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烏克蘭:首都紊亂無章的建設備受網友抨擊

烏克蘭的首都基輔是東歐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是許多重要建築史蹟的所在地。其中有歷史建築與著名教堂,包括基輔佩徹爾斯克修道院聖索非亞大教堂,這兩處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襲產。基輔也是唯一一個名列[英文]30大歐洲綠色城市的獨立國協城市。

然而,基輔市中心近年來紊亂無章的建設已經引發激烈討論,不管是在網路上或網路之外。最嚴重的一個例子發生在2010年8月,基輔市長必需要頒佈禁令[英文]禁止一棟建築物蓋在聖索非亞大教堂附近的住宅區,而這還是因為當地居民激烈抗議且教科文組織威脅要將教堂自世界襲產名單中撤除。

整個基輔建築熱潮裡,市民在許多場合都一齊捍衛他們的歷史天際線、反對豪宅或是辦公廳舍佔去遊樂空間、公園與其他休憩地區。這樣的情況催生一個公民行動「拯救老基輔」─這個非政府組織在Live Journal平台上也成立了同名部落格。

不幸的是,他們的努力並非總能成功。基輔歷史學者兼部落客Mikhail Kalnitskiy (LJ帳號mik-kiev)提供一個讓人相當傷心的案例。他在2010年的文章中說明[俄文],原先自Paton橋可見到佩徹爾斯克修道院饒富歷史感的天際線,已被新建築物破壞殆盡─Paton橋是從Dnipro河左岸進入舊城區的主要入口處:

[…]現在我不會想提及從Bereznyaky[住宅區]摩天高樓看出去的景色(從該處的窗戶看出去,大修道院背後蓋了許多 大樓)。儘管如此,當Suvorov街上樹立起一堆不那麼高的大樓時,(他們)並不關心這種摩天高樓的居民,而是關心Paton橋的視野。從那裡望去,這 些大樓幾乎不影響大修道院的全景,這是1970年代的建築師所設的目標。
但他們現在的同業則是毫無限度..
最先毀掉的是河流左岸的視野。突然之間,名為「勝利」的大樓群赫然出現,迅速自Zverynetska街上Vydubychi地鐵站旁竄高。[…]沒有人考慮過從Paton橋看過去會是什麼樣子。

View of the "Triumph" complex from the Paton Bridge - photo by Mikhail Kalnitskiy

自Paton橋望向「勝利」的建築群。照片出自Mikhail Kalnitskiy。

他繼續寫道:

之後(你)會沒有興趣再從Paton橋往左看風景,而會轉往另一側觀賞大修道院。現在,有座愚蠢的新大樓劃破修道院的背景輪廓,很多人都已經寫了這件事[…]
很難想像還會有更嚴重的建築粗暴行徑…

A new residential building interferes with Lavra skyline - photo by Mikhail Kalnitskiy

一座新的住宅大樓侵擾了修道院的天際線。照片出自Mikhail Kalnitskiy。

文章最後,Kalnitskiy警告[俄文],各項建築計畫案會進一步扭曲大修道院的歷史輪廓。

上幅照片那棟大樓的建築師都已被列在「拯救老基輔」的黑名單裡[烏克蘭文/俄文],合法性或是建築價值遭到質疑的建築計畫,背後的人物都列進這份名單中。這個非政府組織同時設置互動地圖,標註出此類建築計畫,包括進行中與已規劃的。「拯救老基輔」目前的觀察名單[烏克蘭文]中包括30個以上的熱點。

其中,在Teatralna地鐵站旁,有人打算推出一個4層辦公與商場綜合大樓的建案,就位於兩棟老建築中間。Veronica Khokhlova在她的部落格Neeka’s Backlog寫道[英文]:

Teatralna地鐵站的建築工地(與對街的俄羅斯歌劇院)又一次敲敲打打十分活絡,儘管大家多番嘗試要阻止這個令人厭惡的計畫,且儘管大家都這樣想。
過去這裡是一個很小的區塊,種植花卉,就座落在一棟公寓大樓前方─沒什麼特殊的大樓,但現在很難不讓人認為這個空間確實重要,因為它已經消失了─以這樣荒謬的方式消失。

Construction site near metro station Teatralna - photo by Veronica Khokhlova

Teatralna地鐵站附近的建築工地。照片出自Veronica Khokhlova。

她還連結到一張照片,是攝自2月1日,一群人在抗議這項建案。

除了這項令人厭惡的建設計畫,許多部落客舉出其他令人傷心的議題,同樣和城市發展相關,諸如基輔建築界不負責任的態度,以及城市居民與主管機關缺乏美感。以基輔為根據地的攝影師George(LJ帳號gk-bang),則以影片捕捉到Yaroslaviv Val街最近的改變:

Solid metal fence blocks the view of a building on Yaroslaviv Val street - photo by George

堅硬的金屬柵欄封堵了Yaroslaviv Val街上這棟建築物的景致。George攝。

同樣一棟建築物與先前的照片相比:

Recent view of a building on Yaroslaviv Val street - photo by George

近期Yaroslaviv Val街此棟建物的景致。George攝。

寫道 [俄文]:

為了這座城市的形象,在這個工地的攻擊已經讓我們享受到這個超級金屬柵欄的景致。[…]因為,你看,那裡本來只有一個簡單的鐵柵,多不洽當啊。

George也發布了一張新照片,是該國中央廣場,Maidan Nezalezhnosti,一處集會遊行都會去的地方。目前維修工程的範圍,廣場只有幾片損壞的地磚,但全部廣場都被木製綠柵欄圍住,George嘲笑這種不平衡的景象。

Maidan Nezalezhnosti under reconstruction - photo by George

Maidan Nezalezhnosti正在修繕中。George攝。

寫道[俄文]:

我們是否要像是 [赫爾辛基]那樣,設置一個畫板,在柵欄上繪圖、塗鴉或放上照片? […]特別的是,有什麼原因促使他們用這等規模的整修工程。並且,最重要的是,一些刑事犯罪案件已經開庭了(針對去年抗議稅法的群眾損壞國家財產)。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