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沙烏地阿拉伯:女性永遠只能依賴

沙烏地阿拉伯正在趕上時代的腳步,部落客Eman Al Nafjan告訴我們該國是怎麼做的。

你是否知道沙烏地阿拉伯有個服務,當「依賴人」離開這個國家時,外交部會傳簡訊通知她的男性監護人?

男性「監護人」通常是父親或是丈夫,如果都沒有的話,就是兄弟。「依賴人」指的是妻子、女兒、跟姊妹。

Eman在假期當中花了一點時間報導:

我現在正在義大利與家人渡假,但我必須把外交部寄給我丈夫的訊息發表出來。顯然他們推出了一個新的服務,當「依賴人」離開這個國家時,外交部會傳簡訊通知她的男性監護人。訊息中不會說明依賴人去哪個國家,只會說她出國了。我的丈夫告訴我當我先前前往德國時,他也收過同樣的簡訊。

她補充道:

我是位成年女性,自食其力超過十年,但如今按照沙國政府的作法,因為我的性別,直到我死我都是一介依賴人。

這篇短文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吸引了超過93則以上的迴響。迴響內容包括支持、對宗教的質疑、跟分享類似經驗。

Kha對此感到訝異,並寫道:

我的天啊。他們還傳簡訊?一個國家既然在這種事情上頭緊追科技腳步,卻徹底在性別跟性平等議題上落後,啊。

一位署名健康實踐者的讀者也分享了她旅行的經驗:

我當時正與我六十歲的母親出國旅遊,我們發現許可已經失效,該名官員跟我說,只要女性年齡超過五十歲就可以不需要許可出國旅遊!!!

更讓我震驚的是:許多女性醫生跟博士,只要沒有獲得男性監護人的許可,就不能參加任何會議,即使這名達二十一歲的男性比她年輕,比她沒用。

對我來說,得知受過良好教育卻被視為依賴人的女性,如果沒有獲得監護人的同意,連前往沙國政府單位也不行,更別提出國了,這真是一大悲劇。

Om Lujain 接著說:

我認為他們每個人都自行決定需要許可的年齡上限,例如我媽已經五十四歲了,卻依然需要她的弟弟許可(她已經離婚)才能去旅行,旅行時還得帶著她弟弟給的許可在身上。

你是對的,一個成年女性無法自行作決定,什麼事情都必須乞求兄弟/兒子/父親/丈夫才可以達成,這當然是悲劇,。

同時 Hala 說這些投注在追蹤沙國女性上的資源應該用在發展該國的基礎建設才對。她寫道:

想到花在跟蹤女性上頭的這些金錢跟策劃,而同時我們國內的基礎建設還只是一團糟,下雨就塌,上頭的那些人啊把問題優先順序搞錯了吧…

Fawad 扮演惡魔辯護人的角色,表示不認為寄封簡訊給監護人有什麼問題:

這只是入境跟出境的簡訊服務罷了,有什麼大不了的 LOL

但是 Kha 不認同這種說法,並提出反駁:

這當然是件大事,因為這基本上是個追蹤系統。為何某人不能在沒有其他人知情的情況下自己作決定?難道說有哪個女人,或是有哪個人,沒有隱私權嗎?這些簡訊意味著這些女性不是無助就是愚蠢,所以丈夫需要緊盯不捨。你知道哪種人需要被盯著嗎?小孩子。身為專業人士的成年女性不是小孩子。當小孩自己一個人出國的時候,他們才應該寄簡訊通知,而不是對成年女性!

Jenna 提出一個新的提議:

這個嘛,我也想要有個系統追蹤我的老公…每次他跟陌生女性說話或調情的時候…請傳簡訊給我!

同時,Vicks 把議題帶向另一個層次,她說:

真是有趣的文章!!!而我感到訝異的是儘管大多數的迴響都表示他們不喜歡沙國政府這種作法(跟許多其他類似的作為),但這些人卻連對政府表現一點異議或進行某種形式的抗議都沒有(女權運動者跟穆斯林人權組織在這個議題上都消失了?)…
要是有西方國家政府在國內對穆斯林女性作同樣的事情…這些人權組織早就上街頭遊行大喊歧視跟反對伊斯蘭恐懼症了!!!

Ari 呼籲眾人起義:

我還在等這些沙國生活優渥的公主們真的作點事情還自己自由的那天,別只是整天抱怨。

在西方,擁有優渥生活跟社會地位的女性跟一般男女一樣上街頭、一樣抗爭,被逮捕,送入監獄,然後被虐待,像是被強制餵食–一切行動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得平等跟投票權。

當沙國女性,以及其他穆斯林男女,都願意付出代價爭取平等時,平等就會來到。在這個時候,有些人會去自由世界渡假,然後生活情條件差的姊妹跟兄弟們就只好繼續受苦。

到那天來臨之前,繼續快樂的購物吧!

要看更多迴響,請至原文下方閱讀。Eman 針對此議題也續寫了一篇文章。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