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玻利維亞:叔叔的故事與各式騙局

儘管這些騙局多半是書裡的老把戲,但人們還是會上當。在玻利維亞與其他南美國家,這些企圖騙取錢財的詭計通常被稱為「叔叔的故事」(El Cuento del Tío)。根據維基百科西文版,這個詞彙緣起於一個騙子編造的故事,他說自己從叔叔那裡繼承了大筆遺產,需要旅費到遠方領取。騙子說要借錢並且承諾加倍奉還。當然,這騙子再也沒有出現。諸如此類的騙局有各式版本,最終總害了某個人失去錢財或其他貴重物品。

幾位玻利維亞部落客發起串連,邀請其他人坦言自己受騙的經歷。即使他們如今能夠回顧往事,甚至自嘲這一系列的不幸遭遇,但這經驗仍值得其他人參考。艾爾阿爾托市的阿列西斯.阿爾居耶洛(Alexis Argüello)寫下他在某個市場購買二手手機的經驗 [西]。在這種以販賣贓物聞名的市場裡頭詐騙行為屢見不鮮。阿爾居耶洛有備而來,確保想買的手機可正常使用無虞。主顧雙方交涉了一會之後決定了價錢:

我說:「付你兩百五(約美金三十五元)。」

他把手機放好並說:「不成不成,價錢還得抬高點。這手機在店裡可以賣多少錢?」

「但我只付得出這些。」

他說:「嗯,隨便啦,這手機我也才剛到手。」

我邊掏錢邊說:「我可不想變成下一個受害者。」

拿到手機後,我四下張望,確保沒人走過來說「這是我的手機,年輕人你是個賊」之類的「叔叔的故事」。

然後我立刻搭上公車回到拉巴斯

他回到辦公室後手機怎麼都無法開機。一陣擺弄之後,手機裂開了而且裡面全是油灰。儘管阿爾居耶洛提防著不要上當,卻沒有好好檢查機身。他說儘管自己損失了金錢,但現在回想起來也不禁莞爾一笑,畢竟人生那麼美好,犯不著為此懊惱。

許多詐騙行為就看準了人的情感,尤其是對別人的同情心。蘇克雷的部落客佩佩.傅恩特斯(Pepe Fuentes)就碰上一次。某天有個女人到他的辦公室,哭著說她的兒子在附近小鎮剛剛過世[西]。她得找錢去把屍體帶回家舉辦葬禮。不過,她還差八十元(約美金十一元)才能付清所需費用。

她看起來很有說服力,這回就連我那顆鐵石心腸也感到不忍,我給她五十元(約美金七元)說我很願意幫忙但我只有這些了,她感激地抱了我一下然後離開。

婦人離開後,傅恩特斯開始懷自己是不是上當了,為了求證,他到附近的辦公室詢問是否有個女人來過。有兩間辦公室也給了她錢,但傅恩特斯還是半信半疑,直到他在外邊看到某件事才肯定自己被騙了。

我後來看見這女人在半個街區外的商店買酒,還跟一個男人調笑,他們看見我就跳上計程車離開了。我猜對了!我上當了!但猜對不會讓我好過些,只是徒留空空如也的錢包以及日後對類似情況的懷疑心態。

然而,不是只有成年人才會對毫無防備的人騙錢買酒。部落格「自由言語」[西]的馬力歐.杜朗(Mario R. Duran)碰到一個孩子捏造故事[西],另一個最終則說出這麼做的真正原因。

埃吉諾廣場。下午一點。

我聽見有個聲音叫著我:「年輕人,年輕人。」我看了看,是個男學生。

我問:「怎麼了」。

他憂傷地說:「我的車錢掉了,我住在艾爾阿爾托市。」

「你需要多少?」

「三塊(大概美金四十分)。」

我給了他銅板…住得那麼遠又沒有公車錢真的很麻煩。

我走了幾步之後…驚覺自己被騙了。我折回去,那男孩正在對另一個冤大頭說同樣的故事。那男孩看著我,我看著他,他當下拔腿就跑,消失在車陣中。

之後再聽到其他人編造類似的故事,我就說:「好啊,你搭哪一輛,我帶你過去付錢」…有些比較多疑的人會說:「我只是想要錢。」我問他們要怎麼花這些錢?他們說「當然是電動遊戲囉。」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