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非裔巴西人爭取平權措施被拒

平權措施(或弱勢優惠方案)是巴西國會在21世紀前十年裡延宕最久的爭議問題之一,在今年六月十六日被參議院否決,獨漏於種族平等法規之外。被否決的這項政策包含臨時性法定配額制度,幫助非裔巴西人進入大學、就業市場與政黨,以及為了鼓勵私人企業跟進而設定的獎勵措施 [葡]。支持平權措施的群體表示,排除這項政策就是忽略了那段造成今日巴西社會歷史不平等的歷史進程。反對者則認為此方案挑起了對立的歧視並煽動種族間的緊張關係。

國會表決前一天,主張反對種族主義者與種族公共政策的部落格《無種族》(No Race [葡] 上,張貼了議員德莫斯特內斯.托雷斯(Demóstenes Torres)反對平權措施的理由。這位議員是在野黨民主黨的成員,相對於總統盧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的勞工黨,他解釋種族是子虛烏有的東西,因此才把「種族」、「種族的」、「民族種族」等詞彙從正文中刪除,但是他卻沒有把種族從《種族平等法規》的標題裡拿開。

人類的染色體組由兩萬個基因組成。最明顯的差異(膚色、髮質、鼻型)全由一個基因組來決定,而這組基因比起所有的人類基因簡直微不足道。

齊隆普人(Quilombola),Flickr用戶Gabriela Amorim,根據創用CC授權使用。

這種觀點忽視了政治與歷史的進程,忽略了過去曾經利用種族與科學種族主義作為剝削與殖民的論據。實際上這項爭議由來已久,影響層面亦廣,而不只是七年來國會內部的爭議而已。巴西人以為廢奴制度通過後皆大歡喜,部落格《論戰》(Controvérsia[葡] 則提出另類考據,說明非裔巴西人爭取融入與爭取補償的奮鬥遠非一般人所想像。

十九世紀末與二十世紀初,巴西社會的特點在於公眾廢奴制度、訴求社會融合與公民權等抗爭。 當時全國各地出現了由解放奴隸與黑人所設立的協會與俱樂部,成為文學、娛樂與勞動領域的一部份。 組織的主要訴求是針對「有色人種」與「有色階級」等重要議題召開聚會進行討論。在那個時候誕生了新的黑人政治詞彙,用以評估自身融入社會、訴求、行為、策略與行動,及其對既定社會秩序的抱怨與抗爭。

賈桂琳.利馬.桑多斯(Jaqueline Lima Santos)在《黑人的部落格》(O Blog da Preta) [葡]上表示憤怒,認為政府在回應巴西黑人長期索賠上忽視其歷史責任:

通過平等法規(將被民主黨與勞工黨作為競選之用)的這項協議,把黑人的歷史訴求徹底埋葬,法案排除了黑人在大學、政黨與公務員方面的配額;排除了齊隆普社群的土地權保障;排除實行非洲宗教信仰的自由,對政府需要注意警察因種族主義殺害黑人青少年這件事也隻字未提。

Flickr用戶Canhotagem,根據創用CC授權使用。

《黑天鵝運動》 [葡] 表示,政府雖拒絕把爭議性的土地還給齊隆普人,但起碼意識到了齊隆普社群應當得到公權力的不同對待。對他們而言,平等法規內有幾項值得肯定,例如在小學教育中引入黑人歷史以及肯定巴西黑人的貢獻。

種族平等法規的第一點好處,在於徹底擊垮巴西公眾社會有關種族民主的迷思,並且就此開始落實。這項法規讓國家承認加諸於黑人的不 平等負擔,承認種族主義製造了不平等,承認必需透過公共政策來克服巴西在社會、教育與經濟方面的不平等。在這個始終否定其缺陷的國家裡,拒絕改變,對於區 別了貧富與黑白的社會差距也毫無感知,這項法規解放了權利也表現了文明的一大進步。

那些反對平權措施的人,則相信問題出在種族準則而非社會狀況之上。例如里約熱內盧的這位律師部落客萬德爾.費雷拉(Vandeler Ferreira)

我無意冒犯那些根據種族因素而捍衛所謂「平權措施」的人,就我來看,這些根本就風馬牛不相及,清楚地斲害了憲法明訂的平等待遇。 我再重複一遍,自由社會裡的大學配額應當分給那些社會條件較差的人。再說我們該努力提供各階段的受教機會,甚至包括畢業之後的教育機會,開放給全民、普 遍、自由且無一例外。我們繳納稅徵,國家最起碼要把這些還諸公民。

這項沒碰到重點的種族平等法規還得經過盧拉總統同意。就算法規批准了,非裔巴西人運動也保證會繼續下去,即使他們的歷史恩怨終於被正式承認。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