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何不改變時區?

俄羅斯時區圖來自Wikimedia Commons

一年前,俄羅斯總統梅德維德夫(Dmitry Medvedev)提出重新劃定國內時區的構想,他在聯邦議會年度演說中特別提到,此舉能促進區域及首都共存。幾天前,相關訊息又出現在新聞入口網站Primorsky Krai上。

這個想法並非前所未見,區域議員Gennadiy Lazarev一年前也曾在網路引起相同討論,他建議更改時區,讓莫斯科與其他區域的最大時間差從七小時減至四小時,但未帶動太多進展與改變。NNN指出,這項提案是源於2008年12月至2009年1月的海參威抗爭事件,人們手持日本國旗,走上街頭抗議禁用方向盤在右側的汽車,當時莫斯科地區仍在睡眠時間,讓政府反應慢半拍。

2010年11月17日,Primorsky Krai區域議會再度討論更改時區一事,考慮讓當地與莫斯科拉近一小時,並打算向總理普廷(Vladimir Putin)提案。

新聞入口網站VL.ru報導,地方首長Sergey Darkin最先發起這個構想,而當地民眾也很關心此事,但不滿政府忽視輿論。

遠東區汽車入口網站Drom.ru不僅讓人們討論汽車話題,也關心社會政治議題,全球之聲曾報導其中的成功經驗。

這個社群亦未忽視更改時區的話題,Jokky指出,本案在議會討論時,不會在平常供大眾旁聽的會議室,而是在八樓一間小會議室,一般民眾無法進入;議會官方網站駁斥這項消息,強調議事正常在大會廳舉行。其他人則建議政府取消冬天或延長白晝,因為中央政府神通廣大,地方政治人物總是亦步亦趨。

Deita.ru提及調整時區的多項優點,例如在中國採購會更方便,中國與Primorsky Krai地區的時差在夏季為三小時、冬季為兩小時,中國各地只有一個時區,Deita.ru則質疑,當地與莫斯科的時差何時才會從七小時縮減為四小時;既然中國並未抱怨,更改時區後,俄國中央政府執政會更輕鬆。

Seryi指出

我是官僚代表多年,海參威與莫斯科的互動關係中,只與時差稍有關係,有時我們會在早上接到中央的指令,要求我們在前一晚執行某項 工作,但這種頻率極低,不會嚴重影響整體工作;另一方面,若中央真有需求,他們總會隨時找到官員配合,但就我的職務而言,這種情況十年來只曾發生過一次, 所以我覺得時區問題完全是人為誇大造成。

許多本地企業確實都順應莫斯科時區,延長工作時數,縱然過去在蘇聯時代,也不是個大問題,Ученик 5 класса指稱所有官員以前念書時,地理科一定都不及格,還會覺得地球是平的,他建議效法古代人,依據太陽位置與日光時間過活。

Алексей大喊

該死,如果一切不那麼悲哀,應該會很好笑,我國是一群白痴組成的嗎???我不認為人人都是白痴,但這個想法的發起人和支持者腦袋 顯然有問題,如果和莫斯科協作不方便,就把工作時間挪移幾個小時,其他人為何得受累?[…]我們在夏天下班後,還能去海邊,而現在[…]人們在工 作後,得趕在天黑之前回家,為何議員不依據邏輯和大眾要求行事(虧他們還是「人民代表」),而是遵從官員的商業利益?

這些問題可能得不到解答,反對調整時區的網路連署共累積250人簽名,雖然社運人士想針對改變時區舉行公投,這個連署數量還未達法定門檻。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