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南非:世界盃足球賽將迎來32國隊伍跟…四萬名性工作者?

如果你打算前往南非觀看2010世界盃足球賽,你大概也得準備見見四萬名來自世界各地,將要湧入南非的性工作者…如果你相信謠言的話!

南非開普敦街頭,照片來自Flickr用戶candinski(2005)

印度時報網站的一篇報導這麼寫著: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據說至少有四萬名以上的性工作者即將從全球各地前往南非,準備在世界盃下個月開打之後從足球迷身上大賺一筆。

Nehand Radio的Savious Kwinika 寫到辛巴威的性工作者隨著世界盃逐漸逼近,已經往南非移動

隨著2010世界盃漸漸逼近,辛巴威的性工作者短暫離開了他們的國家,前往南非尋求更大片的綠地,全球的人權團體跟教會組織則呼籲大家拿出對策解決人口販賣跟性交易氾濫的問題。但是估計五十萬名參觀世界盃的外國足球迷帶來的商機已經吸引了許多貧窮的勞工前往掏金。

在這篇文章中的一個段落,神奇的數據再次出現

性交易對世界盃來說已經習以為常了。2006年在德國舉辦的世界盃,妓院跟性工作者都被合法規範,估計引進了另外四萬名性工作者–當然也引起了人權團體的抗議。南非的中央藥物管理局也預估,為了即將到來的世界盃,將有四萬名性工作者來到約翰尼斯堡,儘管該單位並未解釋這數據從何而來。

另一個類似故事(跟另一個神奇的數字–十億個保險套!),南非世界盃:十億個保險套跟四萬名性工作者

備受爭議地,世界盃足球賽對性產業來說就如同喜慶假日對糖果點心鋪一樣。極為興奮的群眾突然增加,共同感受著嘉年華般的歡樂,很樂意多花一點錢享受一些額外的放縱。

南非的藥物中央管理局估計將有四萬名性工作者進入南非,最遠來自俄羅斯,剛果,還有奈及利亞,以便滿足四十萬大多數為男性的外國訪客的各種喜好,以及他們在足球之外的需求。

Brett Davidson是部落客及媒體顧問,他將事實跟虛構分開。顯然,這數字(四萬名性工作者)徹頭徹尾是個謊言

我已經為了媒體上不斷重複的「四萬名性工作者」感到困惑及煩擾許久了,據說這些人將會在世界盃期間以人口走私的方式進入南非。

這個數字不斷出現(在一則由南非電視明星拍攝的反人口販運影片中,這個數字還暴漲為十萬)。儘管這完全只是子虛烏有,缺乏任何事實證據佐證。

Brett表示這個虛構的數字也在上次德國的世界盃其中出現:

一模一樣的說詞在德國世界盃之前也出現過–但是到後來,鷗盟會議啟動的調查結果發現僅有五起人口走私案例(文件號5006/1/07 與 5008/7)–是的,就五件。

我們知道,這虛構的數字每過幾年就會加倍:

早從2007年二月,線上雜誌Spiked就讓大家注意到這件事。本週Spiked又再次檢視這些無意義的故事如何流傳不息。極為有意思的是作者Brendan O'Neill發現了這幻想出來的數字如何每幾年就加倍–起自於澳洲奧運的一萬名性奴隸,然後是2004年雅典奧運的兩萬名,接著是2006年德國世界盃的四萬名,然後是南非(有人開價八萬嗎?)

但…這些數字到底從哪來?:

所以這些數字到底從哪來?這個嘛,我們看看David Bayever,中央藥物管理局副局長是怎麼說的。IOL報導中指出Bayever並沒有證據支持這個數字,他只是把未經證實的二手資訊傳了出去。他說中央藥物管理局得到德班(譯註:南非第三大城)市政府的警告,表示可能會有大批人口流入:「因為有人跟德班市政府說」,他表示,「他們聽到風聲」。所以–並不是中央藥物管理局發出的數字,也不是德班市政府發出的數字,完全只是有人聽到風聲,把消息傳了出去。但是Bayever指出這四萬名的數字後來在報導中不斷被引用,突變成了中央藥物管理局發佈的數字。

更有趣的是,這謠言還假設會有遠從東歐來的女子。到這個地步我想任何記者或讀者只有有半邊腦袋就應該能判斷這謠言之無中生有。拿Hillbrow的街頭流鶯價碼來算算看,一個人口販子在花了一大筆錢把上千名女子從東歐隱密地運到南非之後,怎樣賺都無法賺回本啊!

他的結論

獲得正確且嚴謹地研究,確保訊息清楚且有效地傳播出去對我們來說是個重擔,但也唯有如此才能確保公共政策不會因不紮實的錯誤訊息而扭曲。

在性工作的案例中,對人口販運無根據的歇斯底里轉移了人們的注意力–保障南非性工作者的人權,健康,以及安全,我們的鄰近國家對這些要求都十分尊重且嚴格保障。

Chandré Gould在他發表於TheAfrica.Org的文章中提到了同一個議題,文章標題為:人口販運及世界盃:威脅有多大?

在2006德國世界盃之前,同樣的恐懼蔓延開,擔心人口販運會在比賽期間,因為球迷的性需求激增而大量增加。同樣的擔憂也發生在2004雅典奧運前。而就如何我們在南非看見的,2006德國世界盃時,媒體也報導會有四萬名性工作者湧入,其中大部分是透過人口販賣。

但是國際移民組織在2006年球賽後立即進行調查,並沒有發現人口販運案件有任何增加,估計四萬名的性工作者傳言完全「沒有根據」,簡直是「超現實」。的確,這份(2006年九月的)報告做出結論,保釋毫無可靠資料證明性剝削人口販運以及重大活動賽事之間有關連。同樣地,國際移民組織或希臘警方也沒有發現奧運其中有人口販運及性剝削的事件。2004年國際移民組織協助希臘警方找到四名人口販運的受害人,但並非在運動賽事期間。

有理由解釋為什麼人口販運跟性交易並未在過去的運動賽事期間增加:

國際移民組織的報告提供了許多理由,解釋為何在長達一個月的德國世界盃期間,人口販運事件並無增加。一方面來說,受訪的非政府組織跟警方專家表示許多措施,如提高防範意識活動、以及加強執法等都有效阻止了人口販運。另一方面,性服務需求比原先預估得來得低了太多。這可以解釋為許多球迷都是全家一起來,因此降低男性花錢買性服務的機會。此外,大多數的球迷旅行經費都有限,所以沒有多餘現金尋芳。也有人認為因為世界盃期間很短暫,要將受害人從邊境運進來然後捆綁拘留的成本太高,人口販子很難獲利。

那十億個保險套是怎麼回事?部落客們還沒討論到這個。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