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剛果民主共和國:人權活動家Floribert Chebeya被謀殺

2010年對非洲來說可謂多事之秋。世界盃第一次在非洲國家舉辦,6個法語國家舉行總統大選,多達17個國家迎來獨立50週年慶典。17個國家中有14個法國前殖民地,2個英國前殖民地,1個比利時前殖民地——民主剛果(剛果金)。將在6月30日舉行的民主剛果獨立慶典卻因人權活動家Floribert Chebeya被謀殺而變得更值得關注。

人權組織領袖Chebeya的屍體於6月2日被發現,死因不明。 據國際特赦組織稱,Chebeya於6月1日被要求與民主剛果警察檢察官John Numbi將軍會面。他發短信給他的妻子說自己在警察局,等著與局長會面。數小時後,他又發短信說在回家的路上,要順便去一下大學。此後便消失了。第二天,有路人在金沙薩的郊區發現他死在自己汽車的後座上。屍體部分赤裸,並有女人的頭髮和用過的安全套。他口中有血跡,但沒有發現外傷。他的司機不知下落。

過去3周中,Chebeya的死成為了暴露民主剛果內部形勢的推手。謀殺調查加劇了人們對諸如謀殺、強姦等侵犯人權罪行的譴責,而這些罪行的起因大多與 礦產資源有關,這種現象普遍存在於非洲的法語國家中

Chebeya的家人原本想在6月30日慶典當天舉行葬禮以示抗議,但迫於政府和外交壓力,他們後來同意將葬禮日期定在6月26日。

自上世紀90年代初Chebeya開始呼籲人權,他被國際組織褒獎並成為標誌性人物出現在世界各地的抗議活動中。6月8日,超過50個國際機構聯名發佈公開信Joseph Kabila總統,要求他對Chebeya的死展開獨立調查。布魯塞爾的剛果僑民在民主剛果使館前進行了示威:(法語)

僑民在布魯塞爾為Chebeya示威

6月24日,部落客「剛果之友」發佈了案件的時間表和有關的最新進展,並表示:

We are outraged by the loss of Floribert Chebeya, a champion for human rights and justice in the Congo. Indications are that the repressive Kabila regime is increasingly extinguishing the voices of the people as the regime looks to maintain power by any means.

我們對Floribert Chebeya的死感到憤怒,他是剛果人權和正義英雄。有跡象表明Kabila為了維持統治,在壓制民眾的聲音上越來越不擇手段。

去年,人權觀察組織在youtube上發佈了一段視頻,尖銳批評民主剛果的現狀:

人權觀察:民主剛果的民主

2010年2月,國際特赦組織針對民主剛果國內對人權活動人士的恐嚇、迫害和非法關押發表了一篇文章 ,其中提到了之前對Floribert Chebeya的恐嚇、迫害和非法關押。

對布魯塞爾的剛果僑民來說,6月30日是抗議日。他們從今年3月開始召集一次從城市街道到民主剛果使館的大規模抗議。他們稱這次抗議為「Kaliba下台日」,明顯是針對Kaliba總統和他的政府。組織者還期望瑞士洛桑和英國倫敦的剛果僑民也在當天進行抗議。

組織者的一名負責人在她的部落格中聲明了抗議的目的:(法語)

Nous voulons protester contre le régime dictatorial, génocidaire, terroriste de Joseph Kabila et organiseront jusqu'à son départ, chaque 30 juin, jour anniversaire de l'Indépendance du Congo, un NO KABILA DAY pour rappeler à l'opinion publique mondiale la dangerosité que représente ce dictateur pour la Population Congolaise mais également pour les Populations d'Afrique Centrale et du Monde. Nous espérons rassembler plus d'un million de personnes à travers le monde.

我們抗議Joseph Kabila的獨裁統治,種族滅絕和製造恐怖(鎮壓),只要他不下台,每年的6月30日獨立慶典,我們都會舉行「Kabila下台日」抗議,來警示Kabila給剛果民眾、中非地區民眾和全世界帶來的威脅。我們預計會在全世界召集100萬人。

剛果政治部落格作者Jason Stearns6月9日寫道

So has this changed with Chebeya's murder? It's too early to tell, but it does come at a very sensitive time, just weeks before the anniversary celebrations and just before the IMF decision on Congolese debt. Also, it may open up a rift within Kabila's inner circle if John Numbi, the head of the police, is prosecuted for the murder.

Chebeya的死改變了什麼嗎?現在還很難說。不過現在的確是非常敏感的時期,不久就是獨立慶典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將對剛果債務作出決定。並且,這可能給Kaliba與警察頭目John Numbi的關係帶來裂痕,Numbi很可能就是凶手。

臨近6月30日,在錯綜複雜的事件還在發生時,Twitter用戶Kambale不希望Chebeya這麼快就被剛果人忘記,他發推說:

Amazing that Congolese have forgotten Floribert Chebeya so quickly and are back watching the World Cup. Freedom is not given, it is taken!

剛果人能這麼快就忘掉Chebeya去看世界盃,真是神了!我們的自由都已經沒了!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