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幾內亞:928科納克里大屠殺,一位士兵的證詞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09年10月11日]

以下訪談是一位幾內亞(Guinea)士兵的證詞,2009年9月28日幾內亞政府派兵鎮壓首都科納克里(Conakry)反對派的示威遊行,他也參與了這次行動。10月1日,也就是大屠殺事件發生後兩天,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adio France Internationale)的記者奧利佛.荷傑(Olivier Rogez)錄下這段訪談,隨後並放上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網站 [法]。

這名士兵在匿名的情況下提出證詞,但他的身份與職業是肯定的,並由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的西非通訊網絡證實。屠殺發生之後,各種消息來源與證詞確認了鎮壓與集體強暴的規模之大。然而,這份證詞仍包含了幾內亞軍隊狀況的第一手資料(包括外國軍人在軍隊內的職級),並預測幾內亞軍隊內部的動亂與爭權奪勢,而這在10月7日才發生過 [法]。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考量人權紀錄目的,同意全球之聲翻譯並發表這篇帶有版權的訪談,隨後也會將這份英文翻譯放上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的網站。

奧利佛.荷傑(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先生,你是位軍人,隸屬於巴塔(BATA),幾內亞傘兵部隊自主營,而你也是參與9月28日鎮壓示威活動的士兵之一。

士兵:沒錯,我參與了9月28日發生在球場的血腥鎮壓。是的!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首先我想請問一個問題,根據過去幾天的新聞,你親眼目睹子彈射向人群、婦女被強暴,情況一如其他的證詞所指稱。你那些BATA的同僚也參與這些行動嗎?

我證實那時的確有強暴行為與實彈射擊。

9月28日上午你被派往體育館鎮壓示威人群,當時你有沒有收到明確的指令?

最先出面的是警察,但由於警方與示威者無法達成共識,我們便接到指令去控制這場上頭稱作「難以管教」的反對行動。我們抵達那裡。我也在軍隊 裡。我們不能違抗命令,也就是說,我們得去控制示威者、讓他們了解幾內亞只能有一個權威頭頭,給他們一個教訓。那裡死傷慘重,根本無從算起。那景象讓我感 到昏眩,真的,我差點昏倒。死亡人數大概有一百六十人、一百八十人…我甚至沒辦法告訴你有多少屍體。我也知道週一(9月28日)夜裡,上頭要我們找回 那些屍體。我們找到了四十七具屍體然後送去埋掉,但我無法告訴你實際地點。

你也親身參與在停屍間帶回屍體的行動嗎?

我是公務員。

你被迫到那裡並帶回屍體嗎?

我們無法說不。如果你說不,你就死定了。

如果你拒絕,就只有一死?

沒錯。

所以,你那時配有武器與彈藥?

我們有武器與彈藥,而且早在一個星期以前我們就在待命狀態。

整整一個星期都在待命狀態?

是的。

你被派去控制示威人群並給他們一個教訓,當時你有沒有收到指示去殺害反對者與政治領袖?

沒有,沒人下令殺害反對者。但是要給個教訓。軍事語言裡的「給個教訓」,你知道那意味著什麼。

你可以說得更清楚嗎?

通常是懲罰他們,犯不著殺人,讓他們知道國家還在掌控之中。我們是這麼被指示的。

我們收集到的證詞中,許多人指出有大規模、集體的強暴和強徵勒索行為,例如用武器威脅婦女就範並強暴她們。你能不能指認這些士兵?或是他們所屬的軍團?誰參與這些暴行呢?

他們是總統侍衛隊的人,警察實際上裝備比較落後。不僅用武器,也用樹枝。我們什麼都東西都用,甚至要用腳踢。

你說你沒辦法拒絕執行鎮壓行動。今天(10月1日)你覺得怎麼樣?

星期一之後我就睡不著覺。沒辦法入睡。我眼前又看到那些可怕的景象,那些活著的人、那些近距離被射死的人… 在地上被射死的人…我睡不著覺。我做了好幾個惡夢。我睡不著。(嘆氣)

大家都殺人?

先生,那時候的指令是:殺人或是被殺。

你呢?你也被迫殺人?

(沉默)這問題很難回答。我說過了。不是你殺人就是你被殺。

所以這命令來自更高層級?

老實說,現在軍隊沒有什麼階層可言。你會收到大家的指令。每個人都能發號施令,每個人都在下達命令。幾內亞軍隊沒有層級之分。一團混亂。就像是稍有組織的民兵。從我們入伍到現在已經一段時間了,說真的,這就像個爛攤子。國際社會應該提供救援,要不然,我非常擔心這個國家。

我們聊了很多軍隊混亂無序的問題。你願意談談這個問題嗎?今天的巴塔如何運作?你在哪裡服務?最近是否徵募新兵?巴塔內部有沒有民兵?

有,我確定巴塔裡面混有民兵。來了些人。甚至還有從利比里亞的民兵,已經被納入幾內亞軍隊,巴塔內部沒有軍事教育,沒有任何培訓。這些新兵 是真正的兇手。說真的,作為軍人,我卻害怕這個國家。軍隊不是用這種心態來控制權力。我們理應控制權力以確保國內的完整性,並真正落實為健全的民主體制。 現在幾內亞軍隊卻不是這樣運作。我們怕得要死,真的,整個軍隊給人一種不祥的感覺。就算我們自己是軍人也怕的要命。目前有超過六百人被納入軍隊,有些來自 森林區,有些來自利比里亞。我們甚至也怕被報復。

你什麼時候加入軍隊?

2002年。

你加入軍隊然後整編入巴塔,你覺得情況有沒有惡化?

一天比一天糟。

新聘軍人是否配有武器?你有拿到新的武器嗎?現在軍營裡是否運來很多武器?

我們的軍營裡每天都在分發武器。那些新招募並納入軍隊的人都有武器。他們什麼都拿到了:手榴彈、武器與彈藥。你什麼時候進軍隊都沒關係。只 需要訓練這些人並教他們怎麼打仗,如此而已。還有些招募來的年輕志願軍,老實說,他們的用處只在維持掌權者的地位。她不想棄權。那些人就像孔戴 (Lansana Conté)總統。現在我們都看清楚了,就連我們都認清了這個領袖的真面目。就算是我們,我們在軍隊裡也被排斥。我們很憂慮,我們不能交談。我告訴你,目 前軍隊裡是徹底的無政府狀態、徹頭徹尾地混亂、無法無天!現在我們連誰在軍隊裡都不知道。沒人知道誰是上尉誰是下士。總統侍衛隊痛打托托‧卡馬拉少將 (Toto Camara)。而他們只不過是士官。幾內亞軍隊紀律全無。這樣一支軍隊,如果沒有干預部隊介入,我保證很快幾內亞就會進入無政府狀態,而且肯定來自卡馬 拉少將在阿爾法•雅雅(Alpha Yaya)的軍營。阿爾法•雅雅營地那裡有各種足以製造衝突混亂的原素。說真的,我很擔心這個國家。
版權:奧利佛.荷傑採訪,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