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葡語系文化:讓當代非洲文化發聲的網站

「一個跨領域的入口網站,反映、批判並記錄當代葡語系非洲文化」,這是Buala網站的介紹。在全球之聲專訪中,Buala創辦人Marta Lança和Francisca Bagulho將告訴我們,此一網路空間究竟如何扣緊文化、歷史、政治、一般藝術與城市─這個上演當代文化的鮮活舞台,典型「不斷變動」的空間。

Screen shot Buala.org

Buala.org

2010年,具有多年非洲文化產製(cultural production)經驗的兩名葡萄牙女性發起一項「全面計畫」,要將「各種各樣的非洲文化創作者所表達出來的意志(傳播出去)」,進而讓他們發掘到許 多其他的文化創作者。他們介紹馬普托(Maputo,莫三比克首都)與羅安達(Luanda,安哥拉首都)的計畫,研究維德角(Cape Verde,大西洋島國)與葡萄牙,開辦一個文化協會以籌得活動資金,並開始蒐集報導文章,文章的「品質與主題的平衡至關重要」。「接下來,我們的工作是 要每天都維持在同樣引人入勝的水準」。

於是,他們開辦這個「獨立空間」─Buala,這是一個「匯集長期且深入的報導,關注於嚴肅費解的議題,不拘泥於反諷風格與 非洲年輕人的城市文化,以及旅居海外的非洲年輕人,這些年輕人有很多話想分享給不帶歷史誤解與幻想觀察非洲的人,並希望回饋想法(與反思)給這塊大陸的 人」。網站有葡語、法語和英語版本,適合世界各國的讀者,這些讀者可能才開始認識當代葡語非洲的文化與經驗。由於網站「旨在促進相互了解並建構橋 樑」,Buala基本上是雙向的。

因為Buala的內容以文字和圖像為主,以此形塑出它的地理輪廓,當它不再具有非洲大陸地理界線時,網站讀者會感覺整個非洲 (不僅是葡語非洲)從世界上消失。「非洲大陸在歷史上是個遷徙的大陸。過去運往美洲的奴隸貿易與晚近的去殖民化所造成的影響,反映在文化與社會架構中,橫 跨各種不同的地理環境,值得討論和反思。」

因此,要了解當代非洲,必須理解其跨國的背景。

Bwala,在(安哥拉)北Mbundu族群的語言中意指房屋、村莊或社區這種人與人相遇的地方。拼寫改為「Buala」並非因為視覺目的,而是「不僅僅聚焦在一個特殊的Mbundu詞彙上,因為我們的工作是處於一個更國際化的背景之中」。

全球之聲:談談Buala計畫。怎麼會有這個想法?

Buala:會形成這個想法是因為,我們注意到非洲與海外非裔社群,流行且有趣的文化事件缺乏紀錄與曝光,而且這些文化現象並未充斥著過去 這麼多年來一直宰制文化風貌的懷舊鄉愁或片面觀點。此外,我們發覺,非洲相關的知識產製,既沒有觸及非洲國家,也沒有知識的流通,但它是最應該要在產製過 程中被涵蓋進去的。有許多主題、人物、文化現象,值得做深度報導,葡語國家共同體(Community of Portuguese Language Countries, CPLP)成員國之間,以及成員國與世界其他國家之間也缺乏對話和文化交流的管道。我們認為網路會是影響最深遠的工具,能延伸並拓展所有可曝光與對話的潛 能,特別是在青年之間;我們目前每天有500名讀者,還沒帶來沉重花費。

全球之聲:Buala上的報導,除了主題多樣之外,也非常彰顯葡萄牙語、葡語系文化等事物…

B:就葡語而言,雖然它在所有葡語系國家廣泛使用,並不表示這些國家的現勢與文化因而具備統一的認知。Buala目的是要讓這些人民一起對 話,但我們不希望陷入葡語圈論述的窠臼中,當然也不能從葡萄牙發聲,那常會變成昔日的殘響。很多人來造訪網站;我們分享共同的語言與彼此相通的現實狀況; 雖說我們身處在這些國家中會覺得像在國內一樣,實際上卻是完全缺乏相互了解,這些國家也沒有任何顯著的自我行銷。

Buala Identity and Diversity

「和深具活力本質與獨特性的葡語系國家交流很重要,能促進它們整合,但並非要將它們整合成一個同質性的區塊。」圖片:藝術家Antonio Ole的作品,出自專文「葡語系國家在網路社會中的文化、認同與多樣性」。

我們對這些國家有全面觀察,也有特別的關注─看到他們的沮喪與不滿、他們的趨勢、他們的仰賴與渴望、他們的文化習俗,與成就每項文化現象的人物。更 確切的來說,我們相信這裡的新一代人民可藉由拼湊其他要素,內化並表達去殖民化的觀點,來面對這些現實。這讓我們看到,對話若基於分享而包含各種觀點,便 有其優點。

懷抱這些嶄新觀點與新的熱忱,我們樂於投入工作,網站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呈現,亦不迴避拿後殖民的解讀方式分析過去,來理解現在。「葡語地 區」曾是置外於世界的孤立區塊,我們試著要把這趨勢翻轉過來。我們很想要鼓勵葡語國家,去關心並參與非洲其他地區正在進行的,卻不常在葡語圈國家中發生的 事件;舉例來說,比起和非洲其他國家,安哥拉與維德角更常和巴西、葡萄牙交流。可以說,文化創作圈中強勢的人物也和非洲與全世界一樣,缺乏對葡語非洲的興 趣。

在語言層面,我們想要深入了解葡語的多樣性,顯示出語言的各種詞句、俚語、詞彙,以及葡語的語言變體。我們邀集來自莫三比克、巴西、安哥 拉、維德角、葡萄牙的作者,他們的寫作方式讓我們得以了解各自國家與背景的想法及文化,或者,對於可能浪跡多國的人來說,他們展現的是來自「在海外不停流 徙」而生的混合產物。許多非洲作家和創作者支持Buala,因為他們認為自己參與在一個行動中,這行動是試圖要讓好的作品獲得更多能見度,藉以股勵青年從 批判性的想法中獲取所需的要素。

全球之聲:Buala的讀者是哪些人?你們是否希望擴大讀者群?

B:Buala是一個跨領域的入口網站,反映、批判並記錄當代葡語系非洲文化。我們注意到,在法語、英語、德語等等語系中,有相似的計畫, 但葡語圈卻幾乎付之闕如。上述計劃之中,有一個重點擺在法語系與英語系非洲國家,但卻缺乏對葡語國家的報導。我們想要提供一個當下可用的報導平台,反映並 評論「葡語地區」之中的當代文化,這樣一來,便可匯集各個不同國家與作者的意見,並依相關性彼此連結。因此,Buala想做的是,一方面提供各方意見表達 並翻譯成其他文字,現階段譯為法語和英語(翻成這兩種語言就我們看來最重要也最可行),而另一方面,將部分最為相關的當代非洲文化議題翻譯成葡萄牙文。

翻譯的工作無疑地讓我們更能散播文章中的內涵,以及那些在國際上備受討論的議題。雖然我們一直想要讓讀者群增加,但我們的文章翻譯不可能再增加語種,而且我們相信三種語言已能服務很大的閱讀人口。

Buala proposes “to create new views, free from prejudice and colonial judgment.”. Photo: Sérgio Pinto Afonso in the article “Luanda, a state of urgency” by Marta Lança

Buala想要「創造新的視野,不再帶有偏見與殖民式的價值判斷。」圖片:Sérgio Pinto Afonso攝影,出自專文「盧安達,戰後國度」,文章作者為Marta Lança。

全球之聲:非洲的葡語社群是否仍待建構,來闡明他們去殖民化的心願?又或者,同時談葡語和去殖民化是否會互相矛盾?畢竟非洲的葡語是殖民時代遺物,也是殖民歷程下的結果,過去還一度被稱為「文明化」。當代非洲對此提出多大程度的質疑呢?

B:首先,反映出「社群正在建構中」的意義,的確是至關重要,積極的建構,但有時也要積極的丟棄,因為在這些國家除了葡語這項特質(不同國 家也有不同情況),還有許多可能的認同問題。」Buala上曾發表過多篇文章,以新的途徑質疑葡語文化概念,試圖找出這些國家之間共享的文化認同,也比較 其他的語系、經濟和文化區域的模式,如法語區(文化上的表現與認同是截然不同的),如此便能探究出社群中值得發展的觀點。

我們深知這個頗受爭議的「文明」乃歸因於葡萄牙殖民統治下對意志的控制,其長久存留在民眾心中,這就是為何會出現葡語圈熱帶主義運動 (Luso-Tropicalia),與其他消極的理論。葡語文化端看你如何闡述這一段葡萄牙殖民的特殊歷史,因它亦解釋了特殊的現狀;為了這個原因,我 們必須講述不一樣的歷史,擴展我們的引據來源,並以不同角度來發表文章,從反殖民抗爭者角度、從黑人思想家、從獨立運動領袖、從詩人或哲學家角度、從當代 整個文化氛圍,不僅從史觀,也要反映出當下的現實,而這表達出藝術的觀點,顛覆或刷新看待舊有神話的角度。

Image from the motion picture Mahla, by Mozambicans Mickey Fonseca and Pipas Forjaz, in the Buala blog “Dá Fala” (Giving Voice, pt), on African contemporary culture

由電影Mahla中擷取的圖片,這部電影由莫三比克籍的Mickey Fonseca與Pipas Forjaz拍攝,出自Buala中一個名為Dá Fala(發聲)的專欄,介紹非洲當代文化。

葡語文化有時會冒著風險去掩蓋動盪的過去,用不同文化間引人入勝的修飾方法來形塑政治正確,讓我們感覺到,好像真正關心的根本問題是如何去接受「對 方」。但這是虛偽的,因為我們知道仍有眾多的種族主義存在,重要的是要強調不是只有葡萄牙語系如此。維德角針對來自非洲沿海的人有根深蒂固的種族主義。在 安哥拉,種族主義是指向剛果人,以及白人、黑人與混血者之間歷久未曾解決的問題。在莫三比克,對外國援助與鄰國市場的完全依賴,觸發危機與絕望,如同2010年9月發生的動亂。聖多美與普林希比和幾內亞比紹在藝術的領域中,則需要更加增進對自身的文化認同及定位,目前這些方面仍舊未釐清。巴西向全世界輸出巴西文化,但卻相當不熟悉其他葡語國家。縱使各國之間有地理位置與優惠貿易的連結,但這些國家仍有其他方面的關連性也吸引著我們。

因此,除了這些國家共同的歷史與移民的這層關連性之外,我們拒絕把「葡語文化」視為單一個體或單一的國家集團。我們相信齊心一致能促進語言 與文化交流,而要齊心一致,還需要更多的助力(提供更多的大學補助、補助藝術家居住、促進藝文活動、減少官僚作業,去除自身的特定偏見),但要隨時考慮到 個別國家的獨有特質和多樣性。Buala想要創造的國際化空間,是要葡語系非洲國家不受制於各國首都中檯面人物、文化精英與缺乏建設性的批評,並有機會讓 新的聲音得以冒出。我們嘗試努力的方向,是要以更為跨世代、跨領域和跨國的方式,充分釐清這些扭曲與錯誤的看法。

Poster from a Capeverdean Creoule language course promoted in the Buala blog “Dá Fala” (Giving voice, pt), on African contemporary culture

維德角Creoule語言課程推廣的海報,出自Buala中一個名為Dá Fala(發聲)的專欄,介紹非洲當代文化。

過去以來一直宰制非洲相關藝術產製的父權觀點,已不再令當代非洲顧忌。我們給予非洲新生代優先機會,儘管他們在各自的國家中因為戰爭衝突而受到打擊,但他們較不會囿於受壓迫的心態,可展現出不同的經歷,以及不同的夢想與思考方式。

這一代的孩童,接受到身為民族主義者與獨立運動者的父輩所留下的遺產,進而內化到他們自己的行動中,迎向現今無數的挑戰。有些非洲人居住在 海外但與大陸維持聯繫,則以有趣的方式來反映及定位自己。多篇來自非洲以外國家的作者報導並不打算敘述過往歷史,而是要依據他們所居住的國外大都市和非洲 的接觸,以真誠且意味深長的好奇心,把非洲呈現出來。

假如有些非洲國家百廢待舉並面臨著大規模的窮困(屆時到處都充斥機會,從地方政府到外國投資者,以及同樣低度發展的國家),而不下賭注在文 化和教育上,這些國家將不能站穩基本的腳步,從而展現真正的國力。Buala嘗試要以自身做為工具,促成突破性的大躍進,適時創造出一個討論與會談的空 間,而且讓所有人都可以參與。

校對:Soup

2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