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蘇丹:2010年選舉的美麗與醜惡

2010年4月11日,蘇丹民眾獲得24年來首次投票權,過去許多人民從出生、成長、受教育與畢業期間,都生活在單一極權政府統治之下,如今終於能初次投票。

請和筆者從國內外部落客的角度,觀察此次選舉情況。

Fatma Naib在「觀察蘇丹選舉」一文中指出:

投票程序理應自當地時間早上八點開始,我前往首都中區的投票所,現場卻延遲了一個小時。

但時間延後並未澆熄幾名六十多歲婦人的熱情,她們在外頭一直等待投票所開門。

我詢問她們對選舉一事有何感受,63歲的Khadija表示,她非常興奮,這是她身為蘇丹人的「權利」,我注意許多年長婦女與軍人都早早前來投票。

她也注意到,選民之中年紀介於18歲至35歲的人不多:

我沒看到太多18歲至35歲的年輕蘇丹選民,或許未來幾年情況會改變。

國內外觀察員都在現場,美國智庫「卡特中心」與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亦親臨現場觀選,當問及對投票程序有何感想,他表示一切似乎「井然有序」。

Girifna」(我們受夠了)團體成員表示:「我在蘇丹24年來首次選舉中,投下我人生第一張選票」:

我在蘇丹24年來首次選舉中,投下我人生第一張選票,這場選舉充滿謊言,結果早已決定,我懷疑自己是否該去投票,因為那時所有在 野勢力候選人都退出,登記期間也滿是不正常行為的證據,讓投票顯得毫無意義,但我當時仍然去投票,因為我支持的候選人雖然退選,不過他的名字仍印在選票 上,我希望藉此使用自己的投票權,反對總統巴席爾(Omar al-Bashir)及執政黨國大黨

Girifna呼籲選舉觀察團,不要替蘇丹選舉背書:

國際觀選團至今受到政府種種恫嚇,「卡特中心」於3月17日發表報告後,受到蘇丹政府嚴厲批判,報告內容細數選舉過程各階段嚴重 違法情況,例如舞弊、迫害言論及其他自由,報告亦指出,各政黨待遇並不公平,媒體報導也失衡,並提出多項建議,希望全國選舉委員會能處理選舉程序。此後政 府更屢次威脅所有國際觀察團,3月22日時,總統巴席爾公開揚言,外籍人士若「干預內政」和支持延後選舉,就割掉他們的鼻子和手指;他在4月5日又在 Jazeera州地區重申這項威脅,可疑的是,對於美國特使等人出言反對延後選舉,巴席爾卻沒有出言威脅他們不要介入國事。

在同一篇文章中,該組織亦認為,國際觀察員阻礙國內觀察員的任務:

國際觀選團面對各種迫害選擇沉默,影響國內觀察員監督選舉的空間,國內多個團體皆受國際肯定為獨立民間社會專家,但卻突然遭到通 知,不得參與全國選委員舉行的選舉監督活動,選委會不願提供文件或說明原因,國際人士默然導致恐懼及不安氣氛在選舉期間不斷蔓延,造成害怕、暴力與迫害可 能性愈來愈強烈。

Sudan Tribune認為國際觀察員在蘇丹,只是有利於執政的國大黨。

BlackKush認為,整個選舉程序最後只是場騙局:

若北部地區選舉情況都無法公平公正,南部又會如何?難道這不是同一場選舉、同一張選票、同一個選委會嗎?因為政府不說明,陰謀論 就會出現,我也相信這些傳言,因為坐實我長久以來相信的情況:SPLM將蘇丹北部交給國大黨,國大黨將南部奉送給SPLM,這將會是選舉結果,雙方各自掌 控不同地區,至於在野黨,才沒有人在意。

在野黨早已察覺這種情況,指稱SPLM與國大黨已達成協議,是嗎?也許吧,巴席爾已揚言,若SPLM完全退出並要求延後選舉,就要延後2011年重要的南部公投案,對於SPLM來說,公投比這次選舉重要得多。

Sudan Thinker質疑美國在這場重大選舉的角色:

為何美國駐蘇丹特使及卡特對選舉顯得謹慎而樂觀?要回答這個問題,人們得先注意到,美國政府立場與蘇丹在野黨態度相反。

許多在野人士要求延後選舉,美國卻強調選舉應如期舉行,無視於在野勢力杯葛或揚言更強烈杯葛,這是因為美國看待此一重要事件的觀點更大更廣,希望能落實「全面和平協議」,建立基礎及時間表,準備在2011年1月舉行蘇丹南部公投。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