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選出首位女性總統

狄爾瑪.羅瑟芙(Dilma Rousseff),一位曾在巴西軍事獨裁統治時期下獄並遭刑求的前馬克思主義游擊隊員,已成為全國首位女領袖,贏得56%的有效總票數,她的對手塞拉(José Serra)得到44%。

羅瑟芙,62歲,是現任總統魯拉的愛徒,她矢言延續前朝政策,消除巴西境內的極度貧困;巴西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國家之一。羅瑟芙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亞的慶祝勝利場合上表示

我們不能休息,因為巴西人還在挨餓,有些家庭還流落街頭,貧困兒童遭棄養,任他們自生自滅,而毒品還到處氾濫。

她表示她的勝選是巴西民主進步的象徵,她補充說

我非常希望作父母的能透過他們女兒的雙眼,看看今天,說:「是的,女生可以做到」。

票數分佈圖明白呈現出南北的差異。狄爾瑪在貧困的巴西東北部,以及大部分的亞馬遜地區獲得壓倒性的勝利,而塞拉則在他的家鄉聖保羅州表現亮眼。

狄爾瑪.羅瑟芙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亞發表勝利演說。圖片來自Flickr用戶Rede Brasil Atual,依據創用CC-BY-SA授權使用。


巴西的部落客圈對狄爾瑪當選的消息極為高興。政治部落客Eduardo Guimãraes在他的部落格Blog da Cidadania寫了一段話

我不應該多寫。這是民主人士慶祝勝利的時刻,真理戰勝謊言,民主戰勝軍事獨裁的附庸,這些附庸想藉由一個沒有品格、能為私利而不擇手段的人來威脅民主。

以後將會有非常多的時間來研究巴西–這個在舞台上不斷上升的國家。現在是慶祝的時候。慶祝吧!在這裡寫下你的願望。這部落格是你的。 你有資格寫下任何東西,因為是你,用你的支持、你的閱讀、你的回應,讓這個空間捕捉了這美好的一仗。

盧拉萬歲!

狄爾瑪萬歲!

民主萬歲!

真理萬歲!

巴西萬歲!

Escrevinhador部落格的Rodrigo Vianna則提到期盼了很久才等到狄爾瑪的勝利,政府因此得以繼續將魯拉的成功深化,擴大社會參與、創造福利計畫、減少貧窮、加強區域及國際層次的外交關係,並深化與社會運動和工會的合作。相對於巴西右派提出的競選策略,Vianna補充說狄爾瑪的勝利象徵著偏見和仇恨的失敗,Vianna寫道:

狄爾瑪標誌著寬容計畫的成功與死硬反對黨的逝去。

左翼門戶Vermelho也列舉了一些「失敗者」,包括高度集中的主流媒體,儘管他們壟斷了選舉新聞,但是許多部落客和公民主動運動48 Horas Democracia卻成功挑戰了其霸權,他們提供另類且即時的選舉報導。伴隨這次總統選舉的也是一場黨同伐異的媒體戰:

被幾個資本主義家族集團(Marinho, Civita, Frias 與 Mesquita)掌控的傳播媒體,是這場選舉最大的輸家之一。特別舉出Globo集團及Abril出版社,後者將旗下的Veja雜誌變成巨嘴鳥陣營(指反對黨PSDB)差勁的宣傳摺頁,媒體公開支持右派候選人,有時候甚至支配選舉活動的議題;他們摘掉了多元和公正的面具。但結果使得這些媒體受傷。即便在第二輪選舉,人民也不受騙並再次迫使媒體失敗, …這一切都應作為新政府的教訓,他們可以辦理一場更為認真而平和的辯論,來研討第一次全國傳播會議(Confecom)的提議。

Vianna說,接受更多另類的傳播方式(如Confecom上建議的)並進一步將巴西媒體民主化,這將會是狄爾瑪的主要挑戰之一。另一些人則認為,她將努力擺脫她的前任兼導師魯拉的陰影。政治和選舉部落客Alexandre Campbell寫道:

2003年時,魯拉的對手是在前任總統卡多索民意極為低迷的情況下繼任,因此,比較魯拉和卡多索的執政一直有利於總統魯拉。狄爾瑪則相反,她是自聲望極高的盟友手中接棒,她不能將執政遇到的難題歸責於魯拉,同時,又不能僅是延續先前的成就。

支持者慶祝狄爾瑪的勝利。Marcello Casal Jr/ABr攝, 照片來自Flicker用戶Jornal Correio Regional,依據創用CC-BY-SA授權使用。

與此同時,有關巴西女性掌權的問題也無可避免被提了出來。狄爾瑪很少明確提到自己是位女性總統,相反地,她在性別議題中強調優先減少貧窮。但是婦女團體欣見她勝選,認為是一項巨大的成就,因為巴西婦女常被排除在決策圈之外,他們希望可藉此推動建立女性的公共政策。

資深婦權人士 Rachel Moreno也思考這個問題,上週他呼籲女性主義者勿將眼光局限在使得第二輪總統選舉散失焦點的墮胎合法化辯論。Moreno說,狄爾瑪相信:

給予黑人更廣大的空間和滿足其需求,通過刺激消費和創造就業機會來促進社會包容,家庭補助金(指家庭福利方案),辦理婦女大會及將我們的需求變成政府的政策。

不過,Moreno繼續表示:

今天,我們還要要求更多的全日制托兒所和兒童學校,更好的教學品質和更多的學校職員,以及給他們應有的薪資調整和教師培訓。我們要求婦女要同工同酬,更容易進入及更公平的職場;政治改革包括給我們一個平等的競爭環境,尊重的形象,多樣和多元的媒體;等等。

Maíra Kubík Mano, 在女性主義部落格Viva Mulher裡也強調,由一位女性領導國家的重要象徵意義,因為女性參與巴西全國政治並不踴躍。然而,她也提到最近有關墮胎辯論的可怕性質,她點出「狄爾瑪並不是一個支持女性主義政策政府的同義詞」:

事實上,如果我們考量這場(墮胎)辯論變得多麼保守,那麼說傳統上支持女性主義議程的局勢已經惡化就不會誇張了。除了一些單獨的,主要是來自婦女政策秘書處的行動,狄爾瑪政府很難扭轉這局面。

Vianna對狄爾瑪也持相同的看法,她寫道

選出一位女性是重要的,對!重要極了,我們日後可以對此有更公允的評斷。但是狄爾瑪不只是一位「女性」,她是一位敢於以秘密組織對抗獨裁者的巴西女性,舊精英不會放過她。這個烙記太鮮明了,如同四指工人一樣(指魯拉),舊集團是永遠都不會接納她的。

在魯拉的基礎上,狄爾瑪.羅瑟芙當然象徵著一個國家的新時代,這個國家的成長使西方羨慕不已。擺在她眼前的挑戰不小:她承諾使兩千萬巴西人脫離貧困,而這個國家仍然深限於高犯罪率之中,這僅是舉個例子而已。但是,憑著這南美巨人的大多數人民在支持她,未來一定會是光明的。

英文版經過 Diego Casaes校對。中文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