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女部落客圈看待首位女總統:是的,她可以!

欠缺的影像:女戰士狄爾瑪與總統肩帶。源自部落格Abundacanalha

當2011年1月擔任巴西總統後,狄爾瑪.羅瑟芙(Dilma Rousseff)將揭開巴西政治史上的新頁:在35位歷任男性總統當中,她將是第一位女性;她也將是第一位巴西女性、全世界的第18位,加入女性領導人精英俱樂部的成員,這是由現今擔任國家總統或總理的女性組成的團體。

對AdrianaTanese Nogueira而言,這歷史性的一刻無疑標誌著時代的改變,而這改變本身我們還未完全瞭解。根據這位女部落客,只有時間才能向我們窮盡展示這次選舉選出巴西首位女總統的意義:

特別要強調這次選舉深刻的象徵意義:是由一位女性當選出任國家的最高職務,而且是一位曾經以武裝抵抗軍事獨裁的女性;這就偉大了。

全國有自覺的女性都在看狄爾瑪,希望她為巴西婦女帶來公正,以及成為堅強、勇敢和有智慧的女性的榜樣。

政治左派和所有反對獨裁、重視民主、不滿鄉愿及貪污的人,都對這場選舉感到驕傲。

Cynthia Semirames藉機從女權主義的角度,來描述巴西的政治史,她指出在20年代,當她的祖母出生的時候,婦女是不能投票的,直到1932年才獲得協助決定國家方向的權利。對於Cynthia,狄爾瑪的勝選為許多巴西婦女帶來一股巨大的希望:

有趣的是,巴西第一位女總統並不非來自政界(一個以男性為主、性別歧視最嚴重的領域),她是以專業能力突出而成為候選人。這是一個範例,也是許多專業表現傑出女性的希望,這些女性受限於玻璃天花板,工作表現得不到認可,也無法晉升到更高的職位。

我們非常高興地了解到,玻璃天花板打破了,狄爾瑪.羅瑟芙選上了:她專業能力非常強,將會是一位左翼總統。

時代在變,新的問題出現,例如:應該稱呼狄爾瑪為presidente [葡萄牙文的總統,傳統字彙,陽性名詞] 或presidenta [指女總統,比較新的字彙,陰性名詞]?Dad Squarisi解釋說,這兩個字葡萄牙文字典都有收錄,但最終的問題還是與女性的話語權力有關。她指出,這個專門術語直到最近也沒有引起關注:

這是個新問題。幾年前,沒有人想過有這可能性:一位女性會真的披上總統的黃綠色肩帶,當時談論它一如烏托邦理想的假設。直到有一天…喔!真的發生了。女性選民的數目超過男性選民的,候選人開始認真拉攏婦女的選票。

回顧歷史,事實上在巴西建立共和國之前,曾經歷過三位女性領導者:葡萄牙女王瑪麗亞一世(D. Maria I),自1777年起遠距離掌管巴西;瑪麗亞.李奧波丁娜(Maria Leopoldina),國王佩德羅一世(D. Pedro I)之妻,在1822年成為巴西第一位女皇;伊莎貝爾公主(Princesa Isabel),當其父親不在國內時攝政。Maíra Kubík Mano認為上述三人均來自葡萄牙王室,更凸顯狄爾瑪作為巴西首位民選女總統的重要性,特別是巴西政治領導階層甚少女性,且在婦女政策方面仍有一條長路要走的情況下:

不論你的意識形態為何,就象徵意義來說,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事實,尤其是當我們考量到婦女在全國政治上的代表性明顯不足:最 近一屆國會的婦女席次比例,眾議院為8.97%,參議院為12.34%,這比例在2010年還下降。事實上,如果我們是以此作為推算基礎,我敢說還要幾百 年才會有今天我們看到的結果發生。

狄爾瑪將成為南美第三位女總統,就某些方面來說,如果她能追循她的同儕前輩的腳步,那將是一件好事。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智利前總統暨現任聯合國主管婦女事務助理秘書長,在擔任總統期間,內閣半數閣員為女性;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也採取相同的政策。在阿根廷,季辛尼(Cristina Kirchner)不僅批准同性婚姻,同時也推動墮胎合法化。

儘管大家都為選出第一位女總統而興奮,Edi Machado 認為民眾的心態並未有真正的改變,她堅稱魯拉才是真正的參選人,狄爾瑪只是這次選舉的名義代理人而已:

貶低狄爾瑪?不,一點都沒有,我只是認為,真正的贏家是魯拉。有一點無法否認,魯拉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實踐了他無數次參選 直至2002年當選、2006年連任時的主張,我敢說如果他能參選,現在2010年還會再當選。狄爾瑪之所以勝選是因為魯拉支持她,這是毋庸置疑 的…。我們現在只能盼望及祈禱,當我們國家的第一位女總統在做任何決策時,上帝能陪伴著她。而如果我的要求不算過份,為了這個領土廣袤國家全民的福 祉,希望上帝能協助她成為一位好總統。

A Hora da Estrela

北大河州(Rio Grande do Norte) Natal市街頭的慶祝。照片由Isaac Ribeiro以創用CC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另一方面,Alane Virgínia同意魯拉總統指定的候選人在選舉中勝選,意味著民眾同意魯拉政府施政的看法,但不同意選民投票支持狄爾瑪僅僅因為她是魯拉的保護人的說法。Alane認為,選舉結果清楚展示全國民眾想留住左派政府的意願:

據我所知,投票給狄爾瑪,是表達希望國家領導人繼續保持魯拉路線的意願。我們的選擇是有風險,因為我們選擇相信狄爾瑪基本上會繼續奉行魯拉政府的模式。

不,我不認為民眾投給一個陌生人,我認為是投給了一種還很脆弱的意識形態;這是一項信任投票。

對於狄爾瑪的當選,儘管有各種正面和熱情的反應,巴西卻壟罩在仇外言論的聲浪之中,當選舉還沒結束、還在算票時,這種言論已在網際網路上散播開來。許多不滿的選民「遷怒」於窮人、東北部人和教育程度低的人,指責他們造成選舉「不利」的結果。Lola Aronovich聲稱,這種反應的源於反對黨候選人在競選時,缺乏對國家的愛:

一個極右的部落格以令人難以置信的種族主義語言,來解釋塞拉敗選的原因:演化將世界劃分為二,文明的(歐洲人及美國白人)和野蠻 的(非洲人、印地安原住民和他們的後代,他叫他們土著[botocudos,貶義詞]),我們巴西人屬於落後的一群,根據法西斯主義精確的說,是大腦比較 小。我們應該要比照美國的選舉制度,因為這制度可以讓多數人選出他們的總統,而只有好人才會當選。另一部落格呼籲對新政府零容忍,要求藍波(藍波是什麼, 我們可能要問)變成具有毀滅性的海嘯,他們甚至在總統上任之前,就已經在叫囂喊戰:「狄爾瑪滾出去!」

要處理這部分民眾的不信任和偏見,並與立場向來相左的兇猛媒體相處,將是狄爾瑪政府面臨的諸多挑戰之一。她會運用女性的敏銳來克服挑戰嗎?反對派選民Conceição Duarte祈求,在這種情形下,總統不能因此分心,也不要忘記,巴西是「偉大,美麗、又得天獨厚的,」她所有的居民也都「充滿夢想」:

我們巴西人,我們要健康,和平,安全,住所,就業;或許更好的公共交通;衛生條件,降低稅賦,人人都有機會,婦女的平等—她們與男性肩並肩工作,收入卻比較低;學校,良好的教育品質,以及更多更多我們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

作為一個婦女、一位母親、一位祖母,我希望她尊重她得到的數百萬選票。我祝她好運!敬祝她!她也不要忘記我們!

選舉結束之後一個星期,巴西女部落客圈繼續齊聲表示:是的,她可以。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