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澳洲:少數政府成形

澳洲總理姬拉德(Julia Gillard),照片來自Flickr用戶Troy,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澳洲大選後談判期已結束,由姬拉德帶領工黨組織少數政府:

無黨籍議員Tony Windsor及Rob Oakeshott表態支持工黨後,姬拉德重新恢復總理職務,領導工黨組成少數政府。

工黨跨越門檻:兩位議員將權力授予姬拉德

姬拉德身上背負多項社會話題:立場左傾、未曾結婚、沒有子女、有男性伴侶、無宗教信仰,Online Opinion網站編輯Graham Young在民調網站WHAT THE PEOPLE WANT上,提到宗教造成的影響:

John Black的研究證實,與上屆大選相較,工黨本次失去基督教選民支持,但獲得更多無神論者的選票,不過基督教徒居住在重要選區,故影響力較大,無信仰者則較可能為綠黨選民。

基督教徒與無神論者-選後分析

Grog’s Gamut因為在選舉期間精準批評媒體報導,成為全國知名政治部落客,如今焦點則著重於未來:

澳洲工黨接下來該怎麼做?

我建議不要怯懦,雖然政府根基並不穩固,但若因害怕引起任何人不滿,於是毫無作為,那才是最大錯誤。

從前任政府經驗的第一項教訓,便是人民希望看到決策,縱然不受歡迎也無妨,只需關心這個決定是好或壞,只要政策良善,就該盡力推動與說明,但非信口開河。

2010大選:遊戲結束(或才要開始)

Australian Conservative編輯兼The Spectator Australia特約作者John Styles採取不同觀點:

所謂無黨籍議員支持工黨與綠黨結盟後,等於輕視選區內的保守派選民…

這兩位無黨籍議員過去均出身保守派的國家黨,John Styles對兩人皆有批評,不過Rob Oakeshoot議員遭受的炮火最為猛烈:

Rob Oakeshoot承認,自己不相信這個政黨,卻提供最關鍵的支持立場,自稱這項決定「並不自然」,但不如說是怪異?突兀?瘋狂?或者根本就是失心瘋?

代議士不該為人民服務嗎?

Sanity * Sustainability部落格主題為「永續社群,從嗜血消費主義到和平福祉及個人精神探索」,在這個少數政府中,她嗅聞到可能為僵化國會制度帶來的新潛力:

最令人好奇之處在於,儘管競選活動無聊至極、媒體報導更加無聊,且選制設計時,就是有利於兩大黨利益,讓它們能犧牲社會、服務大企業,但澳洲選民仍讓自己得以發聲。

終於

本文作者最偏愛的文章作者為Cristy,現居首都坎培拉,是位懷孕38週的女性主義者,對政治相當悲觀,她在In a garden…. somewhere寫道:

新政府終於成立,幸好是姬拉德領導的少數政府,我覺得相較於競選時期,她在執政時會更討人喜歡,我們現在該走向下一步,不過我已 懷孕38週,下一步可不容易,懷孕晚期生活與少數政府處境相仿,只是徨徨度日,不知明天會如何,人們沒興趣永無止盡地揣測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況且這些假設 背後的確切消息更少。

困土

Right Pulse的首席部落客認為,無黨籍議員的行為是種「嚴重背叛」,他主張在野黨要繼續如過去採取對抗姿態:

若要攻擊政府正當性,項目真是族繁不及備載,碳稅、能源價格、預算赤字、採礦稅等,再加上綠黨幾項較極端的政策,就有許多抨擊政府的素材。

姬拉德的血腥味尚未告終

其他人看法也相同,新成立的Australian Tea Party攻擊時帶有性意味,並聲稱因為「人民力量」,阻止Rob Oakeshoot議員成為區域事務部長:

沒有其他原因,若Rob Oakeshoot未收到逾5000封憤怒與威脅電子郵件,他就會因出賣靈肉向工黨謀取部長職,就會在今天宣布出任新區域事務部長。

人民力量阻擋反叛議員欲望

The Possum在Pollytics以擅長分析民調及選舉數據聞名,雖然使用化名,但在評估未來情況時,仍顯露立場較為前進:

在野陣營投注極大心力,希望擊潰工黨政府,卻以些微之差落敗,讓政府組織基礎薄弱,必須仰賴態度搖擺的少數議員,所代表的選民意識型態也不一致,讓結果難以獲得尊重。

他預測對在野黨與保守派媒體而言,未來路途都會很艱辛:

至少未來一年半之內,都會出現嚴重精神錯亂狀態,發生種種歇斯底里情形,取代過去12個月的政策公共討論。

精神嚴重錯亂之始

新政府上任,這是終點,亦是起點,自七零年代初之降,澳洲政局未曾如此充滿變數。

筆者撰文之時,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宣布將出任外交部長。

(個人身分揭露:本文作者自1972年起為澳洲工黨黨員)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