳播科技)要能持續正面影響人類發展,ICT也得跟上腳步。

在我前兩篇文章的第一篇裡頭,我試圖探究ICT4D(資訊傳播科技應用在發展上)將如何改變不久的未來。接著我想調查世界各地正在啟動的最新計畫,若你想分享所知的資訊,請跟我聯繫。

Richard Heeks認為在這個新的階段,ICT需要重新檢視看待窮人的方式。開發中國家的人民不該繼續被認為是被動的消費者,相反地,他們應該被看作是積極主動的創作者跟創新者。

在他的部落格ICD4D上,Heeks引介了一篇新的學術文章,將ICT4D的下一步方向描繪出來。

a) 新的硬體重要性排序:需要創新產品,圍繞著低價、廣泛可及性、電訊傳播和能源等概念發想。需要將過去十年硬體–也就是手機–的成功故事移到舞台中央。這篇論文也討論了寬頻、雲端運算以及硬體的個人化設計。
b) 新的應用重要性排序:參與式共創內容的增長,利用ICT替世界的窮人開發新收入來源跟就業機會。這篇論文也討論了FOSS的意義,以及一些針對都市貧民、安全問題、經濟成長以及氣候變遷的應用程式。
c) 新的創新模式:撇開由上至下或僅供實驗室使用的模式,新的模式開啟更多的需求跟潛能。包括與貧窮社群共同協作(para-poor)的模式。也意味要更關 注從這些社群中自行發展出的草根(per-poor)創新。這份論文也探討了在私部門與非政府組織逐漸扮演的創新中介角色。
d) 新的實施模式:在ICT4D 1.0各種計畫的基礎之上,未來的計畫將更強調計畫能否永續、擴展、以及正確評價。如此將能避免囫圇吞棗地實施計畫,用更好的技巧消除計畫設計跟實際情形之間的鴻溝。這份論文也探討了越來越常見的新資助機制以及新組織型態。
e) 新的世界觀:有效的ICT4D 2.0政策、策略、計畫需要「三通」長才。這些人必須充分了解電腦科技、資訊系統以及發展研究,才能找出關鍵課題,與各領域內的專家互動。訓練計畫與工作小組的構成也必須反應這些需求。

Yochai Benkler是哈佛大學創業法規研究學的教授,同時也是柏克曼網路與社會研究中心的協同主持人,該中心在九月23-24日舉辦了主題為「自由連結」的通訊與發展論壇

在該論壇發表的一篇論文中,Benkler認為下一代的ICT必須保持彈性跟動態,才能更有力量。設計者或將用上雲端應用、社交軟體、以及組織工具。

但是行動電話本身並不能解決問題。

行動電話在許多貧窮國家初期建構ICT平台時能成功,是因為價格低廉;電話的成功依賴著那些在電話網絡中運行情報的其他網絡,終 端設施非常便宜。但電話網絡的愚蠢,或簡易,以及「情報」或終端設施的運算複雜度,對於網絡資訊經濟跟社會的發展至為關鍵。只想要製造便宜的設備提供給貧 窮國家,卻忽略「便宜」其實來自於一個真正開放、中立的網絡,將會產生出截然不同的ICT平台,也不同於我們想像中那個富有創意及生產力,應用在富裕經濟 體內的…

而下一代ICT4D的作法是:

設備必須便宜,能夠被廣泛傳遞到各處,變成基本設備,由個人持有,但不涉及預存的權力關係。此外,設備必須搭配技術訓練與開放網 絡,不要讓難用驅使人們只能選擇比較簡單、只能傳遞可預期、受控制、而且「安全」的應用。在短期的未來,這意味著關注女性的計畫,例如微型貸款,或是其他 關注青少年與兒童的計畫。長遠來說,重點該放在由目前個人電腦延伸出的低價電腦,而不是可愛的手機。或著,換個角度來說,我們需要經常介入要求手機跟電話 網絡更趨向開放跟彈性化,儘管這並不簡單。總體而言,設備要跟訓練配套。

我好奇,是否有任何人預見未來的世界裡,工業化國家跟開發中國家數百萬使用者能用一樣的ICT?儘管過去六年來ICT的進步跟發展驚人,但兩個世界還未能在科技層面上聚合。

Li Rivercruise-2, by Akiwitz on Flickr (Creative Commons)

Li Rivercruise-2,來自Flickr用戶Akiwitz(經創用CC授權使用)

Mira Slavova在她的部落格「為了發展的行動市場設計」上發表了一份有趣的調查。她檢視了Michael Nelson最近寫的文章「雲端、群眾、以及公共政策」,Nelson在文章中「追溯了ICT的三個演化階段:第一階段,獨立設備,到第二階段:網際網路,到第三階段:雲端。」

那麼,開發中國家呢?

當然,我不期望開發中國家的科技進步演化方式會跟隨著工業化世界國家的腳步,但我發現從社會、經濟以及科技發展的可能性來看,倒是耐人尋味…

從這角度來看,我認為把開發中國家的行動科技應用視作這些地區的演化第一階段大概是合理的。其他事件,像是在開發中國家(有限的)使用GPRS跟3G,以及(同樣有限的)行動網路使用,都意味開發中國家的ICT4D可能已經進入第二階段。

開發中國家科技使用的演化歷程與進步工業化國家的個人電腦演化跟使用歷程比起來快得多。ICT4D在工業化國家的發展並不能脫離科技跟商業模式的幾種處理手段,在開發中國家也不行。

要是我們將ICT4D從ICT的總體討論中切開呢?Chris Coward在部落格「Second Recess」上指出並非所有針對開發中世界的科技發展都是為了D–「發展」。

ICT4D這個詞的一個問題就是它對不同的人來說是不同的東西–大部分的定義環繞著(基本上是數位的)ICT應用,目的是介入 明確的發展目標,像是健康、教育、政府透明度、或其他千禧年發展目標中所列明的。因為如此,那些跟傳統發展目標不相符的議題(生活品質、遊戲、社會運動等 等)就被忽略了,或是這些議題在開發中世界的脈絡下被單純描述成任何的ICT使用…

為了更廣泛地容納議題,人們轉而使用「ICTD」,也就是ICT與發展,將重點放在開發中國家內的ICT現象,不論是否有「發展目標」在前。儘管為背後有 這樣的良善意圖,我擔心這些微言大義對許多人來說根本沒有感覺,所以長期看來,我不認為會對我們社群發展有何幫助,而且,我討厭縮寫。

還有其他的問題–像是何謂「發展」,持續把國家丟進開發中跟已開發的籃子裡真的有意義嗎?(我覺得沒有)–改天再討論這些吧。

從電腦科學家的角度來看,或許能幫助我們更了解ICT4D是什麼。Beki70是Beki's Blog的作者,她提出一個好論點,試著將ICT與ICT4D兩個概念融合在一起,例如在美國這樣的市場中。

ICT4D的目的是要解開困難的研究問題,並同時改變未能享受ICT服務的人民的生活,我們評量電腦科學時不打量它為美國中產階級創造多少好處,而是以它提供的解決方案複雜程度來看。

她說在電腦科學領域內針對ICT4D與電腦科學學門的關係有激烈爭論。

有些參與者,例如那些來自正宗電腦科學學門的人就拼命想回答「電腦科學在ICT4D的位置何在?」其他人則列出無數的機會(以實 證證明電腦科學學門各領域的潛在能力,像是低價網絡連線,以新穎的網絡架構跟快取系統將內容傳播到開發中地區,行動的、不受操作系統限制的應用程式,電力 管理,或是透過電腦探視診斷健康問題)

至少,ICT4D讓我思考經濟影響作為電腦科學影響的一個尺度(經濟影響對成功的創業家最有利,因為他們是唯一能簡單區別他們的產品跟有多少人購買或使用 這些產品的人)。此外,由於難以找到適當的衡量標準,我在想,ICT4D是否有本末倒置的問題?如果我們是在一個資本化的美國研究如何測量電腦對生產力提 昇的影響(電腦已在此存在幾十年),那要在一個連獲得電腦都是重大挑戰的地方去進行同樣的測量,獲得清楚易懂的測量尺度,是否太過不切實際。

讓我們把討論拉到現實層次,看看ICT在單一國家中的角色(在我下一篇文章,我會檢視針對開發中國家的次世代ICT計畫。)在斯里蘭卡,部落客兼 ICT行動者Sameera Wijerathna調查當政府與行動電話業者錯誤應用行動電話時發生的問題。他們不將手機當成發展工具,而是為了便利。

而在「資訊與傳播科技應用在發展上」部落格上寫到:

斯里蘭卡最近一則電視廣告中有個女生收到一則簡訊,接著她說:
「我男朋友即使跟我透過手機聊天好幾個小時,還是會傳簡訊給我」
男朋友寄來的簡訊寫著:「你真美」
她回覆:「你真聰明」

大部分的行動電話業者都把手機定位成娛樂跟聯絡感情工具,只針對年輕人設計行銷。
這對手機用戶還有行動電話業者都帶來了各種的混淆與害處。人民心中有著一股負面情緒,而大部分的人,主要是金字塔底層的人,都不認為手機能對他們的生活跟生活條件帶來正面的影響…
斯里蘭卡把行動電話定位錯誤,甚至造成更糟糕的政策決定,像是政府禁止學校內使用手機 http://ict4d-in-srilanka.blogspot.com/2009/08/sri-lanka-bans-mobile-phones-at-schools.html
所以當前亟須了解行動電話在國家發展中的重要潛能,並且重新正確定位。現在也是時候引進更多娛樂以外的加值服務了。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