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澳洲水患肆虐

澳洲東西岸目前都遭逢重大水患,民眾為此爭執不休,國營媒體則相當善用網路群眾的力量。

第一,以下是來自氣象局的資料,藍色區域呈現澳洲各地在2010年12月的降雨量,感謝Aussie Macro Moments的Christopher Boyce提供連結。

(圖片資料來源:澳洲氣象局每月雨量表)
December rainfall deciles for Australia

「澳洲廣播公司」從各地收集許多資料,網路上亦有不少空間供人說出水災經驗,例如昆士蘭省水災地圖#qldfloodsmap);洪水過後則有許多民眾提供的重建故事(#afterthedeluge):

昆士蘭省歷經近代史上最嚴重水災,正準備重新站穩腳步,居民可透過這個網站,分享自己的重建故事。

第一批固定作者包括Anne與Bruce Chater夫婦,兩人分別為教師及醫師,來自昆士蘭省小鎮Theodore,他們寫下水災當時經驗,也將繼續記錄重建的點點滴滴。

若各位受到昆士蘭洪災影響,未來這段時間裡,也希望聽到各位清理與重建家園的故事。

災後之聲

例如Anne與Bruce在2011年1月7日寫道:

這雖然聽來孩子氣,但我想在別人之前,先打開診所和住家的大門,我們這麼努力想擋住洪水,若沒能親眼見到一片混亂與泥巴,我總覺得不甘心。

我希望救難部隊有戴著面罩,因為想到那些腐壞的蔬菜,還有斷電前放在冰庫裡的食物,那氣味肯定不太怡人。

冰箱裡有已經解凍九天的肉品,我聽說最好直接將冰箱綁起來,載到垃圾場扔掉。

[更新]已進入診所的人回來指稱,診所猶如被炸彈炸過。

如同爆炸區

Tigtog在Hoyden About Town提到爬蟲類:

昆士蘭居民必須小心毒蛇,牠們也想在高處找安全的地點。有一對經營農場的夫婦,正與幾百隻毒蛇共用一個避難場所。

機場跑道、酒吧和已疏散的空屋中都有蛇。

似乎不只是淹水

John在En Passant的每週專欄裡,提供更具全球觀的看法:

水災是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的後果嗎?洪水、野火、熱浪、寒流在全球及澳洲發生,這些劇烈天候似乎都支持許多科學家的論點,認為全球暖化將導致極端天氣型態,此類事件也會固定發生。

昆士蘭省與西澳的洪水也符合這種分析。

澳洲的水災

Melissa Sweet在Croakey Health Blog也同樣關心氣候變遷,迅速收集全球大水後的各種醫療問題,不只是遭到蛇咬而已:

許多相關報導都指出,醫療領域的資料不足,尤其是長期健康影響、如何預防/管理等,洪水是較常見的天災,也預估會因氣候變遷變得更頻繁、更嚴重。

除了蛇咬,水災對健康有何意涵?

政黨政治也浮上檯面,在野黨領袖艾伯特(Tony Abbott)主張的建壩構想不受歡迎,很多部落客都不贊成,Peter在Fact Fiction and Photography較同意總理的建議:

總理姬拉德(Julia Gillard)自然反對這項構想,她指出,沒有證據顯示在建壩之後,就會對水災帶來任何改善。

艾伯特的解決方案?不要

不過parrabuddy在Skippy Aus認為,水壩方案值得研究:

我先前並未注意到,昆士蘭省西南部大水在四到六個星期內,將會抵達澳洲南部,也會將洪災一起帶過去,專家能否設立水壩後,將水儲存起來日後使用?部分水源能否導向空曠區域?除了治理墨瑞河之外,有誰在思考節水?各省之間的歧見已存在許久,讓外界只想得到供水系統。

昆士蘭水災二號

經濟也是一大話題,人們預測GDP應會下滑、全球煤價將上揚,受洪水波及的民眾則要求政府提撥更多援助,Harry Clarke在On economics, politics & other things則不太同情災區:

西澳省農民若遭遇大水,聯邦政府將提供15000元,還有15萬元的無息貸款,但他們相當不滿,指稱昆士蘭省災民獲得25000元

這就是澳洲著名的社區政治嗎?不斷大吵大鬧直到有糖吃,農民們似乎展現了這種行為的精髓。

受災農民要求更多援助

水患尚未落幕,後續清理與爭論更加漫長,許多鄉村選民不願相信全球暖化造就極端天候,未來要從公帑獲得補償也可能更困難。

不到兩年前,筆者的文章才指稱,澳洲發生史上最嚴重旱災。

文章縮圖來自Flickr用戶lordphantom74,依據創用CC BY 2.0授權使用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