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揭開死亡率攀升真相

"Need Air", photo by Maxim Trudolubov, taken on Aug. 4, 2010, in Moscow

「需要空氣」,照片來自Maxim Trudolubov,攝於2010年8月4日,莫斯科

在俄羅斯史無前例的山林大火中,社會媒體扮演重要角色,部落格圈提供眾多災害第一手消息與證據,也繞過傳統由政府掌控的媒體,揭露政府缺乏責信及透明的一面,亦做為社會動員及互助的工具,取代不負責任的政府,展現網路用戶的社會責任(案例如這裡這裡)。

在另一件更敏感的議題中,社會媒體扮演更重大的角色,莫斯科居民近來死亡率突然上升,也是由部落客在八月初引起社會注意,由於高溫及空氣污染,霾害造成高齡人士、心臟疾病患者與氣喘患者難以忍受,主流媒體曾報導多起死亡案例。

原本官員否認死亡率增加,莫斯科衛生單位主管Andrei Seltsovsky後來首度打破 官方沉默態度表示,「一般莫斯科平均每天有360人至380人死亡,今天大約700人」。

但衛生部長Tatyana Golikova認為,這項數據會誤導視聽,不能當做官方說法,與此同時,媒體上滿是傳聞指出,不只是真實死亡數字遭封鎖,莫斯科醫療人員亦遭禁止以過熱或霾害做為死因。

不過在社會媒體裡,要隱瞞死訊並不容易,在部落格上,死亡變得更公開、更貼近個人,因為部落客時常會書寫自己的生活,不只是一般民眾會討論野火與酷熱造成的醫療情況,醫療人員與醫師也會在部落格上,寫下各種「傳聞」的證據。

提出死亡率攀升與引發重大爭議的第一篇文章,源於8月7日的LiveJournal用戶mamako,他宣稱在醫院任職,也描述太平間「人滿為患」的可怕情況,以及醫院病房的極端景象:

我們這棟建築物裡,所有窗戶都敞開,走廊、手術室、診療室、廁所、治療室都瀰漫煙塵,和外頭一樣,而在恢復室裡,窗戶已關上,但煙塵並未消散,40度高溫讓繃帶腐爛,再加上排泄物全都傳出惡臭。

過去24小時,本院共有17名患者死亡,昨天為16人,到今天早上,太平間裡共有65具遺體,來自本院及鄰近院所,遺體只能直立存放於地下室,因為冰櫃已滿。

救護車不斷載來許多中暑長者,但急診室醫生卻遭到威脅,不得作出「中暑或過熱」的診斷(因為這裡並不熱,莫斯科一切都很好~)[譯註:諷刺語氣]。[…]

莫斯科每間醫院處境都相同,大概只有中央醫院例外(那是官員與權貴的就診處)。

註:醫院距離克林姆林宮直走只有10公里,但誰在乎?

許多部落格都轉載這篇文章,引發諸多爭議,許多留言者質疑文章為假,LiveJournal社群Antideza_ru成立目的就是為了對抗錯誤資訊,其中一位成員仔細分析該文,第一,若改善患者處境是作者的職責,這名作者該被開除,她應該工作、而非寫部落格;第二,文內部分細節難以採信(例:沒有人會以站立方式停放遺體),不過後來Life.ru刊登一張照片,支持mamako的說法,確實出現禁止診斷為過熱或中暑。

mamako張貼爭議文章後幾個小時,便將文章刪除,另一篇知名文章的情況亦然,是top-lap撰寫給總理普廷(Vladimir Putin)的公開信,兩個部落格都在幾天後恢復。mamako解釋,是因為自己和家人對好奇記者不堪其擾,才會移除文章,例如在《Komsomolskaya Pravda》的報導指稱mamako本人也中暑,而且是個騙子。

雖然外界質疑mamako這篇文章的可信度,部落格圈不斷提供證據,關心莫斯科醫院的可怕環境,koteljnik轉載醫師朋友的信件:

若我不打開辦公室窗戶,室溫是攝氏34度到35度,但我若開窗,就會開始咳嗽,沒有人會減少工時或提高加班時數!我們不介意幫助 民眾,這是我們的職責,但政府總該支持我們一些,他們連電風扇都不買,整座醫院只有三台冰箱能提供我們冰水喝,不至於渴死!連所有必要醫療設備,都未必塞得進冰箱,[…]但他們卻要我們保持沉默!

molitva-i-post提到祖父因熱浪過世:

祖父過世轉眼已近24小時,遺體仍放在家裡,室外氣溫攝氏35度,我們拿濕毛毯裹住大體,再關上窗戶,希望減緩腐爛速度,也把濕毛巾塞在門下,我們無法聯絡到葬儀服務,付費服務也找不到,[…]

莫斯科晚上八點,已有800人身亡,葬儀服務每天最多只能處理300名死者,也沒有人員前來協助,祖父已開始浮腫,我們會用封閉式棺木下葬,但不知道何時才有人來運遺體。[…]

許多部落客也轉載這篇文章,有些留言者希望幫忙,lion_casserole詳細寫下如何在家中長期處理遺體,但仍有許多部落客覺得內容造假,有些留言非常欠缺尊重態度

若上述所言屬實,這就是個愚蠢又懶惰的俄國人,枯等沙皇到來為他善後,若所言不實(很可能造假),作者則非常可惡,玩弄其他人的感受。

molitva-i-post並未回應這些批評,但幾天後,她張貼過世祖父的照片,表示12個小時後,終於有人來運走遺體,相較於最近莫斯科平均處理速度,還算相對迅速。

部落客持續提供莫斯科民眾死亡的證據,petundermamako爭議文章的看法是:

我早上讀到這篇文章時無法置信,但幾小時後,我母親因酷熱造成心血管病發過世了,救護車前來判定死亡後,就匆忙趕往其他死者所在處,只停留五分鐘,醫師說許多人喪生;一名警員前來表示,他整天都在登記死者,葬儀運送服務得等到早上才會來,因為已忙不過來,就連葬儀社也沒打電話來,可能人員全都在忙。

知名部落客Marina Litvinovich證實此事:

我能證實一切,一週半之前,我祖父去世時,也發生同樣的事。

俄語部落格圈前輩Anton Nossik認為在這些事件通報上,呈現政府與部落格圈的新關係:

部落格上有資訊,大家是以個人身分發言,還有官方看法,[…]政府遲早會證實我們已在部落格得知的消息,政府致力於政治宣傳十年後,仍無法提供令人滿意的資訊。

在這樣的處境下,俄國部落客除了提供各種遺憾證據,也發揮另一項功能,部落客兼資訊科技專家Ivan Begtin注意到,莫斯科政府在網站上,公布首都近期死亡率資料,他指出

網站上有截至2010年7月的資料,但他們顯然不知道何謂開放資料,使用的圖表也無法分析,所以我只好自行處理資料。

他張貼幾張圖表,明顯反映出莫斯科七月死亡率大漲,換言之,俄國部落格圈不只是提供個人故事,也能分析官方資料,取代政府功能。

From Ivan Begin blog:

2009年及2010年死亡率對照表,圖表來自Ivan Begtin

社會媒體報導因野火造成傷亡的過程中,展現出部落格圈的特殊功能,無法由俄國當代傳統媒體取代,在web2.0興起前,政府能輕易壟斷並操弄死亡率資訊,只要以隱私及敏感資訊為藉口,便能忽視資訊透明的要求。

隨著社會媒體及部落格出現,政府無法再像過去某些非民主國家一樣,封鎖影響眾多人民的災害消息,部落格不只成為揭露現象的工具,更讓故事充 滿個人筆觸,讓人能與受災民眾密切互動,拜部落格之賜,外界注意到死亡率提高問題,也降低政府左右議題的能力,不能再為保護政府本身而粉飾太平。

不過notolerance_cp指出,還是有些區塊,連社會媒體亦無法觸及:

這和目前監獄內情況相比,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