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中國:二十一週年,莫忘天安門事件

在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六四運動)二十一週年的日子,中國知識份子、前抗議領袖、行動份子、部落客、作家、一般民眾告訴我們他們為何拒絕忽視這場事件的恐怖,並且為了能記住過去,勇敢的提出見解,表達他們會如何面對未來。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中國政府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鎮壓學生領導的民主運動,造成了上百位民眾死亡。至今,該事件仍然是中國在政治上最敏感,並且最遭受壓制的話題之一。

TankMan-375x247.jpg

冉雲飛,成都的一位作家兼行動份子,指出每個人應該做的行動:

我認為我們紀念六四,不僅是要說出真相,更要從具體的實事做起。一是更為廣泛地調查六四死難者名單,不只局限在天安門母親群體,我們每個活著人特別是親歷 者都有這個責任,使傷殘資料更為具體,只有在事實的基礎上,才能使六四遭遇的屠殺更加大白於天下;二是力所能及地幫助死難者或者傷殘人士的家人,不在於你 每次捐多少,而在於你持續的幫助,讓對方感受到一種前行的動力;三是關心六四事件進過監獄的受害者,特別是關心那些底層民眾——亦即被誣為暴徒的六四受害 者,使他們能到一些基本的救助,六四事件的關注不只止步于有話語權的知識份子圈子當中;四是對六四事件作一個編較詳細的編年(月),包括後來所出的各種資 料(書籍、光碟、文章等,包括各語種),使得《六四事件編年史》逐漸完善,幫助更多的人快速準確地瞭解歷史。

王丹,當時的抗議學生領袖,表達即使中國在這二十一年來有極大的發展,中國人不應該忘記這起事件的理由:

第一, 雖然已經21年了,雖然中國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是,我們必須看到,在中國,還有很多很多的東西沒有變化。我們看到劉曉波因為言論被判重刑,請問,這 與文革時期有變化嗎?我們看到司法制度不能獨立行使社會功能,人民有冤屈只能通過上訪的方式申訴,還要受到打擊迫害,這與70年代末期有什麼不同?我們看 到,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社會不滿逐漸積累,這會比80年代更加進步嗎?任何有良知的人,怎麼可能蒙住自己的眼睛,只去看那些變化的部分,而不去看那些沒有 變化的部分呢?既然很多在1989年導致學生上街的問題依然沒有改變,我們,憑什麼忘記?!

第二, 雖然已經21年了,當時作為鎮壓一方的政府,有一天忘記六四嗎?大批流亡在外的國人至今不能回國,只因為他們不願意按照使館的意願,承認自己當年的行為是 錯誤的,請問,政府有忘記六四嗎?今天在中國,六四仍然是最敏感的詞彙,不要說民間,連官方都閉口不談,這樣的敏感度,請問,政府有忘記六四嗎?那些天安 門母親們,他們沒有任何政治動機,如果他們申請去天安門廣場,為自己死去的孩子點燃一支蠟燭,政府會同意嗎?這一切,都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當年開槍殺 人的那個政府,他們一天也沒有忘記六四。我的問題是:如果,作為殺人者,都沒有忘記;我們,憑什麼忘記?!

天安門母親,一個由事件受害者的父母、親戚、朋友組成的團體

中共權貴集團向來奉行這樣的潛規則︰謊言重復千百遍即成為事實;哪怕是眾目睽睽的事,如果人人「知其白,守其黑」,久而久之,則 如黯然無所見。中共權勢者長期以來搞「強迫遺忘」,不準提及有關「六四」的一切,以至於一些80、90後的年少者竟不相信二十一年前中國大地上發生過一場 滅絕人性的殺戮,即使偶有耳聞,也是瞠乎其後。中共當局自以為得計,以為這樣做,就似乎找到了一個可以把「六四」推向遙遠歷史年代的機會,甚至可以把「六 四」這筆血債遠遠地甩開。然而,我們從1993年6月最早公佈的16位死難者起,到後來的96位,155位,186位,196位,直至今天的203位,這 一個一個都是有名有姓有血有肉的人啊!可是霎那間他們都一齊在人們的視野裡消失了,但是,他們每個人的名字卻都赫然在目,誰能掩蓋得了,誰能抹殺得了?! 二十一年前的大屠殺鐵板釘釘,無可逃遁。現如今中共權勢者營造了光怪陸離的「和諧世界」,如果你們尚存的一點良心未泯,那麼在度過了白天的喧囂之後,剩下 來的定會是無邊無沿的恐懼!長時間滯留不去的恐懼!

崔衛平,北京電影學院的一位教授:

那些盡一切可能壓制善意言論的人們,扼殺個人與社會基本倫理、捆住基本善行(比如譚作人) 的人們,剝奪民族記憶從而剝奪一個民族自身成長空間的人們,他們是否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是否知道這樣做對於我們民族的今天和明天產生什麼樣的負面影響?他 們是否有一刻想過需要對自己的行為承擔起某種責任?結果很可能是,某一天他們即使想要承擔,也是他們所承擔不了的。到那個時候,誰來為這一切埋單?實際 上,二十一年來,我們整個社會為此而蒙受的精神與道德的損失已經多得不能再多了,無數個人所蒙受的痛苦已經不能再累積了,我們民族所付出的代價,已經昂貴 得不能再昂貴了。

張祖樺,《我的一九八九》(內容為記錄該事件目擊民眾的訪問,將於二〇一〇年在香港出版)一書的序言:

自由和幸福的生活不會從天上掉下來,要靠無數中國公民守望相助、堅持不懈、前赴後繼地去努力爭取。鮑勃。甘迺迪說得好:“一個人 每次為一個理念挺身而出,或為改進他人生活而努力,或向不公出擊,他傳遞出的希望僅產生很小的波紋,而千百萬不同能量產生的波紋互相交叉,就能彙聚成洪 流,並可衝垮阻擋我們的最堅實的牆。”千千萬萬個普通的中國人在一九八九年攜手並肩築就的道義力量的豐碑,將永久激勵著人們為追求自由生活和實現民主憲政 而不懈奮爭!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