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拉圭:黃豆價漲引發衝突

本文由Pulitzer Center委託全球之聲撰稿,以糧食安全為主題,以多媒體方式呈現於專頁,分享故事請至此

隨著全球黃豆需求高漲,巴拉圭也成為全球黃豆產量成長最快的國家,但也因此引發土地產權爭議及環保疑慮。

黃豆用途繁多,包括食物、食用油、飼料及生質燃料,近年來這項產業快速成長,原因包括中國對肉品及飼料需求增加,以及歐洲發展生質燃料產業,巴拉圭等諸多南美國家都大幅提高黃豆產量,以滿足這些需求。

照片來自Olmo Calvo Rodríguez以巴拉圭黃豆及小農權利為主題的系列作品(見文中投影片)

巴拉圭目前是全球第四大黃豆出口國,僅次於美國、巴西及阿根廷,亦為全球第六大黃豆生產國,今年該國收成亦創新高,但代價是為小農造成社會爭議及土地產權爭議,也出現環保及衛生疑慮。

 

德國Rosa Luxemburg基金會的布魯塞爾辦公室部落格中,來自委內瑞拉的Edgardo Lander認為,近期拉丁美洲貿易及農業成長是種「侵略行為」,左派政府必須尋找永續的替代方案

因為國際需求快速增加、獲利大幅提高,企業化農業在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及玻利維亞都快速擴張,除了單一農業及基因改造作物產生 的負面衝擊,提高黃豆產量亦造成土地產權集中、農民失去家園,稻米、玉米、向日葵及小麥收成也受到影響,企業團體參與黃豆生產及行銷各個階段,使經濟及政 治力量大增,這也是Syngenta公司口中所稱的「黃豆合眾共和國」。

黃豆產業對巴拉圭小農及原住民衝擊特別大,許多人都被迫離家園。

攝影師Evan Abramson現居美國紐約市,記錄巴拉圭部分鄉村地區的黃豆工業造成社會衝突,他在NACLA Report on the Americas的一篇影像故事中指出:

黃豆產量增加對小農是場災難,他們多年來居住在政府分配的林地,如今得開始遷移,過去十年間,巴拉圭政府提供或非法出售公有土地 給黃豆產業在政壇的代言人,迫使農民離開,如今巴國77%的土地掌控在1%的民眾手中…自1990年黃豆產量首度提高後,近十萬小農不得不遷徙至都會 貧民窟,每年約有9000鄉村家庭因黃豆生產被迫搬家。

攝影師Olmo Calvo Rodríguez是拉美攝影師團體SUB成員,他在2009年拍攝以下投影片中的照片,他寫道,照片裡的小農共有40戶,他們在過去六年因黃豆產業被迫搬遷17次,但仍希望在當地建立自己的生活(照片依據創用CC BY-NC授權使用)。

在「普立茲危機報導中心」贊助的系列文章中,記者Charles Lane認為這是場「黃豆戰爭」,不過他也指出,失去土地的農民正在反擊,除了抗爭,甚至武裝入侵黃豆企業的土地,黃豆企業亦遭指控使用暴力。

許多農民希望巴拉圭總統盧戈(Lugo)能幫助他們,他在2008年當選總統時,幾乎獲得所有小農支持,但今年三月間,數千農民走上首都街頭,要求總統兌現競選承諾。

Kyle Tana在Council on Hemispheric Affairs網站上寫道,總統現在受到小農及國會兩股勢力拉扯

在競選期間,曾是主教的盧戈自稱是「貧民主教」,讓國內原住民及弱勢族群滿懷希望,他原本承諾要重新分配土地給無土地的農民,也要處理小農及大型黃豆公司之間的緊繃關係,但執政兩年後,真正作為卻很少。

黃豆業不斷發展,也對環境造成影響,包括摧毀雨林、大量使用有毒農業化學物等,Abramson在他的影像報導中指出,黃豆生產商每年在巴拉圭土地上使用逾600萬噸的殺蟲劑及除草劑,其中包括危害極大的化學物質,部分原因在於環保規範執法寬鬆,有些人擔心除了傷害環境,這些化學物也將損及當地居民健康,更糟的是,「巴拉圭記者聯盟」部落格的一篇文章指出,媒體並未報導可能因化學物質過量造成的疾病及死亡案例,為跨國企業擦脂抹粉:

此類負面訊息會損害黃豆企業的形象,但通常不會刊登在巴拉圭的主流媒體上,《ABC Color》甚至否認這些「農業有毒物質」(agrotoxins)會造成傷害,財經報紙《Aldo Zuccolillo》在必須報導毒害事件時,禁止記者使用這個詞彙,只能使用「農業化學物質」(agrochemical)。

墨西哥民眾Alan Raul Banda Huatay等人則對種植基因改造黃豆憂心忡忡,他看過相關影片後,在Facebook的討論版上寫道

很遺憾的是,他們只在意獲利,而非健康或農民權益,每件事都不如基改黃豆,且他們亦不評估基改作物的風險,農民只能自力救濟,試圖阻止單一作物繼續發展下去…

部落客提出各種建議,希望降低各種影響,包括少吃肉、自願建立有益環境的黃豆生產標準教育中國學生等,不過The Socialist WebZine的一篇文章指出,第一步是要強調此事攸關每個人:

要形成一項運動,首先得串連已開發國家的黃豆消費者與巴拉圭農民,或是證明相較於單一作物,種植絲蘭、玉米、豆類、馬鈴薯可能對地球更有益,相對於消費資本主義的「我」,社會主義的「我們」更可能處理這項迫切問題。

感謝Juliana Rincón ParraBelen Bogado協助收集西班牙文部落格。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