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秘魯:尤薩電影中對安地斯山生活的描述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09年2月22日]

秘魯導演克勞蒂亞.尤薩(Claudia Llosa)的電影《懼乳》(La Teta Asustada)最近在柏林影展奪下金熊獎。秘魯媒體得知消息之後,紛紛特別報導這部影片。例如,部落格「電影故事」 [西] 在評選結果揭曉前就製作了專題報導,並張貼了電影的預告片 [西]。網站裡還有觀眾迴響、得獎消息、記者招待會影片 [西] 以及導演的相關評論 [西],同時預告電影四月份在秘魯上映 [西] 的消息。

本片所引起的迴響勢必為秘魯電影產業贏得更多支持,部落格「我會對你說」的伊莉莎白.里諾(Elizabeth Lino)認為這才是最重要的 [西]。「Pueblo Vruto」的吉爾也為電影獲獎而感到興奮,他認為這將推動秘魯電影的拍攝風潮,尤其是那些描述國內動亂歲月的深刻故事 [西]。

不過,尤薩和她的電影描述了籠罩在光明之路(Shining Path)陰影之下的農村生活,重啟秘魯內亂時期的相關討論。許多秘魯部落客聚焦影片內容,討論尤薩是否夠格敘述秘魯安地斯山區的農村故事。

璜安.何賽.貝帖塔(Juan José Beteta)在「電影故事」上提到電影《瑪黛努莎》(Madeinusa) [西] 這部尤薩早期的作品 [西],故事場景是虛構的原住民村子馬納亞伊庫納(Manayaycuna)。

《瑪黛努莎》 [西] 展現了尤薩的電影藝術潛力,以及她勾勒秘魯安地斯山區社會裡隱晦關係的能力。我們必須記得(瑪黛努莎)的角色設定,她並沒有放棄文化價值與鄉村角色,反而 藉此讓自己擺脫傳統加諸的束縛。尤薩一方面把神話放上銀幕(透過攝影、服裝與場景設定),與此同時,她也宣告女性能解放自身並挑戰社會秩序的壓 迫。(…)我們看見這部關於安地斯文化與女性角色的電影,同時並置了政治正確/不正確的觀點。

有些人因此認為本片充滿種族主義並且令人厭惡,但對於我在內的其他人而言,這部電影以(我們所熟知的)挑釁矛盾,證明了安地斯山文化的大膽反抗。

《懼乳》的故事發生在秘魯的內亂之後,光明之路游擊隊的暴力肆虐才剛結束,而以鄉下所受波及最深。女主角法絲塔(Fausta)的母親在叛亂時期慘遭強暴。多數秘魯人還沒看過這部電影,其爭議來自社會或政治兩方面。舉例而言,部落格「秘魯主義者」的卡洛斯.基洛斯(Carlos Quiróz)並不贊同尤薩與她的電影 [西]:

這部片不像尤薩在歐洲兜售影片時所言,描述一位經歷內亂創傷的安地斯山婦女。這電影比較像是那位利馬女鋼琴家的故事,她很世故、故作有教養,而且是個白人女性,就像是上層階級的代表,而那位安地斯山區來的女僕則可憐兮兮、順從並迷信。

電影主張對原住民的同情,其影像卻帶有不良意圖與惡意嘲弄,將兩個世界做了誇大的比較。

民俗學專家都認為克勞蒂亞.尤薩挪用安地斯文化來拍攝電影,用以打動外國觀眾與無知的人。她才不把我們秘魯原住民當人看,而是當作好玩的角色與嘲弄看輕的 對象。他們那些白人種族主義者總是被說成高貴的好人、有魅力的人,我們這些深膚色的人卻無知又窮苦,而且很顯然得依賴那些白人。

另外,基洛斯在其他文章裡提到,在秘魯那段恐怖主義時期真有那麼多婦女被光明之路給強暴嗎

看看他們怎麼在西班牙宣傳這部片:「一則婦女被光明之路給強暴的故事」。這些人在說謊:光明之路通常不強暴婦女,是那些非法軍事集團和來自秘魯政府的軍人與警察侵犯安地斯山的婦女,我並不是替光明之路辯護,但在這裡我們得誠實點。

這份聲明引發了許多則評論,其他部落格也跟著回應。「Pospost」的費爾南多.奧布雷岡(Fernando Obregón)否定這篇說詞

光明之路成員的確侵犯了婦女。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總結報告可茲證明,尤其是第六卷章節1.5的「強施於女性的性暴力」 [西],這裡可以下載(zip格式)。軍警是犯下強姦婦女的主犯,但不可因此寬恕光明之路,更不可主張「光明之路沒有侵犯婦女」。這種說法否定了秘魯安地斯山區婦女在內戰時期經歷的災難,並在她們的記憶裡又一次「侵犯」她們。

這些討論都讓人想起秘魯經歷恐怖主義的那幾個年頭,「話語來了又走」的部落客伊莎貝爾.蓋拉(Isabel Guerra)的記憶猶新 [西]。「Gran Combo Club」的丹尼爾.薩拉斯(Daniel Salas)提到爭論的另一個部份,亦即尤薩是否夠格描述秘魯鄉下生活 [西]:

最常聽到的批評是尤薩無權描述安地斯山區的現實情況,因為(一)她對此一無所知而且(二)她屬於白人精英。我已經說過這跟現實沒 什麼關係。(…)無趣點的說法是,沒人有權利代表、再現任何人,反過來說,每個人都可以詮釋任何一個人。真正有趣的說法是,誰的詮釋具有藝術性,誰就 能提出詮釋。如果一部導演對此題材「知之甚詳」的作品只是粗俗無趣的常識彙編,那根本不能滿足我。換言之,一篇小說、一部電影與一首詩,並不像其他人所說 是因為其結果「最真實」而成為傑作。

很明顯地,該如何詮釋秘魯生活(尤其是光明之路時期)的相關爭辯才剛開始。四月份電影上映後肯定會引起更大的迴響。

更新:有關這個主題的新增連結請拜訪「全球化」 [西] 。

校對:nairobi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