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網路自由成為冷戰2.0

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在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照片來自 Gregory Asmolov

2010年2月15日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分享她如何看待現代世界中網路所扮演的角色。她的新評論強調網路空間的定義是「21世紀的公共空間」與美國對於提升網路自由之承諾。

此類演說似乎該被全球的部落客所支持,雖然大部分俄羅斯媒體對該演說抱持疑慮在預期之中,但俄羅斯部落客也對希拉蕊柯林頓的演說表示懷疑則令人出乎意料之外。許多抨擊的文章標題生動地傳達對該演講的詮釋框架:「最高等的引戰言論:美國政府計畫透過推特啟蒙俄國公民(Vzglyad)」、「策略性推特攻擊:美國聲稱具有對於保護全世界網路自由的權威(Gazeta.ru)」、「140個符號的敵人之聲(Polit.ru)」

該演說的兩項內容引發最多的關注。其一是在俄羅斯發表美國國務院的推特帳號;其二是美國決定將投入二千五百萬美元於「網路自由」倡議。

推特做為終極的資訊武器

儘管俄羅斯並非該演講的主題,同時也只不過是被提到了兩次而已(其中一項包括談及Help Map計畫時,做為網路潛力的一個例子),但大部分的網誌文章較主流媒體對於該演說更具批判性。

對希拉蕊的演說之批評主要有兩大要點。一群部落客指控美國企圖利用網路來引發俄國內部的革命。其他部落客則抗議美國涉入網路的管制,以及認 為「網路自由」的演說主動地將部落客變成美國的合作伙伴。自由派部落客試圖嘲弄該則演說,並討論誰將會收到兩千五百萬美元。有些部落客則質疑以美國為基地 的推特究竟能對俄國閱聽眾產生多大的衝擊。

Cenzor1998以「美國國務院意圖餵養俄羅斯部落客」為題,寫到:

與90年代的同樣故事已經開始了。我們不應該相信西方。我們必須即刻創造替代的資訊來源。

LJ部落客socialism_vk在標題為「推特裡的冷戰2.0」文章中解釋, 「明顯不值得信賴的美國人想要藉由管控網路的萬惡之首—推特的民意,讓來自其他國家的人民成為笨蛋並臣服其下。」帶著些許諷刺,該名部落客說出他的希望: 「具有進取心與創新性的總統梅德韋傑夫(Medvedev)」知道如何利用「惡毒的西方工具」,並能夠透過有關政府討論的推特內容與發送「正確訊息」來催 眠人民,藉此保衛他的民眾。然而,該名部落客也預測這將使「冷戰2.0」的戰況擴大:

明顯的問題已浮現:美國國務院與五角大廈[……]是否會造訪「Odnoklassniki」與「Vkontakte」(俄 國的熱門社交平台),並用俄語發動一場新的冷戰,以做為摧毀我們國家的計畫之一部分?除了我們主要的網路堡壘—梅德韋傑夫(Medvedev)的推特、 Nashi行動主義者的部落格以及網路安全聯盟(League for Secure Internet)之外,俄羅斯能夠提供什麼回應呢?

與五角大廈相比,Gazeta.ru上的一位匿名評論者注意到推特的功效:

以經濟觀點來說,這個資訊武器是更具有經濟價值的…兩千五百萬美元相比於五角大廈三千億的預算。但是憤世嫉俗者的率直陳述是令人感到驚訝的。

VZ.ru的評論者Olesya Semenova建議用同樣的「武器」對抗美國:

我想知道我們是否能夠以同樣的方式影響美國。他們的情況也並非如此完美。他們沒有民主。在教育、貪腐等方面,他們的情況很糟糕。美國人民應該知道他們是如何被魯莽的美國政客所愚弄、洗劫與摧毀。

一些隸屬於克里姆林宮(Kremlin)的部落客察覺到網路自由演說與前些天約翰麥肯(John McCain)的訪談之關連。部落客Demidov-Anton代表「Rossiya Molodaya」運動發表一項聲明指出,所有「美國假性民主支持者將埃及的情況強加於俄羅斯的任何努力都將被防止」。

部落客們也注意到在希拉蕊柯林頓的演說前幾小時,俄國副總理Sergey Ivanov表示,網際網路是恐怖主義者與反社會行動的主要工具。部落客ivn_derevnya比較兩位政治人物的談話:

他們談論不同的事情。但是,就結果而論,他們的談話相同:相對自由與不受管制的網路轉型成為21世界冷戰的新戰場…

我們不要更多的網路政治角力

許多不視美國為敵人之自由主義的部落客也表現出強烈的批判。知名的自由主義部落客Anton Nossik論稱

對於美國國務院將投入兩千五百萬美元以協助全世界的部落客之計畫,希拉蕊柯倫頓近期對該計畫所發表的演說提供我早期論證的示例。無論是國內或者國際間的網路,任何企圖控制網路的官員都應該立即下地獄。不管是對美國官方、埃及或者俄羅斯來說都一樣。

Nossik提到對於維基解密的鎮壓就是對於網路審查最為鮮明的例子之一。此外,希拉蕊柯林隊的演講也會對自由派部落客造成危險:

即便亞桑傑(Assange,維基解密創辦人)並不存在,希拉蕊柯林頓的陳述仍然無法用善惡來形容。在如此愚蠢的演講之後,任何魯卡申柯(Alexander Lukashenko,白俄羅斯總統)、Ahmudi、蘇克夫 (Surkov,克里姆林宮官員)或者札巴耶夫(Nazarbayev,哈薩克總統)無疑地都可以宣稱任何對政府有批判言論的人都是「美國國務院付錢找來的特務」。

ivn_derevnya延續此論點:

昨天,我、你、我們都只是單純的部落客。現在我們都變成受到美國影響的特務,誰曉得搞不好我們甚至是海外有現金帳戶的擁有者呢, 包括Navalny、Gudkov與我們所有人…。因為擁有海外存款,我們變成國家安全的威脅,是恐怖主義者與極端主義者…。我們是國家與外國特務的敵 人。

Petroffvalerij欲知該則網路自由的演說是否確實服膺於俄羅斯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United Russia)」:

現在,我們面臨一個「可笑的」情況;任何在網路上批評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政策的人便主動變成「希拉蕊柯林頓獎」的入圍者。我必須說,這是栽贓。或許「統一俄羅斯黨」要求希拉蕊柯林頓這麼做?

自由派的著名部落客們試圖揶揄這則故事。知名的部落客Ilya Varlamov在推特寫到:

有人剛剛打電話給我,告訴我說美國國務院正打算付錢給部落客,以在部落格中推廣民主。終於!!!

俄羅斯內的州政府推特?

@ClintonRussia:假的國務卿帳號,螢幕截圖

美國國務院始終沒有表明兩千五百萬美元將何去何從?然而,俄國網民有不同的資訊。假的@ClintonRussia帳號已被註冊,該帳號活躍地在推特上以故意拼錯的俄語發文:

拜託請告訴我在你們國家中,於推特分享思想自由與人權政治行動主義者的帳號。

後來,該帳號開始致函給最受歡迎的自由派部落客們:

budem-kontaktiorvat.jpg

部分俄羅斯部落客想要知道若是真實的帳號,是否能夠做同樣的事:

如果美國國務院的推特與John Beyrle(美國駐俄羅斯大使)的LiveJournal帳號之更新頻率一樣的話,我們就不用害怕在本世紀末之前,俄國會發生像埃及式革命了。

推特做為媒介的功效亦被Slon.ru的部落客Svetlana Romanova所質疑

美國國務院是否有任何評估其社群媒體員工效率的指標尚不得而知,但是在俄羅斯,僅有0.4%的人口使用推特。[……]所以美國國務院的推特帳號不足以成為「改革的探照燈」。

在俄羅斯,美國國務院的臉書帳號是十大受歡迎的粉絲專頁之一,它有42,672為粉絲,且每個月持續增加。

令人訝異地,我僅能找到一則對於「網路自由」演說的正面回應。一位匿名的評論者回覆Gazeta.ru的文章:

我們國人眼界的受限程度真是令人詫異…他們不在乎美國偶爾會表達對於我們國家的正面與貼切的想法,且該想法在不久的將來會變的特別適切。我們的國人在乎的是「為何他們代我發言?我不如此認為。為何美國再次滲透我的生活?他們沒有讓我寧靜與驕傲地活著。」

翻譯的隔閡

或許有人認為對發展新美國網路自由策略的人來說,俄羅斯部落客的反應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但是,希拉蕊柯林頓並非是第一位接近俄國網友的人。 2008年時,美國負責公眾外交的副國務卿James Glassman發表創立俄語的「數位對外擴展小組(Digital Outreach Team)」,此小組會參與俄羅斯網路上關於美國政治的討論。該項方案難以被接納。

對於如此的反應有許多可能的解釋。其一是由Steven Corman與其同事所提供。他們認為美國在其他國家的溝通失敗起因於缺乏理解,此理解是「無法像一封從A地寄到B地的信件一樣簡單地被傳遞」,而是「解讀彼此的行為,對於思想、動機與意圖有所貢獻」。

Corman寫到:「接收者的解讀是受到許多訊息來源者所無法控制,甚至根本不曉得的因素所影響」,並結論到:「一則訊息也許能夠增進瞭解,但也能產生誤會」。

看來俄國人對於美國國務卿所發表的網路自由演說的反應似乎是後者。或許聰明的外交政策應該將其他人的釋義系統納入考量,而非僅僅是將訊息從A傳到B而已。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