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網路政治模式相互競爭

今年秋天,網路對民主的利弊在美國等各地區成為熱門話題,在美國,悲觀者的聲音似乎高於樂觀者,但俄國至少目前情況相反,人們在討論科技對社會運動的正反效果之餘,也有許多人圍繞著「網路樂觀主義」(cyber-optimism)打轉。

網路直接民主:新瓶裝舊酒

俄國政治人物各因不同理由而對網路感到樂觀,執政黨知名意識型態專家查達耶夫(Alexey Chadaev)在題為「網路直接民主做為現代化工具」的報告中提議,延續總統梅德維德夫(Dmitry Medvedev)提出的「網路直接民主」概念。

查達耶夫認為,網路民主「是民主制度演進的下一步」,也是「再度重新建構民主問題的途徑,能指出所有民主結構的關鍵問題,能瞭解通訊大規模數位化後的危險,能瞭解大眾政治民主化的觀點,包括重組政黨等傳統機構」。

在「網路民主」之前,俄國政府也曾提出「管理式民主」(2005年)和「主權民主」(2006年)等詞語,做為國家強化獨裁制度的理由,查達耶夫提議於2011年國會選舉時採用電子投票、建立官員表現電子評鑑系統,同時改善數位落差、發展開放軟體、提供網路電話服務、打破網路產品壟斷等,不過他所提出的計畫中,都無法為人民建立永續的政治體制。

查達耶夫的報告於2010年11月17日發表之前,歐納特(Luke Allnutt)便投書《基督教科學箴言報》,題為「俄羅斯YouTube民主只是騙局」,說明俄國政府大力鼓吹「網路民主」背後的原因。

歐納特認為,俄國政府「用網路來諷刺真正的政治程序」,官員使用Twitter等工具,以證明自己親民,但卻又迴避實質的政治變革;非政府 組織和記者常遭到騷擾及威脅,但至少人人還能在部落格記錄一切;歐納特指出,只要網路運動能成為「在野勢力釋放壓力的窗口」,俄國等極權政府都不會反對。

Ivanovo地區首長Mikhail Men相當慣於使用Twitter(@mikhail_menn),他在近日「俄羅斯網路大獎」頒獎典禮上的表現,恰好成為歐納特論點的最佳佐證:

我真心試圖與地方居民及全國Twitter用戶溝通,我認為這絕對是平常的對話與溝通。

逐漸興起的網路民間社會

但科技仍具有正面功能,尤其是在俄國,這一點絕不容否認,儘管政府人士嘗試以淺薄的高科技創新精神,藉以掌控人民對政府的看法,但無論是政府或任何人,皆無法完全操縱網路世界,以下列出幾項原因,說明為何網路世界仍可能改變俄國局勢。

民間運動

俄國知名記者Anrdei Loshak曾在投書題為「沒有政府也能活」(英文版見此)的文章中寫道,「部落格建立了網路空間,是我們感到樂觀的主因」,他認為網路促進自治及互助,象徵民眾參與的新策略,而不再只有移民和街頭抗爭兩項「傳統策略」:

網路已成為另一個現實世界,裡頭有一般生活所缺乏的一切,包括言論自由、不再粉飾太平或進行政治宣傳、民眾參與的機會等。

網路民間運動迄今大抵限於轉載各種不公義、令人激憤的消息,但他認為,轉載是很重要的第一步,顯示人們已不再冷漠,不滿與不平的情緒會積累能量,成為對抗不公不義時的真正力量。

全球之聲作者Gregory Asmolov曾數度撰文,論及今年夏天俄國山林大火志工運動管理經驗,證明民間架構亦可獨立組成社群,不僅能有效發揮社會功能,必要時還能表達政治立場

調查報導工具

全球之聲已持續報導部落格圈在調查貪污醜聞時所扮演的角色(如本篇本篇),俄國部落格圈更是每個月都會出現新範例。Alexey Navalny是俄國最敢言的調查部落客(全球之聲與他的訪談內容請見此),他在2010年11月16日證明,個人在網路幫助下,也能帶來改變,他撰文關心俄國石油管線公司Transneft的貪腐情事,引發各界迴響,也吸引超過百萬名讀者,其中亦包括俄國高層官員。Alexey Navalny揭發、查證與公布文件,證實ESPO管線興建工程經費遭掏空40億美元,他在文中鼓勵讀者轉載調查結果,並致函政府要求調查,數千人在Facebook、LiveJournal、Vkontakte等網站上轉載他的資料,讓更多民眾能得知此事。

另一項資訊來源

Miriam Elder在GlobalPost指出,相較於電視與平面媒體,網路是唯一不受政府管制的資源來源,他也舉出兩項以網路內容為基礎的新型大眾媒體,其一為網路電視台Dozhd,提供不同的新聞焦點,幕後團隊提出三項口號,希望恢復觀眾對電視媒體的的信心:「電視並非我們專業」、「再給電視一次機會」、「別害怕打開電視」;入口網站besttoday.ru由俄國知名部落客兼社運份子Marina Litvinovich經營,是俄國另一個網路媒體範例,其中資訊完全來自部落格。

Miriam Elder引述俄國記者兼部落客Zoya Svetova所言,將俄國網路比喻為蘇聯時代的地下文學運動samizdat,因為兩者同樣具有「自我產製及傳播」的特質,不過網路比那場文學運動更加普及、更具影響力。

讀者日增

俄國網路普及速度在全球名列前茅,這點值得一提。近年來電視逐漸失去公信力,Rumetrika一篇文章指出,過去一年來,俄國主要電視頻道的觀眾群逐漸萎縮,網路用戶數量則大幅提升,大型網站受歡迎程度與主要電視頻道相當,除了年輕人對網路的喜好高於其他媒體,許多中高齡人士也開始每天使用網路。

但網路調查與行動並非每回都能成功,也還有諸多改進空間,不過俄國政府不能忽視網路民間社會的動向,也被迫要回應網路批判聲浪。

結論

就我們所見,俄羅斯網路圈至少有兩種相關概念在相互競爭,一方是政府假意要「用網路取代民主」,另一方是網路自由環境下的獨立草根精神,目前雙方成功機會似乎相等,最後結果會如何,則取決於部落格圈能否發揮功能,一如Maxim Trudolyubov在Vedomosti指出

網路讓各種運動相互模仿,我相信執政黨也會開始模仿,[…]但他們無法達到制度改革的主要目標,因為這種改變並非必然,而是爭取的成果。

感謝Masha Egupova協助撰寫本文。

校對:dreamf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