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利比亞:非洲移民身陷險境

自從利比亞社會開始反抗強人領袖格達費(Mouammar Gaddafi),不僅是國內民眾受到劇烈影響,居住在該國的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民眾也遭到波及,大批難民在前往鄰國邊界途中,會面臨種種可怕情形,許多 黑人甚至不敢踏出家門一步,更遑論是出外填飽肚子,情況為何至此?

北非民眾入口網站e-Joussour.net在3月2日發文指出:

因為害怕遭誤認為擁戴格達費的傭兵,居住在利比亞的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居民自血腥鎮壓開始後,便被迫四處躲藏,在這個他們也想離開的國家,似乎受眾人遺忘。

無數非洲各地民眾都移居利比亞,其中許多來自鄰國,例如約30萬人來自查德、約5萬人來自奈及利亞、約1萬人來自茅利塔尼亞,Mediapart網站一篇文章中(需訂閱才可瀏覽),Carine Fouteau指出:

這些移民在大城市裡,依據國籍不同而形成群體,他們對外求援,卻沒有人聽見,位於Bamako的「馬利移民協會」領導人 Alassane Dicko表示,「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民眾很害怕,就我們所得資訊,許多馬利人都盡可能聚集在一起,大約10人至30人左右,他們無法踏出家門一步,只能活在地底下,黑人們都在躲藏,因為有少數人遭受過暴力對待」。

全球之聲先前也轉載有關非洲傭兵問題的相關影片。

半島電視台英語頻道的報導中,指出非裔黑人在利比亞所遭遇的危險。

Abdou Karim Maiga在Bamanet.net網站上記錄馬利民眾的證詞,他提到有些人拒絕離開。

Mamadou Diakite年約30歲,是位公務員,他提及「自從衝突開始後,我們不斷遭到迫害,尤其是媒體提到許多黑人擔任傭兵,與格達費密切合作,這裡的人說我們的總統支持格達費,所以我們被視為叛徒」。

另一位馬利民眾Chaka Sidibe四個月前才抵達利比亞,他證實自己和朋友好幾個晚上不敢入睡,另指出

中國老闆拋棄我們,在撤僑行動中離開,村民勸我們盡快離開,我們聚集在一起,徒步跨越國界前往埃及。

Relief Web記錄人們努力拯救自己的真實故事:

因為擔心自己的安危,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民眾又成為眾矢之的,他們亟欲離開利比亞,於是付錢給人蛇集團,用密封的冷藏卡車將他們運至埃及。

聯合國人道事務處的資訊單位Irin News網站上,通報某些索馬利亞民眾的經驗:

存糧幾乎已經見底,他表示,「房東雖然幫我們採買,但仍有許多不足之處,衝突爆發之前,我們存了一點錢,但我們是勞工,已經12天沒有開工」。

女性在衝突中付出的代價最為慘重,索馬利亞難民Shamso Mohammed在上述文章中向Irin News表示:

索馬利亞女性對未來格外憂心,「我在大約一年半前來到利比亞,希望能夠前往歐洲,但目前尚未成功,當初我逃離索馬利亞,就是想躲避衝突,如今卻再度身陷衝突之中」。

Maryan Ali與Shamso同住,她害怕外人會闖進屋子裡攻擊,「好幾戶索馬利亞人的住家都成為攻擊目標」。

她提到,有三位朋友自五天前失蹤至今,「我們安排他們去工作,他們出門後便失去音訊,最後所知消息是,他們遭到載著武裝男子的車帶走,我們完全不知道情況如何,也找不到人求助」。

Boukary Daou在Maliweb.net發表文章

3月2日這天,大約有134位移民踏上家鄉土地,但我國同胞還有許多人住在利比亞。

依據上回所進行的行政人口普查資訊,利比亞國內還有超過9000名馬利人。

Podcast Journal引述其他令人憂心的消息:

聯合國高級難民總署發言人Melissa Fleming表示,相當關切「大批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難民,他們至今仍無法獲准入境突尼西亞」;「國際移民組織」發言人Jemini Pandya亦提到此事,正在協助非利比亞籍民眾撤離。

Carine Fouteau在Mediapart網站發表的另一篇文章中(Centrafrique Presse轉載),「移民國際組織」發言人Jean-Phillipe Chauzy表示:

無合法文件在民眾在當地受到許多限制,且人們來自不同國家,包括馬利、幾內亞、奈及利亞、尼日、多哥、貝寧、布吉納法索等,若無護照在手,根本不可能合法離開利比亞,他們的處境格外危急。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