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部落客在突尼西亞人的革命中學到的教訓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11年1月18日]

Tunisian revolution triggered global revolutionary thinking

突尼西亞的革命有可能引發另一場俄羅斯革命嗎?圖:維基共享

俄羅斯的部落客,就像全球各地的部落客一樣,也熱烈討論著突尼西亞人近日的革命。緊跟著當地部落客回報動態的同時,部落客也討論起一個問題:突尼西亞的例子有沒有可能在俄羅斯發生。

最初的報導與回應

一位部落客轉貼了來自她朋友們的訊息而引起俄語網路圈的注意:

一個來自加貝斯的朋友寫著:…我們聽到了開心的尖叫聲…現在我的兒子接到來自Hamm幫派的電話,他們打劫警察局,搶走 武器前往加貝斯–為了以防萬一,我們為了夜晚準備了一大桶的石頭和各式各樣的棍棒,我們坐著煙霧中-此時發生了一場火災,有東西發出閃光,持續有爆炸傳 出…

部落客對革命的看法,和往常一樣,並不是一致的。部落客Avmalgi對於這起革命威脅了一個向來以熱門旅遊景點著稱的國家形象感到挫折。Roman-n則寫道

我們那些曾在突尼西亞工作過的醫生和工程師總是舉杯向總統班阿里致敬。他們相信因為他的緣故,人民才沒有在廣場上被斬首。現在看看怎麼搞的。

Italian76是比較樂觀的

我希望突尼西亞的案例可以告訴其他有著像班阿里這種王八蛋統治者的國家,用比較和平跟安全的方式擺脫獨夫的壓迫是可能的,…並且創造一個適合所有人生存的社會,而不是只為精英打造。

突尼西亞的情形有可能在俄羅斯發生嗎?

討論最熱烈的主題還是圍繞在,突尼西亞的經驗是否有可能複製到俄羅斯?LJ 使用者Vadimb 寫道

年輕的突尼西亞人抗議窮困的生存環境以及高失業率,並且開始了政治方面的訴求,而這些抗議竟然有好結果,是的,這樣簡單,而這樣在俄羅斯也不會太難。

LJ使用者 chudinovandrei表示,沒有人想得到一個非洲國家提供了先進的革命範例。

這世界第一個網路革命發生在沒人預期的地方—非洲。突尼西亞事件是對腐敗專制政體嚴峻的警告,而且某種程度上對我們也是。我假設 蘇爾科夫[負責意識型態工作的克里姆林行政副首長]可能會嚇到中風。畢竟中央電視必須要以影像詳細呈現這件事,向他解釋事情如何發生,[…] 現在我們也要向非洲人學習,學他們的民主生活和自我組織。

部落客max_55555也是樂觀的寫下:我們的街道上也會展開節慶,而且,希望沒有任何受害者。部落客 paiberg下結論道:這是在沒有選舉的國家政權改變的方式,而在普亭(Putin)的俄羅斯將會走上相似的命運。

一些部落客將注意到將突尼西亞的領導人趕走花的時間,並問道俄羅斯是否願意再等13年,達到革命情境?LJ使用者Gloriaputina[1]比較分析了阿拉伯領導人統治時間的長度,並認為普亭的八年統治還不夠。也有部落客卻在突尼西亞領導人和普亭身上找到共通點。部落客 Malvinarus 在主題為「普京需要辭職」的LJ社群表示這兩位領導人都利用反恐鬥爭來合法化法律緊縮以及權力擴張。其他部落客說道,當人民走上街頭,就是總理普亭逃難的時候了。

既然拿俄羅斯來模擬,使用者gigameg引用列寧革命的理論重新修訂一遍以適應新情況:

當然,有個革命黨會很有幫助,但卻非必須品。在嚴重的高壓與獨裁統治下-還有另外一種盤算-黨派不會在革命前出現,而是革命後。

少數的使用者同意俄羅斯和突尼西亞領導人最大的不同是他們對壓制反抗的覺悟。Pcnariman 寫道:他(Ben Ali)拒絕射擊反叛的人民,但是我覺得這對俄羅斯而言不是什麼問題。

這裡還有一些部落客不認為突尼西亞和俄羅斯類似,部落客al_ven解釋俄羅斯最大的問題出在政治文化就是漠不關心且不願意去改變。

LJ使用者zerrega 情緒化地好奇且想知道要在俄羅斯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才有可能發生大規模抗議政府行動。zerrega提到當數千人被鎖在癱瘓的俄羅斯機場,在這之後卻沒有人對機場發出任何正式的抱怨。他下結論道:

如果俄羅斯需要勞工移民,那我們便需要這些突尼西亞的市場小販。Buazizi,你的名字在我們心裡。

一些部落客指出突尼西亞與俄羅斯之間最大的差異,以至於不可能重現突尼西亞的情況。

部落客amazonka_urals解釋兩個國家在人口方面有非常大的差異。不像突尼西亞,俄羅斯的勞動市場是對年輕的世代較友善的(年輕人掌控了突尼西亞的人口結構),而老年人則有比較多的就業問題。

Amazonka_urals提出另外的問題:

但是我們這個世代,我們這些成人,在我們的肩頭上感受到國家即將崩潰、以及所有連帶的後果。因此,這個世代不會將國家繼續推往崩潰,我們會批評,會指責,我們會對抗一些具體的法律和特定的官員,但是不會永遠反抗整個國家。

LJ Russobalt_k使用者建議

俄羅斯的未來有賴於公民負起責任,變得主動、且成熟,沒有其他辦法, 這並不表示俄羅斯人該「吃素」,而是期許俄羅斯人反抗統治權力與無能,疏忽與惡意。透過批評持續發揮壓力、保障權利,甚至帶著誇張,挑釁和用各種實驗的抗議方式來表達…一切都是必要的。

但是LJ使用者Altoliman相信突尼西亞的經驗會對俄羅斯人很有價值:他們應該要寫下他們怎麼做的,這樣會更有趣。

網路和全球革命

許多關於突尼西亞革命的討論聚焦在這是否第一次的Facebook與Twitter革命。或許對於當地的衝擊還有爭議,然而對於全球的衝擊卻是清晰可見的。這場非洲的革命喚起世界各地人民內心深處的想法,也包括俄羅斯。甚至出現某種反抗者聯合,由廣布世界的年輕社會媒體世代組成。

美國的政治科學家E. Schattschneider在他的書「半獨立的人民:一個美國現實主義者的民主觀感」中解釋了衝突的本質與閱聽眾的相依關係。他寫道「所有衝突,其結果皆決定於衝突蔓延的範圍,而人民參與的數量也會決定會發生什麼事情,每一個參與者數量上的改變,參與者人數的增加或減少,皆會影響其結果。」

新的資訊科技消除了國家去掌控衝突範圍的能力,革命的範圍突破突尼西亞的疆界,革命論述則是擴張到整個世界,在地的想法與政治上的發展變成全球的議程表並啟迪了全球的觀眾。

但這不代表突尼西亞的革命會引起明天白俄羅斯,俄羅斯或是中亞的革命,但這的確表示當社會媒體創造了共同體,當新世代的部落客扮演了逐漸重要的角色,全球則更具互動性而減少了穩定性。這對想要推翻集權政體的人來說是好消息,因然而也值得擔憂,就如同部落客Shraibman所寫的:

我所關心的是,今天這個世界對於資本主義與專制思想並沒有顯著的替代方案,因此革命與反叛及有可能帶來下一個新的獨裁。從列寧到Khomeini例子很多,而群眾起義可能成為國家規模的大屠殺…

有一些專家聲稱,就數位科技而言,現代民族國家是民眾最大的威脅,比資訊被過濾,駭客入侵電子郵件,以及操縱Facebook和Twitter還要糟糕的是,當這些廣泛的網路連結反成了暴力的根源(像是一個月前Manezhnaya廣場上發生的)。換句話說,真正對網路的威脅就是網路本身。

譯者:cvplki|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