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內陸的人們在山城建了一片海灘

去年年底,貝洛奧裡藏特Belo Horizonte市政廳在該市一個著名的廣場引發了一件違反任何自然法則的事,他們始料未及地將「海灘生活」帶到巴西的內陸山城。

貝洛奧裡藏特是在巴西東南方的米納斯吉拉斯洲Minas Gerais的首都。該市遠離海岸,坐落在環山包圍的高原上,文化生活相當豐富。次文化及嬉皮文化等在此地和平共存,且可經由各種形式的集會或活動表達他們的想法。 Praça da Estação(車站廣場)即是一個有名的集散地。

Flickr 照片: João Perdigão攝影,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貝洛奧裡藏特市可以說是從這個廣場誕生的。在19世紀末期時,這裡是舊中央車站,是該市早期開發階段人力和物資的「進口港」。至今城市北方和西方的地區仍以鐵路作為到此地的交通工具,也有火車可抵達鄰洲Espírito Santo的首都--海岸城市Vitória。如今舊車站已經被改建成工藝博物館Museum of Arts and Crafts,吸引了許多旅客到市中心來。車站前的大廣場近年來經過整修,甚至建了二座地面噴泉,但亦可把噴泉關閉以提供大型集會使用。Praça da Estação (車站廣場)是貝洛奧裡藏特市Critical Mass (單車臨界量活動)(中文)的起站,也是一年一度知名節日Arraial de Belô和其他表演或活動的主要場地,一直以來豐富了貝洛奧裡藏特市民的社交生活。或者,應該說是曾經?

去年十二月貝洛奧裡藏特市市長發布了一道法令:為了保證公共安全、維持最低的群聚集會數量、以及保存公共遺產,車站廣場必須要依法維持空曠。該道法令立即引起市民們的強烈反對,不論是將該廣場視為文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的市民,或是已納稅作為廣場整修費用的人們。部落客們討論起新法令,大膽猜測這可能只是為了準備2016年的奧運(注1),而將城市仕紳化的過程之一

一名名為Vá de Branco(Wear white)的反對者,在今年一月七日召集了約五十個要求答案的人:

為什麼安全局沒有提供機會給群眾,爭辯關於車站廣場的限制?

為什麼是車站廣場被禁止,而不是教皇廣場(the Plaza of the Pope)?

為什麼位於車站廣場上的工藝博物館,參觀人數很少呢?

貝洛奧裡藏特市各類自由集會的最大集散地在哪裡?最近的法令其限制意義何在?

從這次的集會,人們第一次對基本集會自由和當地自由文化的需求達到共識。且從之後的討論,產生一個新的想法:每週六大家都聚集在廣場上,帶食物、飲料、穿T恤或比基尼、帶毛巾和雨傘、還有鼓和吉他。也就是說,把車站廣場變成這座山城的海灘!這個想法在網路上的社交網絡中傳播,當地的居民也真的將它實現了。

Flickr 照片: Luiz Navarro攝影,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從那時候開始,Praia da Estação (車站上的海灘)就成了城市漫遊者每個星期六固定停留的地方。市民以這種輕鬆、幽默、而有力的活動來表達他們的反對和抗議,也樂了廣場周邊的街頭小販和酒吧。通常在早上11點到下午5點會開啟的地面噴泉,很奇怪地每到星期六仍維持停工,但是反對者經常都可以收集到足夠的零錢請水車過來,在群眾身上灑水。

另一個嘗試呼應「車站上的海灘」的活動是Eventões(或稱作BigEvents),這個活動號召人們帶「任何自然的東西」到一個這些東西應該會被禁止攜帶的廣場。Eventões活動聚集了許多人,在警方出面干涉群眾不可攜帶鳴笛時,也造成一些緊張的局面。第一次的Eventões活動結束之際,參加者移動到街上,短暫地阻塞了交通。直到他們移動到離廣場只有幾個街區遠,且因每週五晚上舉辦貝洛奧裡藏特市的MCs Duel而知名的店Viaduto後,活動才結束。

照片: Eventão (Big Events),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公開的部落格Praça Livre BH成為所有海灘活動相關重要資訊的來源。作者擴展了他的焦點至仕紳化、驅逐和職業等主題,也提供了團結的力量給巴西其他有名的社會運動,例如Florianópolis的學生爭取免費公車等。有一些星期六海灘活動的參加者在最近變得嚴肅且正經,開始出席市政廳的公開聽證會。第一次是在三月二十四日,雖然當地政府的許多高官--如市長Márcio Lacerda、文化局長Taís Pimentel、政府祕書Fernando Cabral和當地旅遊公司Belotur的總裁Júlio Pires--皆未出席,但反對者仍可以將他們對於用公費建造的公眾空間的使用意見,清楚地告知上述官員的代表--當地內閣院長Ângela Maria Ferreira。她向反對者保證這些情況只是暫時的。


「車站上的海灘」-公聽會-影片聲明

事實上,在五月四日時,這個法令已經被撤銷,但多了一個附加條件:在廣場上的活動現在開始需繳交最低9000雷亞爾(美金$4,950)的稅,這樣的金額只有私人贊助的表演才負擔得了

你能相信嗎?上星期二(五月四日)制定的13.960和13.961二條法令所規定的稅額,根本就是把公共廣場當成舞廳了?

的確,現在看來車站廣場將會由可口可樂公司贊助,舉辦有關世界盃的活動。食物和飲料攤販、流動廁所、大營幕、保全警衛和不可少的售票處將會接管這個廣場,而有關市政廳許可廣場使用權的相關討論會更加激烈。居民們不禁懷疑,難道這就是他們的公共空間的未來命運:任何時刻廣場的使用權都將被管制,而且要收取費用?

這些政府的干預都屬於舊計劃的模式,皆為現代城市獨尊資本主義一位論的典型例子,包括:基於階級心態的都市重整觀點、天價的基礎建設專案、觀光景點和其他項目的整修等等。

像這樣的想法切合了目前對於城市空間之功能的相關爭論。在巴西將主辦2014年世界盃及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的情況下,市民們已感受到改變公共政策的起始徵兆,這些政策自國外引起,是以權利控制人民的全球趨勢的一部分。在巴西,這樣的想法已經被許多城市,尤其是里約熱內盧和聖保羅的市民感知到,也受到譴責。

和往常一樣,奧運將會以驅逐窮人和流浪者的行動開始,製造出一種特別狀態。沒有票的人將禁止進入市區,街道會被清空,警察將會帶著警犬驅逐那些未受邀參加「英美人士」派對的人。

因此,儘管在即將來到的世界盃期間,車站廣場上可能沒有任何空間給喜好海灘的人們使用,「Praça Livre」這個行動仍會持續地為了自由的公共空間鬥爭。有人在部落格上發問,新的法令是否會像前一個法令一樣撤銷呢?答案將會由人民的公共行動所決定。而問題也就變成:這個行動的影響力將會變得多大?在未來十年,將有多少類似的公共行動在巴西發生?

(注1) 此處原文為2014年的奧運。但下文又提到2014年世界盃和2016年奧運,故譯者將此處2014年改為2016年。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