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澳洲:難民船難震驚社會

12月15日,一艘船滿載上百名尋求庇護的伊朗、伊拉克及庫德族難民,撞上澳洲聖誕島(Christmas Island)外的峭壁,當地數十位居民目擊事發經過,並試圖協助在惡海中載浮載沉的男女老幼。

Stop the boats - Australian Liberal Party election poster

在野領袖艾伯特(Tony Abbott)於2010年8月的競選海報上,以「阻擋難民船」為口號(圖片來自Political Tarot)

這場悲劇讓人再度想起澳洲政府近年來,對待尋求庇護者所採取的強硬政策,批評者指控政府仇外,其中最具爭議的政策,即為難民搭船登陸後,必須強制待在外海的居留所內。

今年八月由中間偏左的勞工黨贏得聯邦選舉,難民在競選期間亦為重大話題;船難發生前一天,「維基解密」(WikiLeaks)公布的美國大使館電報指出,美國亦批判澳洲對難民的政治態度,認為與每年搭船抵達澳洲的難民數相比,相關論辯已經過度。

總理姬拉德(Julia Gillard)的難民政策遭到左右兩派強烈抨擊,媒體與部落格圈討論也很激烈。

Hoyden from Town向魂斷海上的民眾致敬:

我不太能理解這件事,那些可憐的人民,數十人因此喪命,聖誕島居民因為無法及時從驚濤駭浪中救起更多人,感到相當遺憾。

當然,質疑者始終保持一貫態度,無論多少關於難民的迷思遭事實打破,真相尚未出爐,謊言卻已傳遍世界。

Duckpond認為:

總理怪罪人蛇集團用船隻載著約百位難民,最後撞上聖誕島外岩塊。

這種言論無視人們在旅程最後一段渡海時,為何要冒著龐大風險,搭上常不安全的船隻,讓自己陷入無法預測的險境,船上許多民眾是為逃離伊拉克、阿富汗及其他地區的戰事,有誰能怪罪他們?印尼或許能容身,但他們仍準備冒險離開。

居留所是刻意懲罰他們,現任政府態度似乎與前任霍華德(John Howard)政府相似,只是少了將難民扣留在諾魯(Nauru)的成本。

立場右傾的News Limited評論員Andrew Bolt很快便對此有所反應,除要求姬拉德辭職,亦指控她在政策上對尋求庇護者不若前總理強硬,才讓她「手上染血」(之後他又有另一篇專欄持相同立場)。文章的強烈言論引發他人激烈論辯,也反映在文末的留言中:

Adam C of Melbourne 於2010年12月16日早上8點44分留言

若我國不那麼殘忍,用更積極、更安全的方式讓這些絕望的人們前來,此事便不會發生,各位若主張嚴格的庇護政策,這些死傷就是各位的錯。

Its Obvious! of Melbourne 於2010年12月16日早上8點47分留言

採取「慈悲」態度只會增加難民湧來的數量,這些人不是要逃離迫害,而是尋求經濟救濟,受迫害民眾會尋找距離最近的安全區域,絕不會是澳洲,事實是,我國的 庇護福利政策讓人蛇集團荷包滿滿,這些人才會前來如此遙遠之處,這種事會發生,是因為澳洲政策變相鼓勵罪犯幫助他人搭船偷渡,且澳洲社會福利也很優渥,且 國內還有幫手!人命死傷很可惜,但要歸咎於人口走私販子及軟弱政府。順帶一提,許多英國人也在我國海岸因船難而死!

Elizabeth Meryl Streep 於2010年12月16日早上8點49分留言

我同意,任何總理若「手上染血」,都應該辭職,霍華德早該為了伊拉克戰事的謊言辭職!多數尋求庇護的民眾都是要逃離伊拉克!霍華德早該因為說謊和「船上的 兒童」辭職,數百名尋求庇護者喪命或受苦,都是要讓他贏得選舉!霍華德早該為了AWB公司付給伊拉克前總統海珊(Saddam Hussein)的三億元賄款辭職!海珊用這筆錢殺害及虐待人民,伊拉克民眾之所以要拿錢給邪惡的人蛇集團,都是害怕生命受威脅而逃走!我完全同意,任何 總理若直接或間接造成無辜民眾死傷,就應該辭職,Bolt先生和你那些種族主義支持者難道不同意嗎?

多位部落客亦在討論這篇文章,例如Club Troppo提到:

Bolt的論點認為,若繼續將尋求庇護者送至太平洋島國及諾魯,就能壓低人數,如我先前主張廢除強制居留制度,他的論點相當可疑,因為霍華德政府在2007年敗選前不久,大眾才得知,多數扣留在諾魯的民眾後來都獲得簽證,順利進入澳洲。無論哪個政黨執政,我們都無法確知難民人數是否會大幅增加,但Bolt只想煽動民眾,根本不會提及這項重點。[…]

有些人或許企圖誤導澳洲民眾,要人們相信有種神奇的解決方式,能擺脫難民申請庇護的問題,但他們無法促進理性辯論,讓人們找到雖不完美、但很務實的政策。

Pure Poison抨擊Bolt的文章「既可惡又殘忍」:

警方還沒找到所有屍首,卻已有專欄作家想藉著聖誕島船難事件牟取政治利益。

Pure Poison之後更新文章時,連結至《每日電訊報》部落格的一篇文章,其中Jack Marx指稱「投機份子回來了」,以下是節錄片段

有些人的姿態很陰險,聲稱自己的殘忍是種關愛,以前的虐待狂老師很相信這一套,他們用虛假的表情和歉意,強調揍你「是為了你 好」;仇外情結的發展史中,亦有許多人形容自己的野蠻行為,是出於對受迫害者的人道關懷,在聖誕島落水的難民屍骨未寒,就有些殘忍的人利用這些遺體,聲稱 這場悲劇證明自己的信念無誤,他們假意關心自己毫不在意的生命,以掩蓋自己對外國人過敏的真相。

Café Whispers批評右翼人士企圖在悲劇裡榨取政治利益,並提出可能避免災難重演的辦法:

請將各位的政治偏好放一旁,顯然朝野都拿不出可行的政策,以阻止難民前仆後繼搭船前來澳洲,我不反對人們想逃到我國,但我反對將 他們當成政治工具,也絕對不希望見到這些人前來我國的途中喪命。我尤其受不了極右派媒體為了特定人士,從近期在聖誕島罹難的難民身上謀取政治利益,我認為 這反映澳洲社會最惡劣的一面。

Café Whispers提議採取其他策略,例如在印尼處理難民申請案、重罰人蛇集團等。

難民問題依舊牽動著澳洲社會的情緒起伏,直擊社會最核心,也影響澳洲是種族主義國家或人道國家的形象,如美國人員在外流的電報所言,這項議題在澳洲成為政壇在國內的工具,朝野雙方都不願「平靜且理性地討論此事」。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