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斯洛伐克:網民議論中國競投公路建設

斯洛伐克交通部長Ján Figel最近表示因為中國道路建設業者在該國以極低價格進行傾銷,故不會按機制自動將有關工程交予中國業者興建。

即便如此,一家中國企業在波蘭仍然透過比市價低百分之四十的價錢成功標得一份高速公路的建築合約。在捷克,一名政府官員表示:「興建五公里高速公路就能對市場上其他參與者的行為產生強大而深遠的影響。」

捷克和斯洛伐克當地企業的看法也大致相同。斯洛伐克建築業公會的Zsolt Lukáč質疑:「問題是要避免他們佔去本國人口的就業機會。當我們的國民失去工作,斯洛伐克會變成哪個樣子?」

網民對此則眾說紛紜。

branco7

我是個理想主義者嗎?我試著總括中國公司潛在的優點。一、價錢低,對斯洛伐克納稅人就是減省建築費;二、為我們那些離開「國家」 企業(就是非常依賴國家指令運作的企業)的工人提供就業機會;三、如果需要借貸,可能有更好的還款條件,因為中國企業會利用該國的銀行融資;四、還有一項 重點,那就是他們國家也一樣貪污腐敗,斯洛伐克的政客沒有損失賄款之虞[…]

而缺點是:一、降低斯洛伐克企業的過高利潤;二、對施工質素要更嚴格控制;三、更多人要求政治庇護。

svihrnak

當要開設汽車工廠時,我們因為那是外來投資而投放數以十億計的資金,然後才貫徹自由市場而停止資助。跟現在情況不同的是,之前政客將我們的財產供手讓人 …當現在有機會省錢… Figel因為道義理由而反對…

morgul

能夠擁有一條由中國資助興建的平價公路不是很好嗎?我不明白這跟利用歐洲資金進行融資有什麼分別,或許Figel可以解釋,譬如,對農民的資助是不是在扭曲市場。這可能因為由中國企業興建公路並不能索賄,所以Figel不喜歡。

muž, ktorý sadil stromy

只有他們會帶來他們的工人、水泥、瀝青、機器… Figel和其他節目嘉賓在電視都是這樣說的。

maros_19840在回應時說:

直接來說,這沒有問題。斯洛伐克人可以做其他工作,一些他們更喜歡,更具滿足感的工作。

blingotik

部長的行為很奇怪,常常說我們會以歐盟資金興建公路。到現時為止,他仍然不明白歐盟資金都是從會員國的附屬機構而來。

Simple Jack

如果我是個部長,我會欣然接受(中國企業的低價競投),並且關心斯洛伐克人獲聘的比例。在國家資金以外的支援不可能是一個障礙。我不明白這個部長的論據。

Brejk在回應時說:

如果在昂貴的本國建造費和中國的廉價公路之間的分別是會影響他政黨的收入來源,那麼部長的「論據」是可以理解。

the new guy

對於未知的事情產生恐懼毫不理性。當中國企業獲批第一份合約時,Siroky(一家斯洛伐克公司的東主)會…對自己說,好,我會降低利潤,以價錢競爭…我會比以往賺得少些但我仍然會有利潤…這就是市場的運作…

Hastamanana-copacabana回應:

這將永不會發生,因為Siroky的公司會相應行動,姑且叫作「說客式先發制人」。他們已經這樣做,其中一項証據就是Figel的態度…

lmlk

優點:六億歐羅。缺點:失去五千個職位。狀況是每一個職位對十二萬歐羅。六億歐羅可以創造多少職位?

Tip O

這不過說明Figel不願意儘可能低價興建公路,卻願意讓適當的人賺錢。

Sionista

但有趣的是他並不介意賤價傾銷他的物業。

(按: Figel在他所屬的基督民主黨在首都舊城區有強大影響力時,在那裡購入一個單位。事件今年被揭發,他遂決定基於道義責任將那個單位捐出「作公益用途」,然而至今外間對單位捐出後的用途仍所知不詳。雖然 Figel保住黨領袖的位置,但是他所屬的政黨並没有為最近的市長選舉派出候選人。)

sivamys

為強大的外國投資者進入斯洛伐克市場提供稅務優惠和其他特惠措施對他就沒有問題?當本國企業被外國企業清算的時候他在哪裡?

satur

本國企業建造公路的費用比中國企業高昂是因為這裡的政客收受賄款,無論是誰在執政。

janomacek

有何不可呢?相對於Figel,我比較喜歡捷克官員的立場。作為一個僱員,我預期中國企業會聘請本國人民。如果是這樣,那就什麼 事都没有,而且我會歡迎中國企業。至於用作傾銷的價錢?那是誰的問題?我們都在買中國貨。我甚至會考慮讓一些中國人加入本國政府,或許我們可以就這樣大幅 降低赤字。

mab dell

如果是歐盟資金買單,那就必須尊重歐盟的反傾銷規則。或者,讓中國企業建造,但預期不會有(歐盟)援助。我懷疑這樣最後還是會便宜一點…

dede1

我不要共產黨公路。

bertold回應:

那麼你不要在介乎布拉提斯拉瓦和Piestany(在共黨執政時期建造)的公路上駕駛了,那都是共產黨的。

petuldo

我們要注意一點。他們在捷克也是在考慮,但是有個問題。中國企業能夠廉價築路是因為他們的政府在提供資助以開拓歐盟市場。所以每公里道路能比較便宜是因為部份是由中國納稅人買單。我想那裡的人並不那麼富裕,而且我也不太同意這個做法,因為我沒有興趣剝削其他人。

kuzmic

我明白Figel。向一個本地供應商索賄遠比向中共容易多。特別是因為Figel知道他不會永遠是交通部長。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