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全球皮草與時尚趨勢起落

若各位認為經過無數環保團體及動物權人士奔走,再加上庫伊拉夫人(Cruella de Vil)等角色的壞形象,讓穿皮草已經過時,各位最好再想清楚些。

時尚界在二月既忙碌又瘋狂,紐約、巴黎與米蘭各地陸續發表秋冬服裝,模特兒在伸展台穿著大量皮草,足以讓動物權人士及環保團體氣得跳腳。

在全球暖化與諸多動物瀕臨絕種的情況下,一般認為人類應會恢復理智,重新思考自己的行為,但情況似乎並非如此,西方時尚界仍繼續使用大量皮草及異國風情的動物產品,不斷鼓勵產業界大量屠殺許多瀕臨絕種生物。

A dealer's bounty at the Quartzite annual show for art and crafts. Image by Flickr user cobalt123. U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Quartzite年度藝術與工藝展上的經銷商展示品,照片來自Flickr用戶cobalt123,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例如藏羚羊下腹皮草用來製作全球最昂貴的披肩Shatoosh,外界也稱之為「死亡披肩」,每三隻羚羊才能製作一件披肩,這種產品精緻柔軟程度能夠穿過戒指,故每件在國際市場要價5000美元至20000美元,但連新生羚羊與剛生產後的母羚羊也難以倖免。

WWF指出,過去20年間,藏羚羊數量已減少五成;「西藏高原計畫」表示,美國時尚業對Shatoosh披肩的需求,每年造成最多20000隻藏羚羊遭到殺害,若此速度不變,這種動物在未來三年將會絕跡。

Uma and Hurree的部落格Animal Rights India中,認為畜養藏羚羊和冰島的棉鳧不同,無法遏止這種動物減少的速度。

但各位,棉鳧現在是受保護動物,冰島農民撿拾自然掉落的羽毛,而不會傷害鳥類,但要取得Shatoosh羊毛,一定得殺害藏羚羊。

他們接著提到:

每次為了想將長披肩穿過戒指,就要殺害三隻美麗動物,這樣根本不合理,何況是畜養牠們只為殺害取毛?

Raja Basu認為:

「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已完全禁止國際藏羚羊產品貿易(包括Shatoosh),這種產品進口至許多國家皆屬違法, 其中也包括美國,諷刺的是,Shatoosh產品在美國時尚產業如此流行。雖然法規已存在,相關貿易卻從未消失,光有法律並不足夠,大眾必須強烈反對任何 牽涉Shatoosh貿易的人士,應該以廣泛宣傳教育一般民眾。

不過西方國家部落客也有些不同反應。

Rachel Menashy在部落格寫道:

一,人們在餐廳食兔肉,他們殺害兔子後,讓你我當成晚餐(我要強調自己從未吃過兔肉,所謂「你我」是指在餐廳吃兔肉的人),為何兔子可以列入餐廳菜單裡,人們卻不能穿皮草外套?兔子烹調前一定得脫皮,這些皮毛又該拿來做什麼?

二,如果皮草外套是陳年貨,就比較可以接受嗎?為什麼?

三,兔毛與貂毛有高下之別嗎?有些人覺得兔毛沒那麼糟,因為兔子並未如貂一般瀕臨絕種;另一方面,是否因為人類把兔子當成寵物,所以穿兔毛比貂毛更殘忍?

四,若某位顧客拒絕購買陳列在店家內的皮草外套,也會有其他人買下…

五,凱特摩絲(Kate Moss)等榜樣該穿著皮草出現嗎?她的穿著風格會影響無數女性,她是否因此建立壞印象嗎?

Denise則留言回應:

一,我寧願穿兔毛,也不要吃兔肉,吃掉牠們感覺較難以接受。

二,陳年外套應該回收,我也絕對支持此事。

三,貂是野生動物,牠們的毛皮較搶手,而且有些貂並無滅絕危機,為何不能穿貂皮?

四,同意。

五,我不在意任何人穿皮草,凱特摩絲只是證明這不是什麼壞事,太多人都堅稱「皮草是壞東西」,但我猜許多人都吃肉、也穿皮衣,這樣有何不同?

不過Barry Williams在www.helium.com的文章「穿皮草無關道德」中留言:

若我們殺牛取皮、殺鱷製鞋、殺鹿製皮,也不覺得有任何不道德之處,為何穿皮草就是不道德?我覺得殺害動物只為取板並不道德,真是很浪費,除了皮之外,我們幾乎沒有浪費牛的任何部分,肉牛也是我們的飲食來源。

人們對此事有各種看法,不過「美國人性學會」指出,加拿大去年殺害五萬隻海豹,今年將殺害388200隻海豹、灰海豹與冠海豹,都是因為人類的皮草需求;Fur Council of Canada網站則呈現2010年時尚趨勢中,穿著各種皮草的名人與風格。

美國與西方世界常決定全球時尚趨勢,但在這些國家裡,法律卻不足以抑制人們的貪念,「國際皮草貿易聯盟」部落格指出:

人們看待皮草態度變化「與皮草貿易有關,例如落實『來源保證』,確保皮草來自具備動物福利規範的國家」,這顯示人們注意到皮草產 業已在努力,要改變外界對這個產業的落伍印象,我們是個透明且規範健全的產業,主張維持動物福利高標準,也歡迎時尚設計師及歐洲委員會支持我們,歐洲委員 會最近亦認可『來源保證』標籤的重要性。

有些時尚設計師頗受皮草業者喜愛,他們表示,「瞭解人道製作過程後,便有信心使用皮草」,但這種信心是否出自於缺乏研究或知識?根據一本瀕臨滅絕動物手冊指出

紐約奢華百貨公司Bergdorf Goodman於1995年宣傳時,聲稱Shatoosh是種「高級且稀有」的素材,還發表錯誤言論,指稱這種羊毛雖來自西藏野山羊,但是毛料都來自「羚羊磨擦低矮樹叢後自然掉落」,再由牧羊人撿拾而來。

倘若亂棒打死幼海豹大量殺害藏羚羊也算是「人道」,那麼今日「人道」究竟是何意義?而人類還願意為「時尚」之名放棄什麼?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