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尚比亞:記者是狗還是守門狗?

最近尚比亞的記者在新聞報導中,不是以報導者或編輯的身分出現,而是以受害者角色出現,原因是反對黨議員給記者貼標籤,認為媒體組織被國家控制如同新聞局長Lt-Gen Ronnie Shikapwasha的狗。

在Lusaks,Munali選區的反對黨PF國會議員Mumbi phiri,因為一位國營媒體記者詢問她在選區非法賣地的傳聞而被激怒,在過去一年Mumbi Phiri皆因負面話題出現在新聞上。

幾乎沒有國家控制的報紙和廣播電視採訪尚比亞的反對黨,就算有也是負面的報導,就Mumbi 而言,她的負面報導從一年前開始出現(她與同黨的女性議員 Elizabeth Chitika-Mulobeka在國會中打架),之後她和同黨議員因為非暴力反抗罪名遭到逮捕,因尚比亞人在一場活動上揮舞紅牌抗議總統Rupian Banda政府,而Mumbi在支持活動中喊叫表示對抗議活動的支持。

在國營的尚比亞時報(Times of Zambia)工作的部落客Richard Mulonga,他寫到有關反對Mumbi Phiri在10月12日的錯誤行為的抗議遊行,在這之前,記者們提出一份請願給國會發言人:

大眾媒體的記者們成功的寄出請願給國會發言人Mwanamwambwa,表示反對Munali選區的國會議員Mumbi Phiri。 Chipangali選區的國會議員Vincent Mwale很高興收到請願書並且交給發言人,依照著議員該有的規矩和程序。我們現在等候議員的行動決策如何發展,大眾之後將得知我們請願的結果。 請忽視某些人已經污衊的跟還想污衊的「壞媒體」和負面說詞。這些人有自私的動機和目的,唯有時間可讓真相被顯明,我們知道這些人都像是人質,沒有自己的意 見想法,他們在其他人的戰鬥中廝殺,只為一份微薄的薪水或一些讚美。其他人則是想被喜愛。這些人把尚比亞的媒體視為一個供他們達成自私目的的平台。 我們帶著海報、唸著標語遊行,從Arcades購物中心到議會,最後通過大東路,我們的警方同志有禮貌地接待我們,要是在幾年前,這些行動會在嚴重毆打之 下被終止並且在拘禁室中度過痛苦的幾小時或是一夜。

然而這些情緒激動的記者顯然不受大眾同情,大眾普遍對國營媒體的報導不滿,尤其在針對反對黨的新聞上。 尚比亞國家廣播公司的公關經理Mirriam Tonga在Zambian Watchdog網站上表示該公司員工也會參與抗議遊行,一位自稱 Munthu的讀者回應:

我們也將會組織一個反示威活動來反對這些教不會的「狗」(大眾媒體記者),他們從不懂得去體察大眾對報導中呈現出的無能與偏頗, 感到多麼憤怒和挫折。他們需要記得,不是只有MMD成員付3000元的電視執照費。每位付錢的尚比亞人,不管是否依附黨派,都是這些狗的主人,有權獲得不 分黨派的公正報導。

另一位自稱Bishop Alistoto的讀者寫道:

我也會加入這示威,集合點在哪? 我參與的目的在於要增加示威人數,吸引所有尚比亞人和其他國家的人注意並知道公共媒體員工之所以被叫成狗歸咎於他們散佈資訊的方式。 稱你們為狗的唯一錯誤,就是你們教不會,因為狗是教得會的,只要看國家地理頻道的dog wisper節目就知道。 ZNBC, Daily Mail, ZANA 和 Times of Zambia的訓練課程和世界上其他國家不同。大概是在海珊政權下的伊拉克或賓拉登手下唸得新聞學吧? 不管怎樣,告訴我集合地點,我會參加的。

然而,Mumbi女士在抗議遊行前對她的言論作出道歉,加上部分媒體工作者組織代表的反應,使遊行籌備變的混亂,例如尚比亞新聞協會(Press Association of Zambia)的副主席Amos Chanda在Lusaka Times雜誌中被引述,表示他接受道歉並退出示威遊行。

根據 Lusaka Times的報導,在她的道歉信中,Mumbi女士說她沒有稱她質疑的那位記者是「狗」,而是「守門狗」,並表示她尊重每個人,沒有理由會說這些人是「狗」。

「這是一個對事實蓄意的不實陳述,扭曲了我的意思,我實在沒有理由會說這些人是「狗」。儘管如此,我想要對那些受到不實陳述和蓄意扭曲話語而受傷的人致歉,這絕對不是我的本意。」她說。

Alter Boy對Mumbi女士的道歉作出回應:

我接受道歉,同時相關記者應該繼續檢驗自己的所作所為,現階段道歉可以(對於用語選擇錯誤),但我相信如果她是真心的,那麼她說的話中是有些意涵的。

Mafosisa同時批評國家媒體和獨立媒體:

記者請懂得不要以大欺小。可憐的Mumbi女士說她犯了錯,並且為此道歉了,你們還想要怎樣?同一個時刻,政黨和政府正在忙於 騷擾記者,有時還在機場毆打你們,而你們什麼反應也沒有。事實上政府推行媒體管制在某種程度上奪走了所有言論自由,但卻沒有人挑戰。為什麼你們如此的無能 呢?沒有道德的國營媒體和缺乏正義的獨立媒體。你們所有人只顧慮到薪水和回扣。我不道歉,因為你們所作的比 Ntweno更糟糕。

Mpangula認為反對國營媒體的批評是公正的。她從六個月前便停止收看國營媒體:

我已經停止收聽國營的ZNBC 跟廣播節目有六個月了,我現在變的更聰明且不曾錯過任何真正的新聞。

說話時間(Speaking Times)建議尚比亞的網友客觀看待且欣然接受她的道歉:

我不認為有任何理由─我們應該在為他人遭到羞辱感到高興。讓我們以客觀的態度參與辯論或寫作部落格…Mumbi的道歉應該要獲得欣然接受,但當人們看見傷害即將造成時,不應該只會道歉。她應該早點澄清…記者們回到工作崗位,這議題已結束了。

這會成為國營媒體記者的轉捩點嗎?他們能否藉由普遍關注尚比亞所有人民(而不偏頗),來證明自己真正獨立於政府控制之外呢?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