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奈及利亞:回看十五年前遭害的一個社運人

十五年前的十一月十日,在奈及利亞(又稱:尼日利亞)社會運動裡享負盛名及對石油工業直斥其非的沙羅維瓦(Ken Saro-Wiwa)和他的八名夥伴被處以極刑。沙羅維瓦以非暴力手法為受到石油工業蹂躪的奈及三角洲奔走而聞名於世。他是許多奈及尼亞人的英雄,而他被處死使國際社會群起反對惡名昭彰的阿巴恰(Sani Abacha)專制政權,以及皇家荷蘭殼牌公司(Royal Dutch Shell)的營商手法。

沙羅維瓦和他的八名夥伴有「多奈族九君子(Ogoni nine)」之稱,他們被指謀殺為他們的故鄉Ogoniland發聲的組織裡一個敵對派系的四名首領。 沙羅維瓦和其他八名多奈族生存運動(Movement for the Survival of the Ogoni People)的領袖被交由一個阿巴恰政府組成的特別軍事法庭審訊。這個被認為腐敗的法庭,讓差不多所有辯護律師都為抗議而拒絕再出庭(法庭上的證人其後亦承認被賄賂作假證供)。即便如此,他們九人仍被判罪名成立及處以死刑。縱使國際間對此強烈不滿,在宣判不久他們就被吊死。

Blacklooks部落格的Sokari憶述沙羅維瓦被處死當天:

我仍然記得那一天,是星期五。就在行刑前的一個星期,各國元首、宗教領袖、人權組織和許多人還在你一言我一語地向阿巴恰將軍呼 籲,企圖制止行刑 ,直至我們終於說服自己一切都是徒勞無功。我清楚記得,那個星期六早上電話鈴聲響的時候,我躺在床上,直視天花板。一個在 Port Harcourt的親戚打電話來,確認我早就料到的事已經發生。八名多奈族生存運動的成員,包括:沙羅維瓦、Barinem Kiobel、Fexlix Nuate、John Kpuinen、Daniel Gbokoo、Baribor Bera、Nordu Eawo、Saturday Doobe及Paul Levura,都已經被處死。

Myrne Whitman寫出沙羅維瓦對她的影響:

(沙羅維瓦的著作)指出他看見就在他身旁發生的破壞。油公司在 Ogoni的土地下榨取財富,卻以使土地污染,變得無法使用為回饋。那些著作使我了解世界正如何運作,以及為什麼我要盡可能闡述我對事物的觀點。

在NigeriansTalk部落格,Temie Giwa以文字懷念沙羅維瓦:

沙羅維瓦在我的意識裡一直是個英雄… 我十分敬仰他對國人的熱情和承擔。即使在遇害兩年前他就預料到自己的死亡,他堅持抗爭的勇氣逼使我在嘗試終身服務人群的同時要無所畏懼。我希望能夠仿效他對文學的堅持,特別是要求嚴格的諷剌文學,並且他對事業的熱情。 他是個堅守信念的人。雖然他討厭戰爭,但是他會跟那些剝削他國人的人們戰鬥。他是個平和的人,為了他所沒有犯過的惡行而死。他是奈及利亞精神的最佳展現,亦因此我對我的民族抱持希望。

在那個十一月十日的行刑後, 多奈族九君子的家屬控告在區內營運的主要石油公司殼牌。他們指控這家跨國企業涉及多宗反人道罪行,與阿巴恰政府串謀施行酷刑、槍擊、非法禁錮及其他由阿巴恰政府執行的殘害。在二〇〇九年六月,就是在經歷十四年後,殼牌在無須為九條人命負責的前提下,以一千五百五十萬美元為代價進行庭外和解。在司法程序完結後,英國〈衞報〉報導了一些機密文件,揭露殼牌在行刑當年的公關策略:在一連串的內部備忘裡,該公司勾劃出如何「建立同盟、孤立抗議人士和轉移視線」的盤算,令「中間路線」的社運份子認同她的主張,以及拉攏傳媒。

請瀏覽沙羅維瓦紀念網頁,收聽有關尼日爾河三角洲地區的最新情況,或多奈族生存運動網頁以取得最新資訊。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