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部落客散播攻擊謠言遭羈押

Internet Access

網路使用區,照片來自whurleyvision

俄羅斯濱海邊疆區(Primosky krai)似乎距離首都莫斯科太過遙遠(8944公里),故對首都之事不太關心,故首府海參崴(Vladivostok)民眾常在討論其他話題,例如當地新聞與塞車情況通常比莫斯科市區民族主義暴動更受人重視,是故海參崴近郊Ussuriysk一名20歲的資訊科技學生兼部落客柯洛(Ilya Korol)遭羈押,會在當地部落格圈成為一件大事。

1月26日,首都機場爆炸案發生後兩天,據稱柯洛在Mail.ru微博上寫道(該篇文章目前無法瀏覽):

我們之後會在聖彼得堡機場進行下一次恐怖行動,工具是黃色炸藥及伊斯蘭女性自殺炸彈客

上述第二句話可能是模仿動畫片《乃出個未來》(Futurama)的台詞「工具是大酒杯和妓女」,這個細節反映出某種黑色幽默,但仍無證明這是句玩笑話。

不論笑話與否,警方的行動都令人笑不出來,安全人員花費三天時間找到柯洛並逮捕他,新聞入口網站指出,柯洛已招認與後悔,不過聖彼得堡機場代表要求公開審判:

很遺憾人們竟然開這種殘忍的玩笑,我們應該公開審判這位愛開玩笑的人,讓所有大眾媒體報導,以收殺雞儆猴之效。

安全機關之所以急著追緝柯洛,可能是想在爆炸案之後,重獲社會及政府的信任,在機場爆炸案發生後,許多人質疑為何經費增加,恐怖事件卻一再發生,民眾在網路上指出,這種積極態度早該在恐怖事件發生前展現,Nim認為

你們最好正在找真正的恐怖份子,別只是逮到開玩笑的人就算了,自以為這樣就很酷,恐怖份子在地鐵站和機場引爆時,你們什麼時候「用特殊技術進行搜索任務」?維基百科上在2010年便有25件恐怖攻擊記錄,親愛的專業人士,你們的警覺性在哪裡?真是可恥。

matvienko_vlc提到,「許多居民都覺得,唯有安全單位積極辦案,才是避免恐怖攻擊的必要措施,但這些措施卻等到一位部落客的文章後才啟動,而且也不符合安全單位的積極精神」。

現在柯洛正在等待起訴,以刑法第207章「故意提供不實的恐怖行動報告」,依裁決而定他必須付罰款(約$6,800)或200小時勞改,最高刑罰可能入獄三年,但因為他認罪了所以可能性不高。

這種笑話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顯然都不適合,但人們還是有所質疑,既然柯洛當初未大肆張揚,安全單位如何找到另一半球的這則簡短訊息?這是否代表俄國設有秘密內容監控系統?為何安全單位得耗費三天才找到他?

若內容監控系統確實存在,也是在2011年2月7日起才啟用,Radio Free Europe在一則詳盡報導中指出,「『網路安全聯盟』為一重要組織…打擊兒童色情及…其他負面內容」,該團體最近剛剛成立;媒體與通訊部長Igor Shchyogolev則提議組成網路志工(令人想起中國的五毛黨),專門舉發「危險內容」。

除了監控內容,民眾也擔心這項工具會用來壓制反對聲音,有些人亦憂慮相關經費可能遭到竊取,nil_desperadum表示

打擊兒童色情當然有必要,但在這個名義之下,我們卻陷入政治審查之中,[…]呼籲發動抗爭將視為極端主義,顯然政府害怕埃及抗爭群眾集結速度之快。

希望俄國不會步上中國箝制網路的後塵,不過政府似乎已意識到社群網站及部落格大規模動員的力量,這不令人意外,但建立「網路安全聯盟」之後,卻沒讓俄國部落客感到更安全。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