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埃及:從屋頂觀察抗爭

#jan25標籤之下,有眾多關於埃及持續抗爭的消息,人們若要觀察局勢,屋頂通常是個好位置,Ian Lee(@ianinegypt)在蘇伊士(Suez)地區覺得

我從屋頂上拍攝影片,街頭對外國人太過危險,底下有好幾萬人。

此次埃及抗爭期間,Twitter上許多相關訊息都使用英文撰寫,顯示人們是藉此管道散播資訊,提供國際新聞媒體使用,而非用在現場組織與動員,且使用社會媒體之後,也會有如同站在屋頂般的優勢。

Jailan El-Rafie的訊息即道出此種心情,她將導演Amr Salama文章翻譯為英文版之後,再用Twitter把消息放出去:

http://on.fb.me/g7OWvM 這是@AmrMSalama的文章英譯版,請盡量轉載,讓更多人能閱讀。

導演的故事本身即頗具媒體價值,他詳細敘述自己遭警方毆打的經過,並以抗爭者的角度觀察與描述現場,他在文章開頭形容自己像個演員參加演出:

街道徹底淨空,我在路的另一邊看到大批人群,起初我以為是抗議民眾,但接著我注意到他們都一身黑衣黑褲,手持黑色棍棒朝我們逼 進。我想起老戰爭片裡的場景,例如《英雄本色》(Braveheart)、《神鬼戰士》(Gladiator)等,我覺得好像站在古戰場裡,而自己是面對 警方的第一線。

故事之後變得可怕,他也轉換角色,從動作片英雄變成戰地記者,再變成受害者:

我手中握著親愛的iPhone,我想拍照或拍影片,直到我身邊全都是士兵,他們開始用棍棒痛毆我,我的頭、臉、胃、腿都疼痛無比。

員警在動手同時,也把他拖離路上,又繼續打了好幾次:

之後我們進入一棟建築物,這些優秀警員護送我,他鎖上入口,把我絆倒,接著又是一陣痛毆。

他那時開始想像自己是社會媒體烈士:

我想起家人,不知道這會對他們有何影響,想起我尚未拍完的電影,想起Facebook網站上為我開設的頁面,我好奇頁面標題會不會是「我們都是Amr Salama」;我也想到內政部聲明會表示,我一定是誤吞iPhone而死。

他最後在某些士兵協助下逃脫,之後他說明自己的動機:

最重要的是,我發現了一些事,我知道自己為何遭毆打、為何抗爭,而且在沒有口號和複雜政治訴求之下,我明白自己為何經歷這一切,因為我希望埃及更好,希望埃及不會有執政者權力永無止盡,希望埃及社會結構沒有鴻溝。

Nora Shalaby有一整個Flickr相片集呈現抗爭的另一面,例如群眾在夜間慶祝的畫面:

「把穆巴拉克(埃及總統)掛在路燈上」,照片版權屬Nora Shalaby,經許可後使用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收集許多「街頭業餘影片」,其中包括malakndawood拍攝的片段裡,人們從灑水車上摔落:

MFMAegy從屋頂上記錄的畫面裡,恰好呼應另一個歷史知名場景,這個片段從類似的攝影角度,拍下埃及在1月25日抗爭的「天安門時刻」:

MFMAegy的YouTube影片截圖,抗爭者阻擋灑水車

維基百科頁面截圖,當年在中國天安門廣場阻擋坦克車的民眾

校對:Portnoy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