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亡者網誌

社群網站具有強烈的個人風格。使用者以他/她的名字建立一個頁面、發佈相片、顯示興趣、參與社團、撰寫訊息、分享感想與想法。如果當他/她去世了,該頁面何去何從呢?

做為一個近期的現象,社群網站尚未發展出反應使用者死亡的機制。即便使用者去世了,但是他/她的個人檔案猶存,相片裡的他/她仍舊笑著,經 由朋友的近況動態,他/她的生命似乎仍隨之持續更新。其他人甚至可以在亡者的塗鴉牆上留言。真實生活中,死者已矣,但網路世界中,亡者猶存。

逝者最後一次的發言時常成為弔唁之書,特別是當我們談到「LiveJournal」(俄國最受歡迎的部落格平台)時。例如,在一位著名的俄國詩人與多首流行歌曲作者Ilya Kormiltsev死亡後,他的最後po文寫著這麼一段話:「一個私人請求。最近有人要去倫敦嗎?我需要藥物。」這則訊息收到1752篇回覆。雖然並非全部都是,但是大體上,回覆很簡短,寫著「R.I.P」(願安息):

永別了,Ilya。謝謝你曾經來到世上。

詩人Anna Yablonskaya死於2011年1月莫斯科機場Domodedovo的一場恐怖攻擊。當死訊一傳開,許多人造訪她的部落格並留下弔唁。讀者們在她的部落格發現一則2010年12月21日發佈的訊息,透露著Anna似乎預料到她的死亡:

我感覺到我時日不多了…

部分線上媒體甚至刊登以「Anna Yablonskaya預知死期」為題的文章。

死亡與社群網站的主題在上週開始擴散。

網路媒體發現一則於2011年2月27日發生在西伯利亞Tomsk地區Beliy Yar村的悲劇故事。26歲的Vladimir Ignatenko被鎖在後勤辦公室,並遭蓄意縱火。該案明顯地是由警察所為。除了經由被堵塞的門之外,該名年輕人無法逃出。瞭解到火勢正在蔓 延,Vladimir在俄羅斯社群網站「Оdnoklassniki」的個人檔案中留下訊息,並與他的朋友Yevgenia線上聊天。最先的一則訊息可以 追溯到凌晨2點23分,最後一則留言則在3點04分。訊息通常5到7分鐘更新一次,在此期間,Vladimir很可能曾試著滅火。

Last chat with Vladimir Ignatenko, screenshot from Odnoklassniki.ru

Vladimir Ignatenko與朋友的最後交談,照片擷取自Odnoklassniki.ru

Last chat with Vladimir Ignatenko, screenshot from Odnoklassniki.ru

Vladimir Ignatenko與朋友的最後交談,照片擷取自Odnoklassniki.ru

Vladimir Ignatenko:再見。很抱歉我沒有時間與你搞笑了。
Yevgenia:怎麼了?
Vladimir Ignatenko:門鎖住了,我陷入火海!!!
Yevgenia:什麼?你不行打電話求救嗎?
Vladimir Ignatenko:不行。當地的緊急救難部門告訴我:哦,是你啊!!!嗯,去找Misha!!!
Yevgenia:你在說什麼啊?誰是Misha?
Vladimir Ignatenko:我試著撲滅這裡的火勢,但是隔壁間已經燒起來了。
Yevgenia:房間失火了,而你卻在這邊跟我聊天,快去控制火勢或者從窗戶跳下去啊!!!
Vladimir Ignatenko:窗戶封死了,外面有警察。這是他們幹的…我知道我要死了。
Yevgenia:太令人驚訝了吧。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快做些什麼啊!這是不可能的。
Vladimir Ignatenko:我正試著做些什麼,我不是個笨蛋!!!嗯,再會了!!!

這位年輕人被活活燒死。在失火期間,Vladimir Ignatenko在他的Odnoklassniki 頁面留下兩則近況動態。第一則寫到:

等待死亡比死亡本身更糟

第二則,同時也是最後一則:

生活很棒,再見了我的朋友。死亡很美好。很抱歉我在胡言亂語!!!我為Galina懲罰我自己,而為了這僅僅的一個錯誤,警察就要殺了我!!!!!!!

Vladimir Ignatenko的媽媽在他的個人頁面發現這則留言,並告知警方。這個故事隨即在網路上廣為流傳。

上星期,保衛軍人權利的非政府組織媽媽的權利在Odnoklassniki網站發表了一項新計畫。他們創建一群已故年輕人的帳號,該些年輕人在和平期間因被欺負或長官的錯誤死於軍中。

Accounts of dead soldiers, screenshot from Odnoklassniki.ru

已亡軍人,照片擷取自Odnoklassniki.ru

共有30個帳號。每個都有著繫著哀悼絲帶的照片以及軍人的故事。全部的故事都是在法院判決確定後撰寫的,所有提到的事實皆已被證明其正確性。每位年輕人的學習場所都標記在旁,以便讓他們同學們可以得知他們的悲慘遭遇。此為一例:

Evgeniy Shamukhin.
死於學術部緊急情況組。
學習場所:聖彼得堡391學校
任職於:聖彼得堡運輸機械研究機構

Evgeniy Shamukhin

Evgeniy Shamukhin,照片來自Right of Mother

我在2007年11月被徵召入伍,服役於莫斯科的學術部緊急情況組。2008年5月13日時,我被同袍Alexandr Revyakin狠很地打了一頓。即便我苦苦哀求他住手,他仍然用腳一直踹我的頭,直至我失去意識。我飽受重傷,且再也沒有甦醒,我在2008年5月19 死於醫院。2008年8月14日時,Solnechnogorsk市的軍事法院判處Revyakin監禁6年6個月。

這項計畫在俄羅斯的網路上,引起極大的關注。在俄羅斯,從未有人建立死者的帳號。關於死亡的主題被導入社群網站中,而這個原本便被認為較為私人且緊密的網路空間,也因此讓死亡具有同等的私密性。這個方式也讓網路使用者注意到死於平和期間的軍人之案例。

在社群網站中的個人檔案中,尚沒有「死亡日期」的欄目。況且,誰會填寫這個呢?最近,「Livejournal」開始凍結亡者日誌的回覆,並在該頁面標示:「這個網誌僅為紀念。無法張貼新留言」。

校對:janai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