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突尼西亞:革命以後

突尼西亞總統阿里(Zine al-Abidine Ben Ali)三個多星期之前逃往沙烏地阿拉伯,人們當初上街要求增加工作機會與調高薪資,至今仍持續與警方爆發衝突,臨時政府則不斷試圖恢復社會秩序;社會雖確實出現改變(如網路活動更自由),但並非每個都對現況感到滿意。本文收集突尼西亞部落客對現狀的看法,有些人對社會失序感到不滿,但人們大多希望最終一切問題能夠解決。

Tunisia Forever

「突尼西亞永在II」照片來自Wassim Ben Rhouma,攝於2011年1月14日,依據創用CC BY-NC-SA 2.0授權使用

現居法國巴黎的突尼西亞部落客Selim表示

資訊、事件與政府決策大量接踵而來,人們很難暫時退一步、客觀分析局勢,臨時政府部分官員屢屢犯錯,在某些問題上又溝通不足,讓人覺得他們只是想改善狀況,而未掌握全局,讓民眾難以預期未來發展,造成社會普遍焦慮。

在多數人眼中,記者及媒體並非可靠消息來源,除了報導品質依然不如期望,媒體過去也與前政權關係密切,立場不夠獨立及客觀。

改變對突尼西亞格外困難,國家此刻面對眾多挑戰,雖然有可能克服,但並不容易,儘管期間有雜音、局勢也不穩定,假若短期目標是要舉辦公平、公正的選舉,問題至少還能一一列出。

現居美國舊金山的Sami Ben Romdhane提到

革命第一階段結束,總統已經下台,也已發出通緝令, 但政治真空狀態仍存在,人們對民主生活的規則相當陌生,人人都在尋找他們想要的結果,中產階級期望在可信任的政府領導下,恢復正常生活;過去絕望的民眾無 法再相信任何人,過去掌權者試圖留下少許權力,過去身處邊緣的人們希望成為國家救星;過去反對陣營成員受到迫害,如今失去可反抗的獨裁者,感到不知所措; 過去惡劣的人企圖變得善良;有些人過去溫順如小綿羊,如今想變成絕不妥協的獅子;過去幕後操縱者至今仍未現身,過去用假名者如今以真名發聲,過去用真名者 如今卻隱身在假名後。沒有人看來值得信任,似乎沒有人擁有多數選票,許多人想回到正常生活,許多人想繼續革命,但我自己並不擔心,我覺得若以國家近代歷史 對照,這些情況尚稱合理,我們只是需要自我教育,學習尊重、學習自由,因為我們從沒有這種經驗,我確信社會能夠彌補缺陷,讓豐富多元的自由思維找到光亮。 我希望這種情景不會繫於特定人士身上,希望民眾忘記對人民代表必恭必敬的習慣,現在我們已學到經驗了。

'Free Tunisia'

「自由突尼西亞」照片來自Flickr用戶Wassim Ben Rhouma,攝於2011年1月21日,依據創用CC BY-NC-SA 2.0授權使用

amara9在「別碰我的突尼西亞」一文中寫道:

我國確實有權開啟新頁,但不該有血腥、不該有毀壞、不該有受害者、不該有歧見,拜託,這二十多年來的成果是由人民為人民努力而來,不要自我毀滅!

當然要表達自己!當然要爭取權力,但不要破壞公共財產,不要摧毀上一代留下來的寶貴成果!

請別犯下以後得付出代價的錯誤,我國的確需要自由空氣與新的尊嚴,要依據舊有錯誤訂正與改正,但沒有人該讓突尼西亞變成自殘的野獸。

Verlan提到新任觀光部長Slim Chaker,他最近在Facebook回應外界無的放矢,這位部落客表示

在現有失序狀態下,人們很容易遭到污辱、誹謗與貶低,這種低劣行為也很容易透過社群網站與他人「共享」,情況令許多人憂心,有些人跟隨不理智的行為,熱情不能造成他人受傷、驚嚇與難過的藉口,有些人若希望突尼西亞成為他國榜樣,不該成為眾矢之的。

觀光部長與經濟改革部長具備經驗及才能,應是突尼西亞的資產。

有些人陷入集體歇斯底里狀態,不斷高喊著「我!我!我」,我認為這種行為根本毫無理由或藉口,縱然對言論自由再渴望、再想要,都沒有必要轉化為污辱他人的自由,這些官員所要重建的不是一間企業或一個社會,而是整個受過去和現在人們洗劫重創的國家。

她接著寫道:

有些人若不懂得如何等待、期盼、旁觀或努力,至少該展現一絲尊重。舊制度從未給我們一絲尊重,請證明自己值得他人尊重。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