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我現在宣佈你們成為朋友

關心社會型態的人請注意,一個叫做「婚約伴侶」的新範疇已然成型。

tomo-fuhfutomo指「朋友或夥伴」,fuhfu是「已婚夫妻」)是作家牛窪惠(Megumi Ushikubo)新創的詞彙,泛指有名無實的婚姻伴侶,他們可能有小孩,但也僅止於此。這類婚約「友人」相隔甚久才見面,不怎麼相處,更沒有性生活。

牛窪惠在新作《ただトモ夫婦のリアル》(婚約伴侶的真相)首次提出這個新分類,她以受訪的數十對伴侶為基礎,針對那些為求便利決定與朋友而非靈魂伴侶結婚的人,調查其婚姻狀況。本書還描述許多夫妻的共同體驗,因為愛情淡去或從來就不存在,到頭來不過就是「婚約友人」。

照片由Mr Hayata提供,依創用CC條款使用

一位部落客評論(日文)書中某個段落,並說她把書借給丈夫看。

當我讀到這段時嚇了一跳…
「生小孩後不到三年,對丈夫的愛不再」噗。
「有些人(女性)在養育小孩的過程中,開始覺得老公沒什麼用」嗯。
「老公的行為跟小孩沒什麼兩樣」噢。
有時候不必三年,只要三個月這些症狀就開始出現。這可一點都不好笑。

近年來,許多人跟牛窪惠(她也寫了一本書討論日本的草食男)一樣,試圖替日本社會裡不斷冒出的社會趨勢命名:對女性不感興趣的異性戀男子被稱為「草食男」,而「婚活」也成為日常用語。

Tomo-fuhfu看來不過是另一個新詞,唯有時間才能定奪這是賣書噱頭、幫顧問公司招攬生意,抑或是社會深層轉變的標記。

yomo認為(日文)這種新的婚姻生活概念屬於年輕的一代,他們把機會均等視為理所當然,而個人的空間與時間也是必需。

他們是已婚夫妻,這點毫毋庸置疑,但兩人各自擁有冰箱裡的東西。換句話說,食物上面有他們的名字。
就算他們同住一區,但是可能住在不同的房子裡。每逢假日或空檔,其中一人會到伴侶的住處消磨時間,這就是所謂的「週末婚姻」。
這可能是因為他們不喜歡自己的活動被干擾,或者不希望被限制自由。
與其說他們的關係很差或糟糕,不如說他們需要保留自己的空間與另一半相處。
由於男女關係已然轉型,我認為這樣的心態絕對合乎邏輯。

By Naoya Fuji. CC License

照片由Naoya Fuji提供,依創用CC條款使用

有關婚約友人或婚姻伴侶的討論,經常帶起日本已婚族的性生活與低生育率等議題的評論。例如,這個部落格報導(日文)三分之一的已婚族沒有性生活,另一個則引用(日文)保險套製造商杜蕾斯的統計,指出2008年日本人的性生活次數在二十六個國家裡排行最低。

雖然看來很難對此進行精確的統計,ayikes認為(日文)缺乏性衝動是tomo-fuhfu的特徵之一。

對這類伴侶的說明可能是:

  • 雙方都重視自己的時間
  • 他們沒有「時時刻刻在一起」的想像
  • 回鄉省親時回各自的老家(就算有孩子)
  • 欣然接受週末婚姻、通勤婚姻、分住婚姻等形式
  • 丈夫是「草食性ikumenikumen意指對養兒育女十分積極的男人)的比例極高
  • 只有計畫生小孩時才有房事或親密的身體接觸
  • 兩人都在外工作
  • 若夫妻同住一屋,會整齊地制定各自的領域

這位部落客解釋,符合上述一至多項標準的伴侶也許看來關係「冷淡」,但這種婚姻關係形式卻回應了特定的社會需求。

在日本,為了回應社會需求,這種安排方便又有用。已婚狀態讓你備受信任,你的社會角色也得到肯定,一旦結婚,大家就把你當正常人看。
眾人以不同的眼光看你,你也不必被父母、親友、上司同事或不熟的鄰居追問:「你結婚了嗎?為什麼還沒結婚?你沒辦法嗎?」你不必再為這種小事感到尷尬。
對那些根本不想結婚的人來說,最好的解套方式就是成為「婚約友人」。

婚約友人少有類似「必須是某先生或某小姐」的限制。
「我永遠愛你」這類誓言也不必要,因為他們是朋友。
財力資助與提供也不需要,因為他們是朋友。
雙方關係平等,能夠彼此商量、談天,因為他們是朋友。
丈夫該這樣,妻子該那樣…這種老舊死板的規則不再適用,因為他們是朋友。
重視各自的生活方式,時間允許的話也會一起玩樂,因為他們是朋友。
輪流做家事,因為他們是朋友。
當其中一人受傷或生病,另一人會前來照顧,因為他們是朋友。
你覺得如何?好像沒那麼糟不是嗎?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