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國:校園血案和社會病態

中國這五星期內共發生了五起校園血案。受害者皆為無辜的幼稚園和小學兒童,兇手都是社會不公的受害者。社會為冷血兇殺的禍首,但是主流媒體卻被告知不要對案件進行深度調查。

以下為這五起血案的摘要

3月23日,南平鄭民生殺8名小學生
4月12日,合浦男子砍死8歲小學生
4月28日,雷州男子砍傷16師生
4月29日,泰興男子幼兒園內砍傷32人
4月30日,山東濰坊一男子闖入校園打傷5名學生後自焚

ChinaSmack翻譯了對血案的一些立即反應。許多人認為,孩子們成為了社會不公復仇行動的受害者,他們批評兇手不攻擊政府官員而攻擊小孩。事實上,一張在網路上透過電子郵件流傳的照片是家長在一間幼稚園外面貼出的口號,上面寫著:「冤有頭,債有主,前面右轉是政府。」

school-slogan.jpg

這些事件與楊佳殺警事件相似,對社會都造成了深刻的影響。如同twocolds指出

在最近的變態兇手殺人事件中,他們都選擇了幼兒園和小學,相信在很多想報復社會的人心中,去幼兒園小學殺人成為了一種時尚,因為在殺人過程中,你將遇到最 少的抵抗,殺掉最多的人,造成民間最大的痛苦的恐慌,是最有效的報復社會手段。除了楊佳以外,幾乎所有殺手都挑選了向弱者下手。這個社會沒有出口,殺害更 弱者成了他們唯一的出口。

難怪政府宣傳部迅速的要求新聞媒體和各大網站停止在首頁放上相關新聞。china/divide的Kai Pan解釋說這與上海世博會不無相關。但無論如何,政府有給這些孩子們正義嗎?Twocold批評說:

在泰州幼兒園殺人事件中,新聞被控制了,這些孩子們生不逢時,死更不逢時。在相關部門的認識裡,在這喜慶的氣氛裡,這事當屬雜音。我們只知道,泰州幼兒園 殺人事件中,受傷 32人,政府和醫院一再強調,無一死亡,但是坊間又傳說,死了多個孩子。你說我應該相信誰呢?相信政府吧,那為什麼他們禁止家長見到孩子呢?

china/devide上,Stan Abrams總結了一些「報復行為」的社會意義,包括精神疾病、收入差距、缺乏控制。然而,許志永指出,不論是掩蓋事實或加強安全控制,都不能解決這個問題:

這些巨大的事件如果僅僅給我們帶來社會管理技術上的修補,我們就失去了更大社會改進的機會。這些事件,尤其是短期內連續發生一系列事件,一定具有更為深刻 的社會意義,如果我們拒絕承認這種意義,該事件的結果可能會朝著相反的方向。以個人恐怖主義五個要素來分析:社會背景 – 拆遷,社會保障缺失,社會不公等等,這些問題在有的人的頭腦裡聚集並強化;主角 – 個性偏執的個人,但如果連續出現極端個體,這就說明社會問題已經相當嚴重,受害者 – 社會中最弱者,需要指出的是,一個人能夠把行凶對象指向幼兒園的孩子,這需要巨大的力量給自己內心填充「合法性」,這些力量來自社會問題的各種信息;震撼 性 – 該事件成為一個巨大的公共事件具有內在必然的邏輯;社會整合 – 如果一個社會迴避巨大公共事件的深刻含義或者失去了整合的能力,該社會事實的意義可能是強化某種本已存在的失落情緒,這是悲劇中的悲劇

校對:Soup

1 則留言

  • Daniel

    到底是受到甚麼不公平的待遇
    要如此激烈手段?
    應該要好好探討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