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希臘:群眾罷工抗爭遭受暴力鎮壓

為了反對歐元區財政長制定的第二波緊縮政策,3月11日星期四在雅典以及Thessaloniki舉行了大規模的罷工抗爭。根據公民媒體報導,這場抗爭遭到警方先發制人的即時攻擊。

永不疲倦的即時公民新聞攝影

報導抗爭及衝突的公民記者在這兩個城市裡,再次成功地用Twitter上的#griots hashtag定時上傳報導。他們所描繪出的衝突場面和國際主流媒體所報導的大相逕庭。

First teargas rounds against Athens demo (@odysseasgp)

對抗雅典抗議群眾的第一輪催淚瓦斯(@odysseasgp)

來自兩個城市,關於警察對群眾展開攻擊的報導幾乎是同時地發佈。在雅典,Odysseas在群眾剛開始動員時就在twitter發表

在Polytehnic附近,閃光彈以及催淚瓦斯從天而降…

緊接著幾分鐘後panwskThessaloniki的群眾中回報:

現在在Chalkeon教堂前,有些化學物質正被無預警地使用著!

從那時候起的四小時, Odysseas用Twitter即時地提供回報,報導整個遊行過程中警方的一舉一動,以及持續在雅典鬧區發生的衝突。他的報導還配上用手機上傳到yfrog的照片。另一方面,PanswK同樣地張貼來自Thessaloniki區域,一些規模較小、較和平的報導。

自由攝影師們在紀錄抗議時,經常為了安全因素擠在一塊兒。然而這卻始得他們容易成為警察攻擊的目標。影像記者endiaferon使用縮時攝影的方式捕捉到在最近一次的集會時捕捉到警察偷襲攝影者的畫面,再一次證明警察對記者施暴

某個正在拍攝的人被一個鎮暴警察突擊。 這個鎮暴警察搶走了他的帶子,並用安全帽打他的頭。

他們甚至也如此對待外國通訊記者:

同一群士兵攻擊一個外國攝影師。「那個狗娘養的直接向我撲來!」記者如此怒吼著。這兩件事都發生在我身旁。

身經百戰的攝影記者Craig Wherlock在Twitter上寫下Thessaloniki抗爭中的觀察,證實了稍早關於警察無預警侵略的消息

Thessaloniki這裡的警察想要惹麻煩,他們在什麼事都沒發生時刻意介入以煽動示威者 #griots

他也誇張地描述抗議者的情緒

在這樣的情形下,你要怎麼看待這樣一個地方?當退休老人們憤怒地朝警察丟雞蛋時,老師們得躲避著催淚瓦斯以求自保。

Gorillas in the Mist (Craig Wherlock)

霧中的暴徒(Craig Wherlock拍攝)

包括Wherlockendiaferon在內的一些公民記者,稍後將他們這一天紀錄的報導上傳到公民攝影記者網站Demotix。這個網站在去年十二月暴動時成立了一個專門用來報導希臘動亂的空間。

和平與暴力的影片報導

部落客Giorgos Sarris張貼了關於大規模且和平的雅典勞工抗議照片影片,把這些與綜合技術的比較,在驅逐陸軍上校私黨之後的年代裡。

另一方面,部落客GiaNT張貼了幾則來自Omonia廣場警察與擾亂分子衝突最前線的片段,與稍後在Exarchia廣場的鎮暴警察片段,這裡在社會主義政府掌權後便被警察包圍,也就是2008年12月時,15歲少年 Alexandros Grigoropoulos被警察射殺的地方

在Twitter上沉默的部長

除了大眾媒體的報導,許多公民持續利用Twitter報導並抗議雅典警方濫用催淚瓦斯及其他暴行。有些甚至直接將矛頭指向國民防衛部部長。身兼記者及活躍部落客身份的Anemos Naftilos告誡道

有呼吸系統問題的老人和孩子們。開始恐慌了。

而記者Matthew Tsimitakis思索著鎮壓的原因:

催淚瓦斯被濫用在這場示威中,@chrisochoidis;為什麼呢?這裡又沒有暴力團體。只不過是工人的示威罷了。

此外,Andreas Trianta仿效專門對奧巴馬總統的競選承諾進行跟蹤的Obameter檢視著社會主義黨政府的競選承諾。他憤怒地宣稱:

@chrisochoidis:對我們這些支持社會主義黨的人來說,這真是令人羞恥的一天。對公民們來說,在Papandreou的政府統治之下竟然無法自由地抗議,真是令人難以想像

在前一天,部長回應關於去年十二月的警察暴行,與(還未落實的)禁止使用催淚瓦斯並進行制度改革的承諾。他也證實了在眾人訕笑中啟用的警察官方Twitter帳號。然而這次他卻顯然地整天保持沉默。

律師部落客xasodikis表達了眾多部落客的共同看法,並再三引用了近幾周來每則與警察相關的新聞。

警察的新面孔看起來跟舊的幾乎沒兩樣,即使他們有了twitter帳號。

另外有個未署名的部落客非常貼切地總結了沸騰的群眾挫折感所導致的暴亂與鎮壓的惡性循環,張貼在Tumblr的「我學到的教訓」中:

人們非常地憤怒,對偷走他們金錢的政客感到憤怒,對要求他們償還貸款的銀行家感到憤怒,對墮落的媒體記者感到憤 怒,對那些想要摧毀希臘的「外來勢力」感到憤怒,對身為他們鄰居的鄰人感到憤怒。在某個程度上為何憤怒已不重要,剩下的只有使憤怒解脫的過程。[..]這 不只是一個我們面對的金融危機。如果我們想要解決這些原因,我們必須從深層的社會脈絡中去探究。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