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勒斯坦:遠離故鄉的綠色家園

美國詩人華特‧惠特曼說:「一旦你厭倦了生意、政治與交際,到頭來發現竟沒什麼事情可以滿足你或持續得夠久。還剩下什麼呢?唯有自然。」兩位熱愛自然的女性在這篇文章裡分享她們的想法:一位修女在修道院庭院找到家的感覺,而另一位住在都市裡的母親則在公寓陽台上實現鄉間花園夢。

魯巴‧安納卜塔維(Ruba Anabtawi)訪問喜愛植物的安潔拉修女。安潔拉修女出生於黎巴嫩,目前與玫瑰道明傳教修女會(Rosary Sisters)耶路撒冷北部的貝特漢尼那(Beit Hanina)服務。

安潔拉‧納朗(Angela Nahran)小名納拉(Najla),在家人的反對聲中就聖職。她的心意堅定,決意先在黎巴嫩服務,被認可之後接受梵蒂岡的指示前往巴勒斯坦擔任修女。那是九零年代初期的事。 […] 安潔拉在圖爾薩(Tourza)這個被田野包圍的綠色村莊長大,但那時她對植物沒什麼感覺。直到進入修道院後,幾乎所有時間都要貢獻服務,初期的適應困難與思鄉之苦讓安潔拉發現,除了照顧年邁修女與安排家務,照料植物也對她有重要的意義。

「植物是大地的榮耀,宗教是生命的意義」,安潔拉如此連結植物與接受聖職。

Sister Angela

安潔拉修女

安潔拉與植物的關係是怎麼展開的呢?

安潔拉到耶路撒冷四年後開始愛上植物,那陣子她常陪著修道院院長遊賞院內的花園。從院長那裡,安潔拉學到照料植物的基本知識與一 份對植物的深切情感。這段經驗讓安潔拉更留心周遭環境,也與自然建立起獨特的關係與緊密連結。其他的修女也跟著對植物產生興趣,安潔拉在院裡也更加出名 了。有時候她培植籽苗或修剪苗木,其他時候則看到她細心照料屋內的植物,把灰塵拂去讓葉片發亮。除了替植物澆水與修剪樹根,安潔拉鼓勵修女們多利用本土樹 木的果實,每當出門遠行她也提醒園丁不要使用化學藥劑。此外,她也引進新的樹種。這些都是修道院內外的人們所津津樂道的:「只要安潔拉在,那些樹總是活得 長長久久。」

來自阿卡(Akka)的拉莎‧赫娃(Rasha Helwa)寫了關於母親的花園

我的母親沙迪亞(Shadia或Iskander)是薩法德(Safad)伊克利(Iqrith)村的難民,但她的故鄉其實是加利利(Galilee)拉莫(Rameh)

她在拉莫附近的薩朱(Sajur)當了至少二十年的護士。

1982年父母結婚之後決定落腳阿卡(這裡是父親與初戀情人的故鄉,因此得經過母親的首肯),母親總是嚮往坐落山村的小屋,有個花園,她可以在土地上耕種喜愛的植物、蔬菜、水果與花朵。

儘管母親對阿卡城也有感情,但她還是長久渴望山林、村落與年輕農家女孩所夢想的花園。她跟大城市的淵源不深。當子女長大離開小城遠走他鄉,她夢想會結出果實與她作伴。

Shadia's garden

沙迪亞的院子

大約一年前,父親買了三個木紋花盆送給母親,就放在公寓裡那扇可以俯瞰大海的主窗上面。

母親沒有在花盆裡種下鮮艷燦爛的花朵;她栽種了薄荷、鼠尾草、紅椒與迷迭香…

在阿卡生活二十七年之後,母親找到一個簡單的平衡點, 成功地把拉莫村與伊克利村帶到這個被海圍繞的城市裡,帶到這棟老舊公寓的三樓,而且,今後她也不必上市場買薄荷了。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