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基斯坦:努力紓困──實地情況報導

自從巴基斯坦的水災變得更嚴重,我便開始考慮從事一些有意義的救濟活動。迄今,我只是幫助在木爾坦(Multan)的一所學校中暫時避難的災民。此外,我還得到朋友和家人的支持,籌了點錢,準備到受洪水侵襲的地區一趟。

建造連結兩地的通路,圖片來自Twitpic的Dr. Awab Alvi

我和幾位巴基斯坦的大學生共同創立了「我們來重建巴基斯坦」(Azm-e-Nau – Let Us Rebuild Pakistan),好讓青年朋友一起來參與社會福利活動。在這個危難的時候,正是我們發揮一己之力的大好機會,我們也和木爾坦當地的非營利組織「巴基斯坦青年兒童論壇」合作(Pakistan Youth and Children Forum,PCYF),一起踏上救濟之旅。

2010年8月15日,隨著一台裝滿食物及救濟物資的小卡車,我們展開了首次災區實地探查,前往Muzaffargarh及Mehmood Kot兩地。這兩個地方都是旁遮普省(Punjab)較為落後的地區。我們只購買大約五萬盧布(美金585元)的物資,微薄卻珍貴的首次嘗試。

我在部落格上與大家分享了這次旅行:

今天,我收到朋友傳簡訊邀請我一起參與送愛心到Muzaffargarh的活動,我立刻回覆表示參加(由於很多激勵人心的分享, 我才能做好隨時動身的準備)。上午11點鐘,我前往Ghanta Ghar,與幾位地方非營利組織「巴基斯坦青年兒童論壇」的成員一起等待出發。簡短的自我介紹後,我們便動身上路。

食物救援行第一段,由LetusrebuildPaksitan上傳

這地區完全不見任何巴國政府、官方或是來自其他較具組織的救援行動,令我感到十分不可思議。軍隊在此地的救援也僅限於一個靠近 Muzaffargarh電力站的小營區,而這小營區只是大片地區的一小塊而已。之前已經看了很多救災營還有救援活動的報導,但沒想到這地方完全被忽略, 真叫人震驚。

食物救援行第二段,由LetusrebuildPaksitan上傳

幫助被帶到城市救災營安置的災民比較有組織而且也比較方便。但是那些仍在洪水肆虐或是鄰近地區的人們更加需要援助。許多人因為帶著家畜,所以寧願就近找地方露宿而非到安全的地方避難,而選擇離開家園的人則被迫以低於原價許多的價錢把動物賣掉。

其他部分請點此閱讀。

災民告訴我很可怕的故事,詳情請見我部落格裡的另一篇文章

居於離Mehmood Kot數公里之遙的Basti Kandi Wala村中,Muhammad Hanif這麼說道:「我們的命真的是撿回來的。Muzaffargarh河道潰堤的時候,七呎高的浪掃過整個村莊。」Hanif站在流離失所的百姓身 旁,他說短期之內絕不可能回到正常生活:「除非洪水完全退掉,不然就不可能回到原來的生活,而且就算洪水退去,我們還要重建家園,還要處理濕地,更別提我 們還要繳租金給地主。」
salman-tweet.jpg
路面完全被水淹沒後,這地區與外界大概失聯了兩個星期。這邊的Mehmood Kot和那邊的Kot Addu完全沒有辦法進出。[…]35歲的Ghulam Asghar講道:「我們處於困境中一個星期,完全沒有來自政府或是任何人的食物和援助。」

從Muzaffargarh和Mehmood Kot回來後,我運用自己跟巴基斯坦最大的醫院Nishtar醫院的關係,籌備了醫療營,並請些醫生過去。

詳情請見此篇文章Azm-e-Nau組織的醫療營

經過一周的努力,Azm-e-Nau採辦了一定數量的醫療補給,並且從Nishtar找來四位醫生及一位藥劑師。原先的計畫是選 個適合的地點,搭建醫療營並駐紮下來,但考慮到災民營和災民分散四處,我們決定改成機動式的醫療救援。有三個不同的停留地點,Qureshi wala也含括其中。總共約莫診斷了350到400位病人,而且都有給予基本的藥物治療。[…]診療過程中,持續維持著一份診斷紀錄,我們保留這份記 錄,以便追蹤比較盛行的疾病,之後的巡迴診療也會針對此現象加以規劃。

有時候,要真正感受情勢有多嚴重是需要親身體驗的。在電視上看到為洪水所苦的災民可能會讓你升起一股疏離的同情感,但當我親眼看見他們,看見乾枯的 臉上布滿赤裸裸的飢餓,並目睹為爭奪食物與水扭打,我才明白這問題有多嚴重而這些人有多需要幫助。這些經驗讓我決定規劃下一次的巡迴醫療行。這次我們將會 走到Rajanpur和Jampur的偏遠地區,預計從8月27號到8月29號,共三天。

校對:Soup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